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洒

从来就很喜欢洗澡,广东话叫做冲凉。其实冲凉比洗澡是好听一点的,先不论什么平仄声韵的毫差,也姑且妄论地域的差别和个人的主观喜好。

 所谓冲凉,就是用水从头上天灵盖冲下来,特别是在夏天烈日当空或者台风姗姗来迟之时,当清凉的、带着淡淡的薄荷味的水冲下来时(其实这时候水已经不能简单的称之谓水了),很神奇的,心中涌动的烦躁和周身的被汗腌燥的皮肤会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兴致盎然。在自制的小型瀑布下,你可以什么事都可以想渺视一切生活的琐屑,淡然你心中无尽头的执意,你会突然明白为那些鸡毛蒜皮的事大动干戈是多么不值得,漫长的旅途有美丽的风景,无为为不必然的东西执迷。

         还记的徐志摩的《翡冷翠山居闲话》的美文,文中大概这样写着:我们从某种程度上是奴隶~当我们看这草坪上的活泼的猫儿在雀跃的追逐这自己的尾巴时候,一瞬间我们就发现我们是多么愚蠢~我们都是自己给自己设枷锁~~诚然,枷锁是无法摆脱,但我至少可以找一种enjoy自己的方法。或者冲凉就是一种古老而朴真的慰安自己肉体和心灵的不二法门吧,她没有spa的花哨,没有facial的华致(讲老实很烦这种女为悦己者容的糟粕行为),在冲凉中,一切工业主义的行径都要取缔~一个普通花洒,一个普通的澡盆,一茗在旁,一种好心情,一样好生活。

2 条评论

  1. 某人
    2007 年 4 月 14 日 下午 4:43

    伊~,都五错啦,人生有时都几错荡~

  2. 2009 年 3 月 28 日 下午 2:25

    哈,能从洗澡中领悟出这么高的境界,难得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