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 Google 退出中国 6 周年

2011年起,每年的3月23日,我的日历都会弹出一个提醒,告诉我,「又一年了」。2010年3月23日,Google 宣布退出中国,理由是不再接受不透明的网络审查,导火线是 Google 发现有来自中国政府支持的针对 Gmail 的暴力攻击,试图破解 Gmail 的安全系统获得某些用户的邮件来往记录。

1

 

之所以记住这一天,除了上面的原因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可能吧」也在同一天退出中国。2010年3月23日,早上7点看到 Google 的消息后,我立马从床上跳了下来,写了4个小时,写了一篇4个小时就获得20多万浏览量的文章 — 创下了「可能吧」有史以来最快吸引流量的文章之最,之所以是4小时,是因为4小时后,「可能吧」再也无法在中国大陆正常访问。如果没有这个事故,「可能吧」或许会有更多故事。

Google 的新徽标

可能吧被墙,一晃已经6年了。每次见到 Google 的朋友,我都说,因为你们,我的博客被墙了。用技术话来说,就是:IP 无法访问,域名被 DNS 污染,’.kenengba.com’ 成为了敏感词。

岁月让我变得成熟,却没有让我忘掉最初的坚持。如果你问我,对于在国内无法访问 Google 和可能吧是否气愤,我会告诉你,我依然气愤,但我确实没有年轻时的怒火,我很难再像以前那样,站起来就骂,因为我怕它,我真的怕它了,我怕我多骂几句,我连骂的机会都没有。

我也懂得了,保护自己才能有更多发声的机会,你可能不会在可能吧的微信公众号里看到我说话像以前那样畅快流离,你可能会看到我说越来越多的暗语,相比起当一个烈士,我想,持续发出声音带来的潜移默化,比洒出一片鲜血更有价值,这就是我为什么鼓励所有人去「踹车轮」。

我最怕的,不是有一天我不能说话,是这一天,是历史上的今天,作为中国互联网的耻辱日,我们却依然娱乐至死。

我最怕的,是我们天天在新闻门户上看到 Google 、Twitter 、Facebook 的新闻,评论区里个个都开玩笑说这些网站是骗子,网站根本不存在。

我最怕的,是制度阻碍科技进步,而不是科技进步去推动制度变革 — 就正如 Uber 推动的营运汽车制度变革一样。

我最怕的,是我们天天在提「互联网+」、「互联网思维」、「创业创新」,却忘记世界上最具互联网思维的创新科技公司里,有一大部分无法在中国访问。全球流量前10的网站里,只有5个可以在中国访问。

2

我最怕的,是互联网带来的透明化,在体制面前,变得一文不值。10年来,我一直强调我的观点,我从来不反对互联网审查,反对的是不透明的、一刀切的审查。你无法用合理的理由来解释,为什么 2010 年后,你在 Google 搜索「麦当劳」,连接会被重置。我想,这肯定不是肯德基的恶作剧。

前几天有一篇文章因为列举了 Facebook 创始人扎克伯格对中国文化和中国的热爱,被微信公众平台彻底封号。我有幸在文章消失之前,阅读了这篇文章,从观点上来说,作者用「跪舔」这个词确实有点过,扎克伯格的妻子是华人,他喜欢中国文化、学中文,并不一定是「跪舔」。他多次来访北京,并和中国政要见面,站在商业的角度也没有错。难道一个公司的 CEO 不应该为股东谋福利,将业务扩大化?难道你期待每个人都是2010年的拉里佩奇?

这篇文章的作者确实冒犯了扎克伯格,确实也讽刺中国的互联网制度,但是,这样难道就应该被禁言?这样的声音难道不能存在?

我站在这片土地,我没有离开这片我赖以生存的土地,我天天吸着雾霾,不仅仅为了生存,我从心里爱着这片土地,我希望它变得更好,希望每个人都能过上快乐幸福和性福的生活,我希望每件事、每个举措都是有理有据有法可依,既然我们在提倡互联网思维,为什么不能接受互联网思维的精髓?

51 条评论

  1. dabg
    2016 年 3 月 23 日 下午 9:58

    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的,那就蜷伏于墙角。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2. xuqiaolong
    2016 年 3 月 23 日 下午 10:00

    Google 搜索“入驻外卖平台怎么收费”全部转到一个叫“分秒配送”或“百度外卖商家申请页”或奇怪得中文搜索页。

    这是百度新研究出来的污染手段吗?https://pbs.twimg.com/media/Cd7FXNhUMAA91f-.jpg

    前几天问你的问题,那么忙都不回答,现在重新搜索部分恢复了

  3. V
    2016 年 3 月 23 日 下午 10:31

    踹车轮

  4. V
    2016 年 3 月 23 日 下午 10:42

    请问如何把文章分享到微博呢(可否全文转载?),可以让更多人看到,更多的人来踹车轮

  5. 2016 年 3 月 23 日 下午 10:51

    我一直冷静地观察着这个世界,我的心里是雪亮的。

  6. 2016 年 3 月 23 日 下午 11:10

    6年了 不知道还有多少个6年

  7. zach
    2016 年 3 月 24 日 上午 12:04

    每年给某服务续费,就是为了使用Google,就像他还不曾离去一样。

  8. Cheo
    2016 年 3 月 24 日 上午 1:01

    或许个体难以踹动历史的车轮,但个体有能力去做出他的选择,而有时这就够了

    第一次来到这里,感谢Jason坚持到了最后

  9. 曙光再现
    2016 年 3 月 24 日 上午 9:44

    昨天在公众号的留言连同文章一起消失了,赶紧翻出来看看本体是否安好

  10. 2016 年 3 月 24 日 上午 10:05

    从可能吧没有被墙的时候,就一直在关注,直到现在。以后也会一直关注。。。

  11. Jk
    2016 年 3 月 24 日 上午 10:15

    最近VPN服务又在被大量封锁,哎,浪费我们多少时间翻墙啊,,,生产力估计又下降了吧

  12. newk
    2016 年 3 月 24 日 上午 10:38

    RSS订阅打不开, 是否会修复呢? 虽然RSS日趋没落, 但是我依然觉得这是主动获取讯息最好的手段

  13. mwh1987
    2016 年 3 月 24 日 下午 12:44

    大学毕业六年,纪念一下。

  14. kim
    2016 年 3 月 24 日 下午 1:15

    爱是一道墙 指引我们想要的未来。。。 唱起来

  15. Vic
    2016 年 3 月 24 日 下午 1:51

    因为这个国家有太多东西不能『公开讨论』,所以就有各种『不能解释』的原因。他们想要我们习惯这种『不能解释』,这样他们的位置才能坐得更稳。

  16. sling
    2016 年 3 月 24 日 下午 2:10

    三年又三年

  17. 2016 年 3 月 24 日 下午 2:56

    微信上已经不见了这篇文章。。

  18. Alvin
    2016 年 3 月 24 日 下午 3:08

    坚持用Nexus手机 就是一种坚守 未来是属于开放的 封闭锁国必然被扫进历史垃圾堆

  19. 2016 年 3 月 24 日 下午 3:48

    我也曾经热血,现在也沉默。

  20. 周瑜爱看小乔流水
    2016 年 3 月 24 日 下午 5:05

    提倡互联网思维是为了赚钱,GFW是为了维护极权统治和愚民教育。

  21. 2016 年 3 月 24 日 下午 5:59

    微信文章已经被删除,只能在网站上看了

  22. 2016 年 3 月 25 日 上午 12:59

    Google now card推送过来看的

  23. an2ni0
    2016 年 3 月 25 日 上午 3:23

    10年3月我在读大二,刚换了一台诺基亚s60智能机,成为第一批联通的3g用户,刚学会翻墙,自己搭GAE,在校园网里传播着各种抄来的和自己打包的翻墙工具,用gravity上Twitter,在4sq上抢着各种没人搭理的Mayor,刚开始享受互联网生活带来的新鲜的空气。一天坐在老图书馆的窗前,噩耗传来,Google宣布退出中国,可能吧第一时间发声,然后被墙,禅叔被请喝茶,我默默的刷了一晚上的推,直到看到禅叔平安归来的消息才安心睡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心里默默地下了决心,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出去报了英语班,暑假考过了雅思,寒假递交了申请,大三下学期收到offer,大四成功来到了英国。现在6年过去了,我在英国的学业也到了博士的第二年,期间可能吧沉默了一段时间,又重新复活,禅叔依旧活跃在Twitter上,而我已不再年轻。每每想起当初的那个决心,仍觉心潮澎湃,一转眼6年过去了,而我也走上了一条当初没有想见的道路,而一切的起因不过就是当年老图书馆窗前的那个下午,为眼前的黑暗现实而黯然神伤的那个中二少年…

  24. 瘦肉丝
    2016 年 3 月 25 日 上午 6:44

    在天安门这个政治符号前跑步,桌上放包子的书,这不是跪舔吗?

  25. gogogo
    2016 年 3 月 25 日 上午 6:48

    期待Google回来

  26. starlin
    2016 年 3 月 25 日 下午 1:09

    已习惯翻墙了

  27. 2016 年 4 月 4 日 上午 1:12

    值得欣慰的事情是可能吧还在,还在更新。

  28. 佛跳墙
    2016 年 4 月 10 日 下午 12:34

    有一些价值需要保持,有一些信念需要坚守,有一些良知需要传递,无论黑暗光明,崎岖平坦,多谢仍在坚守的你们!

  29. 2016 年 4 月 21 日 下午 7:59

    Blocking Google is shit.

    I am not 机器人。。

  30. kashu
    2016 年 4 月 22 日 上午 3:43

    现在在天朝生活的中国人,应该要懂得,学会跳墙是一项最基本的技能,这就像知道如何开机、关机一样。

  31. 小许
    2016 年 4 月 22 日 下午 4:13

    你好,请问网站是用什么框架搭建的呢?服务器是托管在哪里的呢?域名是在国外买的吗?想学习一下搭建个人网站。谢谢了

  32. grass
    2016 年 4 月 29 日 上午 10:33

    就我们学校的大学生来说,没人关注这些事情。曾经跟朋友讨论过现在大学生现状,结论是5四青年节已经是笑话,而大学生已经不是中国政府所防范的对象了。至今我周围的很多同学只知其”蛤”而不知其所以”蛤”,想想现如今的大学生也是挺可悲的。至于翻墙,很多学生连伸手党都懒得当了,倒退已经显现了。

    • bolus
      2016 年 5 月 9 日 下午 1:59

      蛤是什么?谷歌搜索天气的小青蛙。🐸

  33. MskAdr
    2016 年 6 月 12 日 下午 6:24

    难道你期待每个人都是2010年的拉里佩奇?

    做出决定的是谢尔盖·布林,并不是拉里佩奇。拉里佩奇只是当时改变了主意而已。谢尔盖布林打一开始就不愿意在中国提供服务,这和他的童年经历有关。

  34. xx
    2016 年 8 月 28 日 上午 11:43

    翻墙来到这里,很不错的文章,希望有一天能够自由的访问,让更多的人看到,互联网的风气太需要被净化了

  35. 2016 年 12 月 4 日 下午 12:50

    作为初中狗来说,九上的思品书什么的简直就是睁眼说瞎话。

  36. mengyong
    2017 年 3 月 14 日 上午 1:46

    马上,又要加一年了~墙外来看看你们,但是我却不敢多说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