忽悠录之:西方新闻自由的本质与我国新闻事业的使命

今天看到一个名叫凌言的同学写的一篇关于什么是新闻自由的本质的文章,文章刊登在伟大的《人民日报》上,我看后心里有点滋味,因为我实在不敢苟同凌同学的看法。

 

我摘录他的文章的片段来说说。

长期以来,一些人由于没有理解新闻自由的真正含义,或者由于对当今世界及新闻事业的现实不够了解,以至思想上存在着某些误区。概括起来,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盲目崇拜西方的新闻自由,总以为西方是新闻自由的乐园;二是认为新闻自由就是想报道什么就报道什么,想怎么报道就怎么报道,是完全不受限制的自由。为了厘清新闻自由的真正含义,发挥新闻自由的理性引导作用,有必要对这个问题进行再探讨。

我从来没有认为西方是新闻自由的乐园,只是认为我国是新闻自由的地狱罢了。我也没有认为新闻自由是想怎样报道就怎样报道,只是认为新闻报道应该客观,不应该偏袒于某一方。

然后作者举了几个例子说明美国新闻自由度是很小的,例子包括99年美国新闻媒体报道中国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是意外,01年海南海域美国军机撞死王伟事件美国媒体“利用这个机会来宣扬美国的爱国精神”。后面还有一个关于伊拉克战争的报道。

然后凌同学说:

可以说,在伊拉克战争中,媒体的报道从一开始就受到了美国政府和军方的严格管制。为了影响国际社会和大众心理,美国专门设立了“战略影响办公室”,其目的就是为了左右国际舆论。事实告诉我们,美国政府基于国家利益而对媒体实施严格的制约、束缚,新闻自由被施以双重标准:不符合他们的政治观点、价值观念的,便以种种理由大加讨伐;但到了要维护他们自己的利益时,则不惜歪曲事实,混淆是非。

看了这段文字,我对中国的新闻审核机关也有点了解了。

凌同学后面写到:

由于新闻体制的原因,在多数情况下,西方政府并不直接控制新闻媒体和新闻报道,而是通过政策倾斜、利益交换、政治压力等来影响媒体及其幕后老板,通过媒体老板左右新闻记者和新闻报道。当然,政府也会通过新闻发言、信息封锁等做法来影响和左右媒体。这些做法有时是公开的,有时则非常隐蔽。

还好,人家有“政策倾斜”,“利益交换”这些手段来影响媒体,而我们就只有上面提到的第三种手段了。恩,凌同学说“那种做法有时候是公开的,有时则非常隐蔽”。那我国的是前者还是后者更多一些呢?大家心里有数。

凌同学又说到:

在我国,我们鲜明地提出了新闻自由的阶级性。毛泽东同志就曾指出:“我们的制度,就是不允许一切反革命分子有言论自由”,我们“只许人民内部有这种自由”,“我们在人民内部,是允许舆论不一律的,这就是批评的自由,发表各种不同意见的自由”。我们的党和政府是最注重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在党和政府的支持下,诞生了一系列具有舆论监督性质的节目或栏目,比如“焦点访谈”、“人民论坛”、“共同关注”、“新闻调查”、“时空连线”等。

“在人民内部,舆论不一律的是反革命”这样写会不会更好呢?再说那几个节目,不知道3.15打假系列节目会不会去打一下这些节目的假?

新闻自由必须遵循新闻报道的基本规律,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新闻的真实性。真实是新闻的生命,是新闻媒介的立身之本。新闻报道必须真实、准确,必须把事情的真相原原本本地报道出来,使人们对客观世界产生理性的认识,作出正确的判断,从而指导人类的各种活动。马克思指出:“人民的信任是报刊赖以生存的条件,没有这个条件,报刊就会完全萎靡不振。”新闻要产生影响力,就必须真实,必须取得受众的完全信任。否则,新闻就会失去其应有的意义,就不能称其为新闻了。因此,新闻自由权利的行使必须以其真实性为原则和界限,不能想报道什么就报道什么,想怎么报道就怎么报道。

凌同学这段话写得实在太好了,新闻报道应该是客观的,真实的,准确的,必须把事情的真相原原本本地报道出来。恩,凌同学写的那么多话最好听还是这句话。我爱死你了!

如果你需要浏览原文,点击这里

如果叫我用一句话来评论这篇文章:忽悠大众的绝佳之作。

作者表示中国的新闻自由是很大的,报道的事情都是真的。那么相对来说,美国等国家的报道的真实性相对小咯?我认为,新闻自由不是自己国家的人说了算,是要给别人去评判的,我始终相信的是:大多数人相信的事情会更加真实。看看下面这张图片(这是无国界记者发布的06年国家新闻自由度的调查,美国的排名确实不高,但我国……,注意后面那几个国家是什么类型的国家。我截取了部分数据):

不但在新闻自由这方面,在很多方面很多人都陷入了“闭关锁国”的思想,总觉得自己从小接触那种思维是对的,其实有时候听取一下其它方面的意见,思想或许会改变很多,起码不会总是相信一帮人说的话。

4 条评论

  1. 2007 年 6 月 19 日 下午 10:23

    BEGIN PGP SIGNED MESSAGE
    Hash: SHA1

    非常同意Jason的观点。

    BEGIN PGP SIGNATURE
    Version: GnuPG v1.4.7 (MingW32) – GPGshell v3.61

    iD8DBQFGd+a+zivVInw6UZMRAiQNAJ40yKn+aLScsg/JxdscHd1SQIBA5gCggqio
    TX1/Ug0RDJy+c6UTKBVkmnA=
    =D6tF
    END PGP SIGNATURE

  2. 2007 年 6 月 22 日 上午 8:59

    这种说法古已有之,中国的政策与言论真的很有刚性:)

  3. 2007 年 11 月 30 日 上午 10:04

    毛泽东同志就曾指出:“我们的制度,就是不允许一切反革命分子有言论自由”,我们“只许人民内部有这种自由”,“我们在人民内部,是允许舆论不一律的,这就是批评的自由,发表各种不同意见的自由”。
    ————————————————–

    毛同学的话实在是纯洁得要紧

    我一向认为,人民日报之类的东西看多了会神经,

    使人们对客观世界产生理性的认识,作出正确的判断,新闻自由必须遵循新闻报道的基本规律,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新闻的真实性。

    ————————————————–

    其实这类文章从一开始就在扰乱我们的思维,因为他说的都是大家所知道的,爱提到了毛同学的一段错误认识,貌似在用毛同学的威信来疑惑我们的思维方向。到底反革命分子有没有言论自由?反革命分子是不是人民?这两个东西才是最基本,最重要的东西!

  4. 2009 年 3 月 31 日 下午 12:14

    无话可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