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问联盟何处有,部落遥指砖家村

阅读时间 8 分钟,快速阅读仅需 3 分钟。

最近网瘾再次被纳入砖家叫兽的话题范围,早有杨永信,现有陶宏开,就网瘾问题分别发表了各自的看法,顿时在全国网民范围内引起激烈的讨论。近期由于《魔兽世界》(以下简称“WOW”)的运营问题,而导致长期关服,玩家更是寂寞难耐,在其百度贴吧内喊起口号:“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有砖家说种传播是一种无聊的网络行为。大家喊的本来就不是口号 ,是寂寞。陶宏开借此WOW关服的机会,在CCTV《经济半小时》节目中,对其进行了高调的抨击,并将网络游戏与毒品放在同等的位置上。自此,网瘾话题再次掀起全国性的讨论,网民和玩家对陶宏开展开了人肉搜索,一场网瘾与砖家瘾的斗争再次拉响。

遥指砖家村

砖家部落

这一阵营的主张是宣传网瘾的巨大危害,以博爱之心博取家长们的青睐,具杀伤力的技能:“网瘾退散”、“终极电椅”

砖家

(图 via)

1.上网时间与精神病

由军区总医院牵头制定的《网络成瘾临床诊断标准》在2008年震惊了全国,网瘾被纳入精神病范畴,其中一条评定标准是 :“平均每天连续使用网络达到或超过6小时,而且这种症状达到或者超过3个月。”

于是全国网民沸腾了,原来有这么多精神病 。可以说,现代都市生活中,网络已经成为我们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很多人依靠网络进行工作和学习,然而这一块砖就拍倒了 一大片,网民瞬间感受到了一种人格上的不尊重,以及对权威部门的广泛质疑,对于网络依赖的讨论,开始被社会各界高度关 注。

2.网络依赖性太强

近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在北京发布了《第2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报告指出截至2009年6月 30日,我国网民已达到3.38亿,较08年底增长了13.4%。中国网民数量一次次的震惊世界,不是偶然,而是一种必然,因为网 络是人们的工具,人们需要使用工具为自己带来方便。

然而报告同时指出的,还有网络依赖性明显增强,有77.5%的网民觉得生活离不开互联网,网络已经深入到人们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广大网民也感受到了网络带来的生活便利。从网络应用上来看, 基础性网络应用如搜索引擎、即时通信和电子邮件等普及率较高,网络购物和网上支付使用率年年上升,互联网已经成为许多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工具。

并且调查了相关测试语句对网民的网络成瘾倾向。结果显示,目前有16.4%的网民表示一天不上网就感觉难受,也有17.4%的网民觉得与现实社会相比,更愿意待在网上,平均每6个网民里有1个有上网成瘾的倾向

3.杨教授电椅疗法

有一位杨永信教授,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杨叫兽,是我国知名的精神病医师和全国戒网专家,2008年,因其对以WOW为首的网络游戏进行抨击,以及对网瘾患者的治疗,而走红于网络。并在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网络成瘾戒治中心,率先推出震惊全国的关禁闭电击疗法。但近日,我国卫生部却叫停了杨教授的这种行为。

杨教授

(图 via)

4.陶宏开网络毒品论

陶宏开在其博客发表多篇具有舆论导向的文章,不知砖家引导网络舆论的拍砖会拿几毛,应该比五毛多很多吧。这两个月先后对敏感坝做以高度评价,称其引导作用是对的,不良网络文化应治本

随后,不甘寂寞的陶教授听闻同行杨教授被推倒,电疗成为众矢之的,也在其博客发表了《从卫生部禁止杨永信“电击戒网 瘾”所想起的》,以表述自己的立场,与杨教授等“暴力”戒网方式划清界限。此举甚至引起了一些网民的叫好。

大概陶教授认为时机到了,轮到自己该火的时机,于是乘胜追机,在CCTV《经济半小时》节目中,高谈阔论,以WOW为首的网络游戏,成为其开炮的炮灰,称其为网络毒品,还说道:“如果消费对广大青少年成长不利,对社会的和谐构建 有害的话,我们要坚决反对。”

于是,从那一刻开始,陶教授真的火了,在其博客文章中自己描述道:“一下子,我的手机就不停地 响,漫骂、污蔑、诽谤、威胁、恐吓的短信接二连三地来。”并且发表言论说《魔兽》玩家发表的这些帖子更进一步地表明: 暴力色情的网络游戏就是毒害中国青少年的毒品。为了推卸责任,陶教授还引经据典的指出曾经的言论,说网络毒品一说并非 来源自己之口。最近,还在博客中拉开专题文章的架势,发表《精 神 毒 品——铁 证 如 山(一)》一文,继续为自己的言论 寻找理论基础。

网民联盟

这一阵营的主张是反对砖家的无良拍砖,陈述自身的体会,但却遭到社会及家长们的鄙视,具杀伤力的技能:“关门放叫兽”、“叫你回家吃饭”

1.珍惜生命,远离砖家

砖家自始自终都在起到一种舆论导向的作用,砖家与专家不同,砖家是用谬论误导舆论,用拍砖的形式来获利。而专家和砖家也有相同之处,就是他们都代表不了法律和标准,他们也会为了名利双收而做坑人的事,就像那些为了五毛钱而引导网络 舆论的人,他们说的不一定是真相,他们要的就是不明真相的群众。

一个专家说做什么有好处,大家蜂拥而至;另一个专家站出来说其实它有害处,大家又坚决抵制。折腾百姓的健康,折腾自己的腰包。这种相互的拍砖,结果把老百姓吃得一身病,所以有网友喊出口号说,珍惜生命,远离砖家

2.电疗电的不是网瘾,是心灵

杨永信教授的网络成瘾戒治中心的电击疗法,许多家长拍手叫好,纷纷将孩子送往中心电疗。 然而近日,国家却叫停了杨教授的这种行为,许多家长还不解有关部门的做法,认为这不利于孩子们戒网,还执意要往杨教授那里送。可是,这些家长却不曾想过孩子的想法,和自己的教育方式。

有网友戏称:“真正需要电疗的是家长”。南方都市报的文章《杨永信电击疗法被叫停网上一片欢呼》中,集中列举了几个接受治疗的孩子们的切身感受,真正为孩子造成伤害的已经不是网瘾,而是侵犯人权和电疗造成的心灵上的伤害,《越狱》这部电视剧很多人都看过,大家一定对坐在电椅上的人有一种深刻的印象,那是怎样的一种心态?面对死亡的绝望。

当然杨教授的电椅与其不同,它抹杀的不是孩子们的生命,而是孩子们的心灵,坐在上面的感觉会是一种对生活的绝望吧。套用最近流行的一句话就是:“电疗电的不是网瘾,是心灵。”

电疗

(图 via  图中少年正接受电疗前的脑电波检查,由于电疗图很残忍这里就不发布了)

3.为什么孩子不回家吃饭

家长认为对的就一定是对的吗?每个人都是从孩子阶段成长过来的,小时候的自己做过什么,想过什么,难道都忘了吗? 有人说,正是因为这样,才要让自己的孩子不要再犯同样的错,但教育孩子一定要靠肉体和心灵上的双重刺激吗?沟通是人与人之间的桥梁,家长与孩子的沟通同样如此,为什么孩子叛逆心理那么强,难道家长自己不该反思一下吗?

有些家长成天不务正业,在外打麻将、赌博,却要求自己的孩子中规中矩考上名牌大学。一些孩子就是因为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满足,从而通过 网络的虚拟世界,寻找能与自己有效沟通的同伴,说自己想说的话,以致于不被家长的压力所击倒,当这种方式让他们从中得到慰藉,就越驱使他们走向虚拟的世界,从而形成对网络的依赖,这种瘾的形成难道与家长一点关系没有吗?贾君鹏事件走红网络除了无聊行为以外,难道家长对自己的教育行为方式不该重新思考一下吗?

回家吃饭

(图 via)

4.被妖魔化的网络

网络的本质并不可怕,而是妖魔化的网络让人觉得可怕

今年敏感坝软件出山,随后就有在中国低调发展的谷歌被CCTV曝光,成为其敏感坝造势的牺牲品。在敏感坝即将推出之际, 因为广受世界瞩目,成为全球人民的笑柄,而不得不在舆论压力下偃旗息鼓,并且要求全国与其有关的文章一命呜呼,可能吧 瞬间就失去了几篇被网友做为收藏品的文章,妄图制造出它压根没出现过的景象。

在那之后,全国开始出现青少年的各种“门”,这一道道门从视频到图片,甚至是国外的、过期的都拿来一同凑热闹,弄得好像满城尽是不良少年,一 些家长也开始呼喊网络太黄。然而这种种行为显然不是网络的错,只是网络给我们以信息,让我们看到真相,这是教育的错, 是大可通过性教育而消除的错。

谁最怕网络?怕真相通过网络传播的人最怕网络。因为网络传播速度惊人,真相揭露影响范围巨大,所以有些人不想网络普及成为一种工具。

结语

当然,事情都是两方面的,网民也不能把责任全部推给家长和社会,最主要的因素还是自己。我们东北有句土话:“点儿背不能赖社会”,也正是如此,我们抱怨政策的管制,埋怨别人的言论,都不能改变什么,唯有自己才能左右最终的自己,是否能满状态原地复活,信春哥不如信自己。

最后送给还沉迷在网络游戏中的玩家几句话:

1.网游的唯一乐趣不是练级让自己显得多牛X,还可以用它去交朋友,网游可以拉近有共同兴趣人的距离。

2.不要把网游作为现实生活中的阻碍,网游可以交新朋友,但是你的沉迷,可能会在现实中失去老朋友。

3.如果不是把网游作为自己谋生的渠道,就不要把时间和精力大笔的浪费进去,得不偿失,失不再来。

4.为自己的生活留下多些网络之外的记忆,宅是一种境界,也是一种逃避。

73 条评论

  1. 哎,虽说网络不可妖魔化,但网瘾的问题确实存在,必须面对!
    “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网友QQ鸣啾啾”
    另外“专家”的叫法被回避,目前流行的叫法是“专业人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