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爷的教诲

现在是凌晨 3 点,我刚刚在电影院看完《金刚狼:殊死一战》的首映,虽然明知道国内的影片长度比国外少了 14 分钟,殊死一战变成了殊死 0.89 站,但作为 X 战警的超级粉丝,我还是买了票去电影院看了。

电影剪得很好,导演剪辑得很好,广电总局剪得也很好,我想他们和爱德华一样有着锋利的剪刀和洗剪吹手法,但心里想着花了同样的钱,却比别人少看 14 分钟,心里还是有点不爽,正好邻居家的大爷还没睡觉,他也很喜欢看电影,我们就聊起来了。

「这是一部 R 级片,能在中国上映就不错了,你应该感恩!」大爷说道。

博客

我想,好像他说得也对,我该表示感谢。

大爷接着说,你看,2014 年上映的《美国骗局》,被剪掉了 35 分钟,还比美国延迟了 7 个月上映,相比之下,你不觉得这区区 14 分钟根本不算什么么?

我想,好像他说得也对,我该感到庆幸。

「你们年轻人就是不懂得感恩,为什么要剪掉这些片段你知道么?还不是都是为了你们好,你想想,那些暴露的、血腥的镜头,如果给小朋友看了,是不是会教坏他们?是不是会对他们幼小的心灵带来不可磨灭的创伤?」

「可是,我们是成年人啊,难道成年人看这些镜头有问题么?」我反驳道。

大爷抽了根烟,意味深长地说,「小朋友也能进电影院对不对?我们得为下一代着想,要堵住所有的漏洞。你这个想法太自私了。」

他这么一说,我忽然感到惭愧,我确实没有为小孩着想。但是,电影难道不能分级么?像美国、香港那样分级,限制小孩去看不就行了么?

「不行,分级制度那是资本主义的东西,我们实行的是社会主义,虽然我们也是市场经济,但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西方国家那一套,我们不能照搬。」

「但是,邓爷爷说过,不管白猫黑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西方证明了电影分级制度是只好猫,为什么我们不能借鉴?」我表示不服,又开始了争论。

大爷开始有点生气了,接着说,「谁跟你说那是好猫了?西方媒体说的?人民日报、环球时报这些权威媒体有说分级制是好的么?年轻人不要被这些西方的东西迷惑了,我们不实行分级制自然有不实行的道理,不然你想,如果实行了分级制度,三级片光明正大地在市场流通,对小朋友又是多大的伤害?你还是不懂得为下一代着想,还是太年轻!」

我还是不服,「我从初中开始看香港的三级片,大学看日本爱情动作片,不管有码无码都看过,阅片无数,我也没觉得自己被这些限制级的片子害了啊?我不还是堂堂正正的一个互联网创业者么?我也没有看了黄片之后对身边的女生怎样怎样啊?」

「错!你不是典型!有太多人没有自制力了,我们不能拿你的例子来说问题。就是你们这样的互联网人群,把自己当典型,阻止了很多本来可以保护下一代成长的东西。比如 2009 年的绿坝,本来国家要推行这个保护未成年人的产品,就是你们这帮人说它技术不好,说它这说它那的,最后才没有实行,幸好,我们国家自主研发的那个什么,名字我想不起来了,还是起到了保护年轻人的作用。」

我心里想,大爷你知道的还挺多啊,连绿坝都知道。

「我跟你讲,年轻人,等你长大了,你就懂这些道理了,国家都是为了你们好。而且你想,剪片技术也是在进步的,以前剪片,都是生硬地剪掉一部分,导致背景音乐不连贯,现在采用特写、重新配乐的方法,观众根本感受不到片子被剪了,你说为了让观众能观影得更舒适,广电总局容易么?你怎能拿一己私欲就抹杀掉有关部门对大家的关爱和保护呢?」

说到这里,我感到更惭愧了,一方面,没想到大爷的知识面那么广,知道剪片还有那么多窍门,另一方面,我确实自私了,竟然没有为未成年人着想过。

「我跟你讲,这个世界本可以很和谐的,就是有些艺术家有些导演不怀好意,故意在电影里加上这些毒害年轻人的东西,本来好好的一部电影,非要加上这些元素,这些所谓的艺术家根本称不上是好的艺术家,或者根本不配称为艺术家。你想想,前两年那部《王牌特工》,本来是一部幽默的特工电影,导演非要安排一场在教堂的血腥杀戮戏,据说男二号为了演好这场戏,还苦苦练了小半年,你说这个导演是不是傻逼?简直岂有此理!」

大爷越说越愤怒了。

「可是,艺术本身不应该是自由的么?我们去看一部电影,难道不是应该 100% 去感受导演用镜头表达的一切么?这样会不会让电影作为一种艺术变得残缺了?」我语气放得温和了一些,试着平复大爷心中的怒气。

「这些导演的作品根本称不上是艺术。艺术应该起到教育作用,这些血腥、裸露的镜头根本没有起到教育作用,能称得上是艺术?」

「可是,有时候这些血腥暴力能让我们看电影时产生快感啊,比如《罪恶之城》系列电影,虽然很血腥,但我看得很爽啊!」

「你是看得爽了,但未成年人呢?况且,作为一个互联网人士,你肯定懂得怎样在网上找到完整版,难道这还不够么?盗版到处都是,我都能在 XX 网站上找到这些被剪掉的电影的完整版。说实话,我也经常看完整版的电影,也觉得完整版的好看……」

「大爷你这就心口不一了,你一会说应该剪,一会又说完整版的好看,你不能双重标准啊!」

大爷似乎被我抓住了痛脚,开始有点着急了,深深吸了一口他的中南海,说道,「我和你一样,我们都不是典型,我们是极少数去看盗版完整版的人,你不能以偏概全、强词夺理!大部分人,看电影院的版本就够了,你能找到网上有人说电影院的版本不好看么?很少有人这样说,权威媒体也从来没有这样说过。」

「可是,豆瓣的电影评论里就有人说删减版的不好看啊」,我反驳道。

「豆瓣那个网站你都能信?你知道那是一帮什么用户么?都是一帮极端分子,一帮不怀好意专搞破坏的极端分子,多少国产的好片被这帮人评了低分你知道么?拿今年春晚为例,幸好豆瓣网悬崖立马,把春晚的页面关掉了评分,不然,这帮人得影响多少没判断力的人?我们国家的电影事业,早晚要死在这帮人手里面,如果我是阿北,我肯定会全部封杀这些用户。」

大爷再一次越说越愤怒了。

「我跟你讲,大多数中国人的判断力是不够的,我们这些有点判断力的人,还是应该好好地去引导他们,这样社会才能和谐,和谐才能发展,发展是硬道理。一切阻碍发展的,都是反动派!年轻人的成长,容不得反动派的存在!」

说到这里,我已经羞愧得无地自容了,以前我经常在博客里说国家这个政策不好,那个政策不好的,其实是我太偏激了,是我太年轻了,不懂事,不懂得爱惜下一代。当年我甚至写过日本女优「川岛和津实」的文章,想想,确实可能教坏了不少人。

聊到这里,不知不觉已经 4 点半了,大爷和我都已经有点困了,临睡前,大爷说了一句:

「年轻人,少抱怨国家,多想想你能为国家做点什么吧!晚安。」

好的大爷,再见大爷,去你大爷。

13 条评论

  1. 东方九木
    2017 年 3 月 3 日 上午 11:48

    辩论过程整个都被大爷牵着鼻子走啊

  2. 2017 年 3 月 3 日 上午 11:56

    大家注意了,阿禅人格分裂了,第二人格的名字叫「你大爷」。

  3. 卧底
    2017 年 3 月 3 日 下午 12:36

    大爷就不应该研究电影剪辑啥的,每台你只看新闻联播,多幸福

  4. 2017 年 3 月 3 日 下午 2:19

    谁身边没几个这种大爷?

  5. John Xu
    2017 年 3 月 3 日 下午 4:13

    哎呀,微信公众号的被删啦?企鹅约谈阿禅啦?

  6. triger
    2017 年 3 月 3 日 下午 5:17

    公众号看晚了,已经删了,幸好还有官网。

  7. 2017 年 3 月 4 日 下午 10:15

    阿禅,很高兴你还挂着我博客的友链。
    不过我得通知你一下,我的博客更换域名了(原来的域名5年前送人了),新的域名是:http://chidd.net 。
    这次,我会持续博起的,麻烦修改下链接地址。

  8. Shawn
    2017 年 3 月 6 日 下午 11:57

    这种大爷真是无处不在,防不胜防

  9. Ian
    2017 年 3 月 7 日 上午 11:45

    错!你不是典型!有太多人没有自制力了,我们不能拿你的例子来说问题。

    这句话,我不得不服大爷。自制力高是件好事,但是前提是你要接受这个世界有好多自制力很低很低的人或跟你比较很低的人,而且有可能就是你身边的亲人或者爱人,有时候不知道应该是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他们,接受他们的自制力低,还是希望他们跟我们一样自制力高。

  10. 2017 年 3 月 10 日 上午 11:12

    哈哈,大爷是肯尼迪托身,不要问国家能为你做些什么,而要问你能为国家做些什么。

  11. xixinjie
    2017 年 3 月 10 日 下午 4:41

    大爷说的没错 你们不能代表大众,大众需要的是和谐,普通大众用着200M的内网宽带就够了!就是你们这些人,逼着国家修了长城还要花钱修防火墙长城。

  12. 2017 年 5 月 15 日 上午 10:44

    啊哈?哈哈哈
    人格分裂啦😂😂
    好欢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