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拯救每一个人吗?

阅读时间 1 分钟,快速阅读仅需 1 分钟。

发出这篇不符合可能吧排版规则的文章,也是为了回应上一篇不符合可能吧排版规则的文章

我自己都是从可能吧的RSS上看到这件事的,最近确实没怎么上Twitter。

首先我必须对Jason表示我的钦佩,我必须在你面前承认我自己的软弱,我自认如果遭遇类似的局面,我不可能像你一样勇敢。

看到Jason的艰难的决定,作为一个伪宅,我首先想起的是一个动漫人物。

http://farmsrc=

我尽可能用没看过动漫的人也能听懂的话来解释这个人物。《Fate/Stay Night UBW线》里的主角卫宫士郎,这本小说被认为是郭敬明《爵迹》的一个灵感来源

这个人有个特点。他希望自己能拯救世界上所有遭受苦难的人。他希望消除所有的不公平,成为“正义的伙伴”,让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快乐的生活。

但是,这个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

  • 首先,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的罪恶与绝对的无辜。所有人都是善与恶的结合体。受害者往往也是加害者
  • 其次,拯救他人的过程,会造成新的伤害,波及其他本来没有受害的人。

这个人尚在襁褓之中,就经历一场地狱般的大火,他望着身边的亲人和素不相识的人哭喊着倒下,却没有人来救助,他自己也什么都做不了。然而他却成为事故中唯一的幸存者。因此,要拯救每一个人,要拯救所有人这样天真的想法,就成为他日后永不更改的做人原则。

所以,他无法理解某些情况下,人们为何会选择“见死不救”。

  • ——如果要牺牲你自己来拯救所有人,你不会犹豫。但你也是“所有人”的一部分,牺牲了最重要的“你自己”换来的拯救,对你而言还有何意义?
  • ——如果你奋不顾身,你的家人会担惊受怕,悲痛欲绝。他们的新的苦难,不正是在拯救的过程中产生的吗?
  • ——如果要你牺牲自己的家人来拯救所有人怎么办?如果牺牲一个小城镇的人,可以换来全国所有人的拯救又怎么办?
  • ——你再努力,也只能看到眼光所及之处受苦的人们吧。还有多少人的故事你不曾了解?还有多少你不知道的受害者等待被拯救?
  • ——加害者的亲人里,也有无辜的吧?因为杀死了加害者,给那些人带来新的伤害,造成新的仇恨——这又如何应对?

这种种两难,他都完全不顾及。

“无法忍耐身边有哭泣之人。无法忍耐身边有受伤之人。无法忍耐身边有将死之人。要说理由的话,就只有这些。”

就因为这点理由,那个家伙,想要帮助所能见到的所有的人。

好吧,就是这样的一个动漫人物。我看到Jason说,为了拯救一个在他所管辖的范围内遭受言论不自由的用户,——他们甚至还没有见过面,——他宁愿辞职。就在这一刻,我无比清晰的想到了这个人。

他真的按自己所说的去做了。变成了强大的力量,看到不平之处就出手拯救。然而——

“为了贯彻自己的理想我杀害了许多人、杀戮到连无辜的人的性命都已无所谓的地步、我拯救了我杀死的人的数千倍的生命。

想要拯救什么的话、就一定会出现无法拯救的东西。无论我结束了多少场战斗、又会出现新的战斗。只要还有那种东西存在、正义的朋友就只有一直存在下去。 

“所以我抹杀了。为了拯救一个人我践踏了几十人的愿望。为了拯救我所践踏的人、却又抹杀了更多的人。只为了拯救眼前所见之物、我抹杀了更多的愿望。

“我并不是梦想着什么没有纷争的世界。我只是、希望至少自己所熟知的这片世界、可以没有人流泪而已。可是,拯救了一个人、视野就会从那里扩大。一个人的之后是十个。十个人的之后是百个。百人之后、该是多少人呢?

席位是有限的。名为幸福的椅子、总是只准备了比全体的数量要少的把数。既然不能拯救在场的所有人、结果始终是要牺牲什么人。为了将被害控制在最小限度、就将迟早都会溢出的人、尽最快的速度亲手切除掉。

“正义的朋友所能拯救的、只是作为自己伙伴的人。心里祈祷着谁都不要死去、一边却为了大部分的人要求着个人的死亡。将希望谁都不要悲伤挂在嘴边、背地里却给一些人带来了绝望。

时候久了就渐渐习惯了、为了守护理想而做出违背理想的行动。只救自己所想救的人们、迅速的将敌对者全部杀干净。因为容忍了必然会有‘谁’牺牲掉、才得以捍卫过去的理想。”

故事里,这个人历经千百万年的争斗与拯救,终于无法承受内心的煎熬,他回到自己少年时候,想和那个拥有拯救每一个人的梦想的少年决斗,想要消灭过去的自己。

——努力了一大圈,世界却没有变得更美好,总体来说还比以前混乱糟糕了。没有消灭更多的痛苦,却制造了更多的苦难。这样的自己,为什么要让他留在世上?

但是,各位可能吧读者们,你们知道结果是什么吗?

结果是,绝望的男人没有战胜拥有希望的少年。理想主义的拯救之梦,最终还是比没有尽头的自责更加坚定。最终,少年还是按照早已注定的轨迹,向着他希望成为的“正义的朋友”出发了。不管他以后将如何看自己现在的选择,他仍将成为一个英雄,继续去拯救他所见的每一个人。

有很多时候我们怀揣梦想前进,有很多时候我们希望世上的不公和悲剧少一点,再少一点,有很多时候我们不相信不可能,不相信办不到,有很多时候我们就是一根筋,笔直的揣着信条向前冲锋陷阵。

但是我们就真的那么确定自己的选择吗?每一个小小的选择,从当时当地来看,都可能是对的,但把这些选择连起来又怎样?前后两个截然相反的决定,在当时当地都是正确的;向着自己曾经拯救过的人开战,也是正确的?……

生活中,也许我们无法把一切可能都推向极端,但小说可以。把所有的悖论与滑稽成分都集中到一起,也只有小说做得到。但是,小说却可以给我们以启示。

想清楚。去为一个被禁言的人据理力争,去为一个网站的素不相识的用户做大卫挑战巨人格利亚那样的壮举,这不是为了民主,不是为了自由,不是为了普世价值。你可以说是为了民主、自由、普世价值,这没关系,但实际上不是。

你去帮助他,是为了你自己。

为所谓的“正义”而战,而何为“正义”却混沌不明,最终你会发现自己做的很多事情没有意义,也没有根据。

只有一个最简单的理由,这个理由最好用,也最土里土气:你今天能帮他的时候不帮他,下一个没准就是你。

从这一点上看,你和你要针对的人——那些李刚们,那些熊猫们,那些孙子们,没有本质的区别。不是什么一正一邪,别用那些崇高的口号,让自己的每一步行动,都镀上悲壮的光环。

你们只是分属不同的阵营,你们都是因为“下一个就会轮到自己”的担忧,而走上前去的。

然而,正因为如此,我们比起“普世价值”的时候,就更加有理由采取行动。

虽然我谁也代表不了,只有Jason能代表他自己,但是我真诚地认为,他这样做,真的是为了他自己。

以后你会看到更多网站如极客公园一样从不屈服,你也会看到更多的网站如XX微博一样犬儒,但那可能只事关他自己的价值取向,而无关更加宏大的宗旨。

不过,当所有人都为了自己利益的最大化而奋斗的时候,基于早就被证明的古老法则,这个社会一定会变得更美好。

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好好想想,不管我们最终作出的艰难的决定是什么,都应该想想。先确定你最终努力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然后,觉得自己做不了,或者无法做,或者不想做,那就不做;如若不然,如果完全掂量了所有风险后,决心依然不改,

那么,请勇敢的向前走吧。

祝福Jason和所有可能吧读者,以及所有为了自己的目标奋斗的人。

126 条评论

  1. UBW么……卫宫的梦想不来自他自己,来自他的养父。
    而我们的梦想则更来自无奈的现实。
    卫宫的梦想永不可能实现,而我们则是自己将它高高挂起。
    空椅两把,说明一切,这还不仅仅是开始。

    • Fate/Stay Night?盲目的的目的往往是以愿为,本不想发言看到你用这个比喻想说说,没错从本质来说我们无论做善作恶都是出自于自己的目的和期望,土狼是如此,二爷爷是如此,但是行为的方式和目的却造成截然不同的效果!反观所谓的西方体制其本质也是为了实现个人的利益,为何我们向往呢?其实我们最希望的就是按照自己想过的方式生活,没人愿意过的虚伪,在天朝我们不得不习惯说谎,用完全现实的逻辑来思维,为何天朝的愚民多?人性喜欢强权,那样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不受干扰,即使做错了也会有人说你伟大!人性就是这样的脆弱!而在天朝我们要不然是主子要不然就是狗,随时都有全家站在拍卖台上被买卖的事情发生(强拆等。。。)而且还要不断赞美主人的行为,这样的生活除了不明说和畜生没有什么区别!说起来既然是如此我们便要面对,超越是不可能的了,起码总想说句实话!关系这些事情其实就是在为 以后的生活考虑,不是中国人愚蠢,是人性本如此!

  2. 在fate/stay night的HF线有一个选项,士郎如果选择让凛杀掉樱,就可以避免掉更多人的悲剧,反之,得救的可能只有樱一个人。如果选择前者,那游戏以BE结束。

    所谓拯救所有人,就是把『个人』的牺牲置于不顾,但也许,即使自己牺牲了,还是有许许多多救不了的人,同时,还因此,被救下的那些人也会感到绝望。

    一个人的能力终归有限,但这也不应该成为违背自己心意的借口。感到无能为力时,冷静下来想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已经没有一跳生路可走。为了伟大理想的牺牲是可敬的,但自杀式的牺牲是不值得的。

  3. 我真无语了。。。本文究竟是想表达什么呢?
    首先,从写作形式上来说:虽然作者确实对那个动漫人物进行了详细的“科普”,可是不关心动漫的人还是觉得不知所云。难道本文要讲述的问题除了用那个动漫人物做比喻之外就说不明白了吗?还是说你们今后要转型成动漫博客了?
    其次,从文章内容上来说:貌似本文是针对上篇提到的审查问题发表不同看法。两个人对同一个问题有不同看法这很正常啊,无论你们是各自在自己的博客上发文还是在微博上讨论都没问题,可你们不该在没达成共识的时候一股脑帖到可能吧这个多人博客上啊。因为无论任何博客,在读者眼中都是一个独立完整的个体,对于一个完整的个体来说,先后发表两篇不同观点的(非纠错类)文章,这就让人感到很困惑了。。。所以,读完了不禁想问一句:作为“可能吧”(而非某一个编辑),对该问题的立场究竟是啥?

  4. 理解Lz的意識,但說的太過絕對。日漫雖然有許多啓發性的思考,基本上都是淺嚐則止,這是因為其商業化和平民化。士郎的悲劇來源於其盲目與無知,而不在于其目的。和Jason的行為差別明顯。如果認為為顧客而辭職的舉動令Lz難以接受的話,我也无話可說。畢竟無端刪除用戶資料如果合乎Lz的良心的話,大可放心去做,這跟網管甚麼的無關,乃是你個人的自由。

    另外基於我對現代進化論和博弈論的認識,一下內容被數學證明是錯的:

    不过,当所有人都为了自己利益的最大化而奋斗的时候,基于早就被证明的古老法则,这个社会一定会变得更美好。

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