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归档 二月 2009

WordPress缓存插件介绍

     2009 年 2 月 26 日 – 下午 10:32

今天有在下午2点到3点访问可能吧的朋友可能会发现,可能吧被管理员挂起了。一般情况下我相信大家都会认为和低俗等原因有关。

值得高兴的是,这次博客被挂起事件与低俗无关,这是一个高俗的博客。真正的原因是博客的数据库查询量严重超标。

当你的Wordpress博客流量过高,请务必考虑安装缓存插件。

Google/谷歌让我不爽的几点

     2009 年 2 月 25 日 – 下午 1:34

由于重装电脑,这几天趁机试用了不少新软件,比如QQ拼音、Everything等等。必须说的是,QQ拼音和QQ影音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对腾讯的看法

然而,在安装一些Google的软件时,我甚感不爽,外加几点关于google web services的使用感受,说说Google让我感到极为讨厌的一些体验。

如何将某一Google服务添加到“我的帐户”里?

     2009 年 2 月 21 日 – 下午 8:50

Google的服务有个很著名的特点:你很难找到某个服务的入口。

或许Google鼓励我们更多地使用搜索功能,“找什么入口呢,搜索一下不就可以了吗?!”。然而,如果能将这些服务都加入到“My Account(我的帐户)”可能会更方便一些。

实际上你可以在“我的帐户”里看到GmailPicasaCalendar这些服务,因为你正在使用它们,但有的服务即便你在使用,也没有被添加到“我的帐户”,怎么添加呢?

当一个博客不再自由

     2009 年 2 月 20 日 – 下午 10:34

我找不到合适的标题,这个标题总让人觉得内容与低俗、躲猫猫之类的有关,但我要说的“自由”不是让人草木皆兵的自由,而是写作的“挥洒自如”程度。

最近似乎兴起了一股风气:退订某知名博客Y。M网友经常在Gtalk里和我说Y博客现在不值得一看。但当我们到达那种高度的时候,可能我们自己的博客更“不值得一看”。

Gmail实用技巧3则

     2009 年 2 月 16 日 – 下午 9:15

刚才在twitter饭否都有朋友问到,如何用任意邮箱A接收任意邮箱B的邮件。事实上现在大多数邮箱都支持从其它邮箱用POP3协议来接收邮件。但效果并不理想,原因只有一个:

垃圾邮件过滤不强大。

在我使用Gmail这两年多时间里,Gmail的垃圾邮件过滤几乎没让我失望过。所以我们可以用Gmail作为中介,实现另一种“用任意邮箱A接收任意邮箱B的邮件”。

作为这则技巧的附件,顺道带上两则Gmail的实用技巧。

Google Sync试用感受:失望

     2009 年 2 月 13 日 – 上午 1:19

我很少会在使用感受的文章里表示失望,但Google Sync在目前阶段确实不能让我满意。在我的理解里,Sync,同步,最后的结果是得到两份完全一样的数据,如果其中一方的数据和其它的不一样,这个sync是失败的。

请注意:这份失望的使用感受使用的手机是iPhone,其它手机的最终效果可能不一样,仅供参考。

CCTV新大楼北配楼失火事件的启示

     2009 年 2 月 10 日 – 上午 2:31

现在是接近凌晨2点,几个小时前我从twitter知道了CCTV副楼失火。我从未如此感到twitter会给我带来如此大的冲击,相比起CNN在孟买事件后承认Twitter的媒体地位,这次我是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从起火到现在2009年2月10日凌晨2点,我看到了很多东西,想到了很多东西。

草木皆兵的中国互联网

     2009 年 2 月 8 日 – 下午 8:26

互联网连续剧《低俗网站名单》已经出到第七季了。自从这一连续剧开播,各个网站草木皆兵,清理所有“一定低俗”和“可能含有低俗”以及“与低俗无关的低俗”的内容。网站们也争先恐后发布了“因低俗内容致广大网友的道歉信”。

在这一出由七大部位部委导演的连续剧里,我看到的是一种无止境的彷徨、一个草木皆兵的中国互联网

深圳游记/聚会记

     2009 年 2 月 6 日 – 下午 7:07

4号那天我去了深圳,今天才回来。去深圳的主要目的是和Sofish,Denis等blogger见见面。同时,通过这次低俗的聚会,我认识了Hoorace等人。

通过在深圳3天的观察,这不是一个我喜欢的城市。我们拍了不少照片,和大家分享一些。事实上你在SofishNP等人的blog里或许已经看了我们的合影,这里着重展示大家没有看过的照片。点击可看大图。

0、深圳地王大厦:

实名制与电子化是减少火车票倒卖的有效手段

     2009 年 2 月 4 日 – 上午 1:21

前几天参加朋友聚会,一个朋友告诉我,他在15、16两天都的时间都花了在北京西站。但最终的结果是他依然买不到到广州的火车票。

春运期间火车票难买是一个坚持一百年不动摇的事实,这是因为售票人员(包括火车站分店和加盟连锁店)与黄牛勾结。

我认为,实行实名制与购票电子化是个可行的减少黄牛党、增加买票成功机会率、提高社会效率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