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中国 的文章

大爷的教诲

     2017 年 3 月 3 日 – 上午 10:58

现在是凌晨 3 点,我刚刚在电影院看完《金刚狼:殊死一战》的首映,虽然明知道国内的影片长度比国外少了 14 分钟,殊死一战变成了殊死 0.89 站,但作为 X 战警的超级粉丝,我还是买了票去电影院看了。

电影剪得很好,导演剪辑得很好,广电总局剪得也很好,我想他们和爱德华一样有着锋利的剪刀和洗剪吹手法,但心里想着花了同样的钱,却比别人少看 14 分钟,心里还是有点不爽,正好邻居家的大爷还没睡觉,他也很喜欢看电影,我们就聊起来了。

「这是一部 R 级片,能在中国上映就不错了,你应该感恩!」大爷说道。

博客

关于微信小程序(应用号),我能透露的几个细节

     2016 年 9 月 22 日 – 上午 12:44

今天已经有不少人拿到了微信小程序(应用号)的内测,很荣幸,我们也拿到了。

拿到后我第一时间看开发文档,特别兴奋,就像微信小程序的内测页面所说:

我们提供了一种新的开放能力,开发者可以快速地开发一个小程序。小程序可以在微信内被便捷地获取和传播,同时具有出色的使用体验。

这句话是真的。

o

是时候从中国复制点什么?

     2016 年 8 月 26 日 – 下午 3:17

无论你在 Google 搜索「Copy China」还是「Copy from China」,呈现在你眼前的结果都是老外(主要是老美)写的中国企业尤其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如何抄袭美国,而不是别人如何模仿中国的产品。在维基百科上,你还能找到一个名为「Copy to China」的词条,里面列举了中国哪些公司抄了哪些美国公司,比如里面说到人人网和开心网是抄袭 Facebook 的、优酷和土豆是抄袭 Youtube 的、饭否和新浪微博是抄袭 Twitter 的,等等。

中国互联网行业真的没有创新吗?显然不是。GFW 本身就是最大的创新,这点肯定没人反对。但这篇文章我并不打算讨论这个反人类产品,我想说的是,相比起 7、8 年前,我看到了中国互联网有越来越多可以让别人复制的东西,同时,我对「Copy」这个词也有了新的理解。

博客

如何快速赚取人生第一个 100 万?

     2016 年 6 月 20 日 – 下午 8:34

不久前我开始使用「分答」,将回答问题的价格设置成 10 元。花最长 1 分钟的时间回答一条问题,对我来说没有损失;花 10 元问一条回答最长只有 60 秒的问题,提问者不会有很高的期待。所以这样的「交易」一直持续着。

o

为什么 Google 没有虚假医药广告?

     2016 年 5 月 3 日 – 下午 10:39

文章主要不是谈论 Google ,还有百度,还有医疗资质审核,还有应该相信谁。

魏则西在百度搜索「滑膜肉瘤」找到虚假医疗网络广告,受骗上当最后不治身亡的事,在这个五一假期闹得沸沸扬扬。甚至坊间已经有传闻,莆田系的人已经在打听,到底是谁把这件事「炒起来的」。

也许他们早已经不相信,有些事不花钱、不操作,也能夺得全民眼球。

魏则西的死,如果要追究责任,按比例来分,应该是:3 : 3 : 3 : 1

容我慢慢道来。

0

 

听他们忽悠互联网思维,不如看这4部纪录片

     2016 年 4 月 22 日 – 下午 4:22

不久前,跟一位50岁左右的朋友聊天,他在邯郸开淀粉厂,他告诉我,他花了数万人民币上某个人的「互联网思维」培训课,他觉得他现在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充满了互联网思维。

我问他,你学完之后准备怎样将这些「互联网思维」用到淀粉厂?他说他没想好,我冷笑了一句,跟他开玩笑说,不如你给我一半的钱,我给你一个执行方案吧。

自从 2013 年年底「互联网思维」这个词被商业化包装出来之后,就有很多互联网转型大师到各地给小老板们培训,他们付得起钱,听完之后可能也觉得全身被灌满了互联网血液,但似乎我还没听说有哪些企业的企业主听完这些培训后,做出多么互联网风格的事,我想,这一定是我孤陋寡闻吧。

2

 

为什么百度正在掉队?

     2016 年 3 月 30 日 – 下午 8:57

这是一篇关于 BAT 的文章。BAT 不是蝙蝠,也不是蝙蝠侠,更不会大战超人。它们是百度、阿里巴巴、腾讯。所谓掉队,指的是百度与阿里、腾讯的距离越来越远。

两周前写了《我为什么坚定不移抵制百度》后,微信后台有人留言说,「理想主义和情怀都是拿来做表面工程的,商业里没有对错,只有利益」。对于这样的想法,我可以这样回答,「没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肯定能赚到钱,比如你看很多用地沟油的餐厅是挣钱的。但有了理想和情怀,企业才能走得更远,成为一个受人敬仰的 IP。」

不过,就像两个审美不一致的人互相评价一个设计图一样,两个价值观不一致的人,是不能互相说服的。

那么,今天我就不谈道德,尝试用「入口」理论来横向对比分析,为什么百度,作为 BAT 成员中的一员,正在掉队并将可能在未来几年跌出国内互联网第一阵营。

1

 

写在 Google 退出中国 6 周年

     2016 年 3 月 23 日 – 下午 9:39

2011年起,每年的3月23日,我的日历都会弹出一个提醒,告诉我,「又一年了」。2010年3月23日,Google 宣布退出中国,理由是不再接受不透明的网络审查,导火线是 Google 发现有来自中国政府支持的针对 Gmail 的暴力攻击,试图破解 Gmail 的安全系统获得某些用户的邮件来往记录。

1

 

为什么我坚定不移地抵制百度?

     2016 年 3 月 18 日 – 下午 2:07

我有不少在百度工作的朋友,但这篇文章我依然要写,商业社会让我变得圆滑,但并没有让我失去最基本的价值审度和对错判断。

可以说,百度的各种令人不齿行为,其实是中国社会各种问题的缩影,抵制百度,很多时候并不是讨厌百度的产品,实际上百度有不少做得不错的产品,尤其是当这些产品还是1.0版本时。

有时候,我们抵制百度是因为它的价值观和无下限商业行为,另一些时候,抵制百度可能只是因为它正好当了替死鬼 — 真正要抵制的,是它作为缩影的投射本体,你知道,我是在说中国政府。

1

 

最怕,是没有规则

     2016 年 2 月 29 日 – 下午 8:19

数学的世界里,充满了规则和推理。现实世界里,买东西要给钱,过马路要等绿灯,也充满了规则。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按规则出牌。

最近任志强因为批评「媒体姓党」而被删掉新浪和腾讯微博,随后被一大波姓党的媒体批判,气势之大,50年来,难得一见。

今天我不是要为这位网红说话,他肯定不缺一个为他说话的人,但在一个生而平等的世界里,我们理应捍卫每个人说话的权利。1

我今天,为自己说话。

分页: 1 2 3 4 5 6 7 8 ... 18 19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