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络

如果微信是新浪的


2013 年 6 月 2 日 – 上午 10:32

这篇文章实际上去年12月31日就寸到可能吧的草稿箱了,考虑到工作的原因,文章发到了极客公园,但作为自己今年写的数篇文章之一,发到可能吧或许更有意义。这不是一篇时效性的文章,应该还可以一读。

毫无疑问,这是一篇标题党文章。

等等,你真的没想过如果微信是新浪的,微信会是怎样的形态么?抛出这个问题,是因为近期看到有些媒体同行在讨论微信公众平台的价值,有些人从看好变成不看好有些人认为不用则必死。这时,互联网分析师应该站出来说,“不能用老的方式在微信上做尝试,要用针对微信的方式,你们之前肯定都做错了”。嗯,互联网分析师肯定是对的,至于你问他们应该用什么方式,他们肯定会说,不同的帐号要用不同的方式,不能一概而论。其实,方法很简单,让新浪接手微信就行了。

1

探索移动阅读


2012 年 1 月 11 日 – 上午 10:27

经常有人问我的工作是什么,看我经常发Twitter 觉得挺闲的。谜底揭晓,我有50% 的工作时间在做极客公园的运营,另外50% 的工作时间在做《商业价值》移动客户端

2010年年初,我开始作为产品经理参与到《商业价值》iPhone 客户端,做了一年多之后,我积累了一些东西,这篇文章包含了我对移动阅读的积累和思考,不管是对是错,我想和大家(实际上我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在阅读器里看可能吧)一起深入探讨。

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有2个,一是分享我的一些思考,二是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是的,我们在招人

新浪微博给我印象最深刻的10件事


2011 年 9 月 12 日 – 上午 5:35

可能吧目前依然IP被封锁,域名依然是敏感词,DNS依然被污染,文章的插图都存储在Flickr,也有可能无法正常显示。

毫无疑问,新浪微博是目前被谈论最多的中国互联网应用。只要你使用中国互联网,你几乎无法完全避免与新浪微博直接或间接的接触。

我是新浪微博首批内测用户,同时也是首批被禁言的用户之一。虽然我并不主动在新浪微博上发言,但作为一个互联网从业者,我必须使用这个产品,虽然我并不喜欢它,也不认同其负责人的价值观。

这篇文章并不是要指责新浪在配合政府的审查工作,实际上我们都明白中国互联网从业者的悲哀。

我想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谈谈新浪微博给我印象最深刻的10件事,有些是正面的,有些是负面的。

 

快速拨号的隐喻


2011 年 9 月 8 日 – 下午 10:35

作者个人观点,与任何公司组织无关。

快速拨号,Opera 首创的浏览器功能,其各种变体已经广泛应用在计算机、手机、平板等各种品牌浏览器上,是现代浏览器的标配功能。

为什么我们怀念VeryCD


2011 年 1 月 25 日 – 上午 12:03

周六夜里,VeryCD移除了盗版内容较多的电影、剧集和音乐三个频道的ed2k资源链接。周日上午我跟VeryCD的创始人Dash通了电话,问了一些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有一些我写了,有一些没写。之后的喧嚣都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很多网友一直在怀念VeryCD,到现在也是一样。

尽管VeryCD是盗版集散地,尽管它“盗用”了emule的名号,落得个“吸血”的名声,尽管它也开始卖网页游戏,它的电驴客户端也会阉割越来越多的功能,尽管我们对VeryCD的抱怨从没停息,但是现在,我们依然在怀念它。尽管VeryCD没有关站,也说自己不会转型SNS,但是现在,我们依然在怀念它。

VeryCD是一个值得我们怀念的网站。现在,我就从自己的理解,试着去说一说,为什么我们会怀念这个网站

2011-1-24 23-57-09

狗日与流氓的战争


2010 年 11 月 4 日 – 上午 2:42

当你看到这篇博客时,我刚刚做出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即使我再没时间,即使可能吧其他作者再没有时间,我依然会像从平胸中挤出乳沟那样,挤出时间来更新。

以上这段话的句式、语气不是我原创的,我是抄袭的。抄的是腾讯的公告:致广大QQ用户的一封信。腾讯总算有点原创的东西可以让别人抄袭。

对于360与腾讯之间的战争,有些读者可能中途才知道,有些可能现在才知道,这篇文章将整理了腾讯与360之争的时间线。当然,还有一些我个人的看法。

对于这场战争,一个最显而易见的概括是:这是狗日与流氓的战争,你更狗日,他更流氓。

Google Wave失败的原因与教训


2010 年 8 月 5 日 – 下午 3:25

Google昨天宣布将停止开发Google Wave,因为它的用户数量达不到Google的预期,但会维持它的运行并将部分代码开源。在写前面一句话的时候,我在思考要不要先介绍一下"Google Wave"是什么,但我陷入了困境,因为我不能用简短的语句来描述Google Wave是什么。

我去年很早就拿到了Google Wave的内测资格,但基本上很少用,我觉得它不是不能替代的,它能完成的工作,有其它服务比它做得更好。

有些媒体在报道Wave时说它是社交服务,有些则说它是协作工具。在Google Wave里,你能看到它们的身影:Email, Twitter, Google Docs, BBS, Facebook。多合一一定是好的吗?Google用实际经验告诉我们:不一定。

保护好Gmail与Twitter帐号安全


2010 年 6 月 2 日 – 上午 1:30

保护网络帐号安全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今天的一件事让我认为有重复这个话题的必要。

今天Twitter上发生了一件让人担忧的事情,著名的维权人士冯正虎的帐号被调包。所谓调包,是指帐号ID和另一个帐号的ID互换,但本ID的followers和followings保持不变。当推友发现调包这一情况后,调包操作者迅速将帐号恢复。

另外,去年也有人发现自己的Gmail帐户被入侵,邮箱被陌生IP登录、邮件被设置转发到一个陌生的帐户里。

Twitter调包与Gmail被入侵都是由于帐号密码被破解了,或许你觉得这种事不会降临到自己身上,因为你不是冯正虎,没有如此高的知名度。而你也没有颠覆国家政权的想法。但做好帐号安全的保护工作是必不可少的,你很难预测你的帐号有一天会不会真的被入侵。

中国翻墙网民状况调查


2010 年 4 月 30 日 – 上午 2:12

在中国,被屏蔽的网站越来越多,敏感词列表也不断地加长,像“胡萝卜”、“温习”这样的关键词也遭到了重置。翻墙上网成为了很多网民的基本需求,不翻墙很难完全享受互联网带来的改变。

到底中国有多少网民在翻墙,恐怕连GFW也不能统计出确切的数字。10天前,我发起了一个中国翻墙网民状况的调查,目前已经收到了5300多份数据。这篇文章将公布这些数据,并稍加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参与这次调查的网民主要来源于Twitter、网易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可能吧读者,还有一些协助宣传的个人博客。所以这次调查的结果可能不能完全反应中国翻墙网民的现状,只能作为一个小小的参考

英勇献身:在新机器上安装PPTV和PPS的实验


2010 年 4 月 26 日 – 上午 10:00

最近,PPTVPPS 两个网络电视客户端互相起诉对方,指责对方不正当竞争,恶意卸载自己的产品。距离我写《暴风长老,请收了神通吧!》差不多一年了,中国网络软件的乱象丛生之势和当时相比,不但毫无起色,反而变本加厉。根据双方的陈述,你安装 PPTV 的时候会被 PPS 卸载;或者你安装 PPS 的时候会被 PPTV 卸载,二者任选其一。这两款本来名字就挺像的软件掐起架来,感觉就像在念绕口令。不过作为一个只能乖乖使用人家写好的软件的小民,我更关心的是,如果我同时安装两款网络电视软件,它们的互相掐架,将给我的电脑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应该会被后人记住。我在虚拟机上开展了安装 PPTV 和 PPS 的实验。一场在我的电脑上展开的“日俄战争”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最新消息:PPS、PPTV发表联合声明停止争议

分页: << 1 2 3 4 5 6 7 8 ... 35 36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