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GFW 的文章

大爷的教诲

     2017 年 3 月 3 日 – 上午 10:58

现在是凌晨 3 点,我刚刚在电影院看完《金刚狼:殊死一战》的首映,虽然明知道国内的影片长度比国外少了 14 分钟,殊死一战变成了殊死 0.89 站,但作为 X 战警的超级粉丝,我还是买了票去电影院看了。

电影剪得很好,导演剪辑得很好,广电总局剪得也很好,我想他们和爱德华一样有着锋利的剪刀和洗剪吹手法,但心里想着花了同样的钱,却比别人少看 14 分钟,心里还是有点不爽,正好邻居家的大爷还没睡觉,他也很喜欢看电影,我们就聊起来了。

「这是一部 R 级片,能在中国上映就不错了,你应该感恩!」大爷说道。

博客

写在 Google 退出中国 6 周年

     2016 年 3 月 23 日 – 下午 9:39

2011年起,每年的3月23日,我的日历都会弹出一个提醒,告诉我,「又一年了」。2010年3月23日,Google 宣布退出中国,理由是不再接受不透明的网络审查,导火线是 Google 发现有来自中国政府支持的针对 Gmail 的暴力攻击,试图破解 Gmail 的安全系统获得某些用户的邮件来往记录。

1

 

最危险的互联网漏洞正在逼近

     2015 年 3 月 25 日 – 下午 11:16

DNS 劫持+权威机构颁发的伪造证书,可以毁掉整个互联网,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正在发生。

对自己最大的伤害,往往来自最信任的人。比如你女朋友欺骗你的感情,和别人上床,回来你发现她衣服湿了,她还告诉你是你梦游时把她弄湿的,你绝对信任她,以为自己在梦中真的那么厉害。

这个事例映射到互联网,就是你以为你访问的那个加密的网站是绝对安全的,其实你被欺骗了,你账户里的钱,你邮件里和合作伙伴谈论的商业机密,都被窃听了。

这样的事似乎离我们很遥远,其实不然,最近的发生的一次互联网事件,暗示了互联网最危险的漏洞,你的隐私,可能被他人看得一清二楚。

 

可能吧再次被墙,域名遭DNS污染

     2010 年 5 月 5 日 – 上午 2:41

3月23日,可能吧的IP被墙,域名成了关键词。要使可能吧恢复在中国大陆的访问其中一条思路是:更换IP+加密访问。

于是我购买了新的IP,Showfom给我赞助了价值好几百美元的证书,然后可能吧就“恢复”了访问。

然而,加密访问只解决了域名成为关键词的问题,并不能抵抗IP封锁。今天,可能吧的新IP再次被墙。同时,我还发现在某些线路,可能吧遭到DNS污染

所以,以后大家访问可能吧的时候不需要使用https了,不管用何种方式,都是要翻墙的。

中国翻墙网民状况调查

     2010 年 4 月 30 日 – 上午 2:12

在中国,被屏蔽的网站越来越多,敏感词列表也不断地加长,像“胡萝卜”、“温习”这样的关键词也遭到了重置。翻墙上网成为了很多网民的基本需求,不翻墙很难完全享受互联网带来的改变。

到底中国有多少网民在翻墙,恐怕连GFW也不能统计出确切的数字。10天前,我发起了一个中国翻墙网民状况的调查,目前已经收到了5300多份数据。这篇文章将公布这些数据,并稍加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参与这次调查的网民主要来源于Twitter、网易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可能吧读者,还有一些协助宣传的个人博客。所以这次调查的结果可能不能完全反应中国翻墙网民的现状,只能作为一个小小的参考

审查机器

     2010 年 3 月 14 日 – 下午 4:45

在开始更多的讨论之前,请容许我先感谢党,感谢国家,感谢父母,是他们让我有写博客的机会。

或许我们仅仅知道3月12日是植树节,而事实上这一天还是“世界反互联网审查日”。无国界记者当天发布了一份关于全球互联网审查的报告,指责中国等国家变本加厉限制互联网言论自由,并将它们称为“互联网公敌”。

国务院新闻办随后发表《2009年美国的人权纪录》,指出美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似乎在暗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美国人民一把。

这两份报告的相关性在于,它们都与中国的审查机器有关。

个人站长之痛

     2009 年 12 月 29 日 – 上午 1:59

为了世界和平,请谨慎留言!

在中国从事互联网行业的人最近大概都感到沮丧,因为中国近期的一系列动作和政策让国内互联网蒙上了一层阴影:BT搜索网站被关,个人不允许注册CN域名……

还有各种传闻让人感到不安:中国可能会在明年实行互联网白名单制度,所有中国人开设的中文内容网站不管服务器是在境内还是境外,不备案在中国将无法访问

实际上中国站长承受的痛楚不止这些,盈利难也是中国站长的痛。另外,一个又一个的中国特色路障摆在了站长们面前。在中国,做一个网站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更好地登录Google的服务

     2009 年 10 月 9 日 – 下午 5:17

本文仅用于技术交流,Google上有很多优秀的东西,如果只着眼于消灭异己,你失去了世界的大多数美丽。

最近,当我们用https的方式来打开Google DocsGoogle Groups时经常被重置,而用http打开却没有问题。有不少人怀疑SSL加密技术已经被破解,但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对SSL进行窃听还需更多的投入。

为什么https被重置而http却能正常打开?我的猜测是,当浏览器向DNS发出查询请求时,DNS监控系统发现浏览器正在访问的是https的Google服务,于是就直接reset了。本文就此问题提供较为简单的解决方案。

让人窒息的互联网时期

     2009 年 9 月 7 日 – 下午 11:21

近来这段时期实在有点让人窒息,有些事情我们都知道,但尺度收得如此之紧还是比较少见的。中国互联网的快速发展、网民数量的跃进式提高确实给舆论的控制带来了空前的压力。新疆事件是政府收紧互联网政策的导火线,伊朗的Twitter革命给了中国政府一个很好的启示:必须尽早掌控互联网,完全地掌控互联网。

低调地继续使用Twitter的方法

     2009 年 7 月 7 日 – 下午 1:17

由于中国西边发生了一些事情,Twitter再次被坝。这一次被坝的根本原因和上一次是相同的,都是因为twitter上有大量的不和谐言论。任何能让用户自由发言的外国网站都有可能被坝,这是坚持100年不动摇的原则

然而,如果西边的事情还没解决,twitter可能要等上一段时间才会解封。Twitter上的不和谐言论毕竟是属于少数的,它被坝给很多无心政治的人带来不便,所以,我又临时地写了这篇低调使用twitter.

分页: 1 2 3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