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思考 的文章

为了自己而写博客还是为了博客而博客?


2007 年 11 月 15 日 – 下午 12:32

很多博客都坚持每天写一篇文章,又或者每天2篇、2天一篇等,不管怎样,这些博客都有固定的写作周期。固定的写作周期可以让读者或浏览者更好地关注这个博客。但固定的写作周期也有弊端,这样可能会导致博客的质量下降,这时,一个问题就会出现了,到底是为了自己而写博客,还是为了博客而博客呢?

在我订阅的feed里面,有一些博客,我认为,他们已经是在为了博客而写博客,他们坚持一个固定的周期写博文,通常是每天都写,有时候确实有东西要写,但有时候却在滥竽充数。

撕破的RSS图标

转载与引用,抄袭与盗链


2007 年 11 月 12 日 – 上午 9:32

标题中的四个关键词,对于做网站做博客的人来说,再也熟悉不过了。这四个关键词牵动着利益和道德的问题,利益和道德从来都是一对难以调和的矛盾,但要找到平衡点,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可能吧 www.kenengba.com

转载,在我的看法里,这是一种信息的全部转移,是以链接标明原作者的信息把原作者的创作内容进行复制。这对双方都有利-转载者和原创者,他们都把想和别人分享的信息分享出去-以有礼貌的方式。

Feedsky在间接降低中文blog的质量


2007 年 11 月 6 日 – 下午 1:49

Feedsky最近举办了两个活动,一个是年度优秀blogger评选,在为其21天里订阅数增长最多的blog的所有者能获得feedsky的赞助参加我认为有点失败的中文网志年会。另外一个活动是拼“博”到底博客挑战赛,参赛者要在一个月内围绕同一个主题写博文或者30天内每天都写由feedsky命名的命题作文。

我无心得罪feedsky,但我觉得feedsky举办这两个活动出发点是好的,结果不一定是理想的,甚至这样的活动间接降低了中文博客的质量。

有点失败的网志年会


2007 年 11 月 4 日 – 下午 10:13

半小时前我下火车回到电脑前,2个小时之前我还在北京,因为这两天我参加了中文网志年会,严格来说,我只参加了二分之一个网志年会。今天我参加了一个早上的会议就走了,因为我觉得我已经没有心情再听下去了。

我觉得这个网志年会开得有一点失败,可能不止一点。

今天早上去的人明显比昨天的要少,而且少了很多,我估计大概没有昨天的2/3,而我相信有一部分没来的人是抱有和我一样的想法的。

 

至少一半的订阅数是无用的


2007 年 10 月 30 日 – 下午 10:43

RSS输出是博客的一个特色,浏览者除了可以到网站上进行浏览之外,还可以通过订阅器对博客进行RSS订阅。月光博客最近给出了通过Feedsky托管的中文博客中订阅数最高的20个,不可否认这些博客都很优秀,但可能吧认为这些给出的数字都是个虚假的订阅数,至少有一半的订阅数是无用的。

撕破的RSS图标

可能吧说这些订阅数无用并不针对这20个博客而言,但对于订阅数越多的博客,无用的订阅数会更多。原因有以下几方面:

汉语编程只会是昙花一现


2007 年 10 月 23 日 – 下午 12:36

实在忍不住了,本打算不得罪任何人,但有些自己的观点不得不说出来。最近汉语编程似乎被炒得很火(12),使用汉语来进行编程是不是有必要呢?优越性在哪里?本文只从两个方面讲述为什么汉语编程只会是昙花一现。

对于中文用户来说,我们大多都喜欢汉化了的应用程序,因为这样极大地方便了用户的使用,因为要掌握软件里所有的英文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

7年了,他终于做到了!Kimi做到了!坚强的kimi做到了!


2007 年 10 月 22 日 – 下午 2:00

或许你不知道kimi是谁,或许你根本不知道一级方程式赛车,也就是F1。如果你没有兴趣的话请忽略这篇文章,但如果你知道F1,又或者你想了解kimi,你应该继续看下去。

痛饮!

昨晚是一级方程式赛车2007赛季的最后一战比赛,在外界认为几乎没有可能的情况下芬兰车手Kimi Rakkonen 获得了巴西站的冠军,同时加冕为年度总冠军。

假如今天不能上网,你会做点什么?


2007 年 10 月 21 日 – 下午 12:53

我们现在几乎不能离开电脑一天,那互联网呢?更不能离开。没有了互联网,电脑的存在就大打折扣了。如果有一天突然不能上网,可能是线路故障或者其它什么的。你会用原来用来上网的时间做点什么呢?

对于网虫来说,这会是难熬的一天,但你必须接受,我们来看看我们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做点什么。

1、写点东西

如果你拥有博客,利用这段时间写点东西等下次上网的时候发布出去。或许不能上网的时候你能更专心写作,写出不受影响的文章,至少这样是没有了聊天软件的“骚扰”。

高校禁止大一新生买电脑?别再做无用功了!


2007 年 10 月 9 日 – 下午 7:02

今天看到报道说浙江大学、南京大学、上海交大都出台规定说“为了新生不沉迷电子游戏”禁止大一新生购买电脑。其实这并不是什么新鲜的规定,有很多大学在N年前就有类似的规定了,有的甚至是规定大一大二都不允许买电脑。比如华中科技大学在00年就已经“高瞻远瞩”地提出这个规定。

事实上,我所在的大学也有这样的规定,我不是第一个打破这个规定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可能吧认为,这样的规定是无力的,自制力不是强迫出来的。

我回来了!-胡说八道一篇


2007 年 10 月 7 日 – 下午 10:13

停博7天了,从明天开始可能吧将照常营业,这7天里我彻底给自己一个放松的时间,彻底放下了互联网,虽然有点舍不得,但却得到一种莫名的享受。刚在火车站送走一个人,依依不舍地送走一个人,望着她离开的身影,有点伤感,我开始觉得,因为写博客,我放弃了很多东西。

注:这是一篇没有逻辑性,纯粹想到什么说什么的个人日记式文章。不悦请绕道。 

分页: << 1 2 3 ... 5 6 7 8 9 10 11 12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