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炒作 的文章

如何判断刷屏文章的真伪?

     2016 年 11 月 30 日 – 下午 2:03

朋友圈从来不缺刷屏文章。今天本没计划写文章,但有些话,不吐不快。

一位朋友早上发来消息,问我如何看待「罗一笑」,我笑了一笑,说,不是十分了解,不好评价。对于没有做过较为深入研究的事情,或不是自己十分熟悉的领域,一般我都不会妄自评价。更不会因为情绪被燃起,而一时冲动,将还没搞清楚的事情,转发到朋友圈。因为每一次转发,其实是对信用的一次透支。

观察了不少营销事件,我想从罗尔的营销事件,聊聊当我看到一篇刷屏文章时,我是怎样做、怎样判断的。

博客

百度老年搜索,别哗众取宠了

     2009 年 4 月 12 日 – 下午 11:03

百度最近推出了自称是“百度30多名杰出工程师,经过近半年的调研、研发和测试之后推出的全球首款老年搜索产品。且不含有任何商业广告信息。”

我大概看了一下,也看了一些网上的评论,本来打算昨天写这篇文章,但由于昨天忙着调试新主题,所以留到今天来写。

由于网上已经有大量的评论,我将文章缩短,一些重复的内容我就不加以阐述了。

“华硕更换工程CPU事件”音频、视频全记录

     2008 年 11 月 23 日 – 上午 8:41

相信大家对最近的华硕与黄静事件都有所了解,大多数媒体和网友都偏向于同情黄静,以致于媒体标题都大量使用“女大学生”这个让人想入非非的词语。

但是,你不能因为黄静无辜地进了10个月的看守所就认为华硕一定是大魔头,也不能因为“敲诈”金额过高就判断黄静是个坏“女大学生”。

这篇文章展示的是,这件事的简介、时间线、黄静提供的视频证据、华硕提供的视频证据、双方电话录音、CCAV关于华硕事件的报道。

反驳“中国网民向微软递交抗议信”

     2008 年 10 月 20 日 – 下午 11:43

我认为,用盗版你就应该小声点

首先声明,除了使用微软的软件,我和MS没有任何直接关系,如果你觉得我说得不正确,请你平下心来提出反对的意见。

本来一件很简单的事,搞到满城风雨,我真的很佩服某些媒体编辑的实力。同时,也很佩服某些网民的想象力,能够将windows正版验证导致“墙纸变黑”这一事件升华到国家机密被窃取的境界。

今天人民网上出现了“中国网民向微软递交抗议信”,我认为,这封所谓的抗议信提出的理由或论据都是经不起推敲的,所以针对里面的“十条”均提出反驳。

你第一天上网,第一次用搜索引擎啊?

     2008 年 10 月 8 日 – 下午 2:41

自从淘宝公开在Robots.txt里屏蔽百度爬虫以来,百度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之后出现的三鹿300万要求百度屏蔽敏感内容的公关协议书,更是将反百度浪潮推到一个高峰。然后有很多报纸开始不断给我们制造信息重复,天天拿搜索引擎的公正性说事,更搞笑的是,有些人认为搜索引擎能搜索出违禁物品是搜索引擎的责任。

(pic via)

如果这些报纸的编辑,或这位李先生在我面前,我真想问他们一个问题,“你今天第一次上网,第一次用搜索引擎?”

周曙光这个无赖

     2007 年 11 月 19 日 – 上午 9:02

我曾经在“35个导致博客冷清的理由”中写过,除非必要,不要骂别的blogger,我想我在这里不是骂周曙光,我想提出自己的看法,我知道周曙光是在重庆钉子户事件发生的时候,当时他以一个blogger的身份去采访钉子户,使社会听见钉子户的声音,由于事件的敏感性,他的blog被和谐了。当时我很敬佩他。但自那件事之后我就慢慢不敬佩他了,到了他去Google闹事的时候我就开始对他反感,而今天看了他最新的视频“李开复公开承认Google作恶”,我就彻底认为他是个流氓了,是个无赖了。

以下内容纯属个人观点,带有严重的主观色彩。如有反感或不满,对不起,不允许侮辱性评论。

10天可以炒作出一个网络红人-王紫娇

     2007 年 11 月 10 日 – 上午 7:44

不知道有多少人听过王紫娇这个名字,我是前天听到的,一个用了大概10天把自己炒成网络红人的大胸女人。漂不漂亮见仁见智,不过她的胸部确实会让很多男人流口水。在互联网上光靠胸大是不能出名的,王紫娇能出名的重要的原因是她在自己的博客里都是写关于一夜情等情色话题。胸大+漂亮+情色=炒作成功。互联网炒作第一定律是也!

现在有报到称她是被人陷害的,那些照片是被恶意PS过的,但也不排除是她一时贪玩种下的恶果。到底事情是怎样,也许只有当事人能说得清。

王紫娇是什么人?我不知道,让我惊讶的是,百度百科上竟然有王紫娇的条目!我的天啊!这是什么世道!

Google、瑞星,不要太得寸进尺

     2007 年 7 月 5 日 – 下午 1:00

这篇文章的有两个主角,一个是Google,一个是瑞星。两者最近都具有一个共同点,不厚道。这个不厚道是指他们在某些事情上面做得太得寸进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