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在继续

阅读时间 4 分钟,快速阅读仅需 2 分钟。

这是真的。因为发布声援Google的文章,可能吧于2010年3月23日下午1:42左右被中国屏蔽。“.kenengba.com”(不包括引号)成了敏感词。

现在,如果你身处中国大陆,在不用代理的情况下你将无法直接查看可能吧,而且一旦你尝试访问的外国网站URL包含了“.kenengba.com”,连接也会被重置(测试)。

我知道这一天一定会到来,我没有沮丧,能得到党的认可,我很高兴,感谢党,感谢国家。

晚上我去了Google北京总部献花,我觉得这种表态让我感到舒服,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现场还有很多人在为Google喝彩。

你还能怎样看可能吧?

虽然可能吧的IP被墙, “.kenengba.com”被列为敏感词,但你仍然可以关注可能吧。方法如下:

代理访问

在当前的中国互联网,你必须有自己的翻墙手段。

使用Google Reader或有道阅读器等订阅可能吧

请注意,Google Reader请使用https方式来连接。同时,请使用 http://feeds.kenengba.com/kenengbarsshttp://www.kenengba.com/feed 来订阅可能吧,优先推荐第一个,使用其它Feed地址订阅可能以后不能看到更新。

使用IPv6来访问

如果你所在的网络支持IPv6,请用记事本打开hosts文件,在底部添加 2001:470:1f04:8c1::2 www.kenengba.com ,对于windows用户来说,hosts文件位于 C:\windows\system32\drivers\etc  ,对于Linux和Mac用户,hosts文件位于 /etc/hosts

我们仍在更新

除了生老病死,除了天灾人祸,除了2012,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写博客。

虽然可能吧获得了党的最高荣誉,但我仍不满足,我会继续努力,继续写我认为需要写的文章,继续输出我认为正确的价值观,继续捍卫我认为合理的观点。

至于可能吧的内容会不会有变化,我个人认为变化不会太大,可能吧一直围绕互联网写博客,以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我们不仅仅关注互联网自由,应用、软件、网事……我们同样关心。被GFW屏蔽不会改变什么东西,我该写什么还会写什么。

谢谢你们

得知可能吧被墙后,Gtalk上有2个Google中国的员工对我表示感谢,我知道,他们对中国的媒体已经失望了,在这个时候,不管是谁,能说点人话,都能让当事人热泪盈眶。

好几个媒体朋友给我发短信,问我情绪是否稳定,并对我致敬。晚上在Google北京总部现场,大约聚集了50名推友,不少推友认出我来,对我表示慰问。我只不过是说出了其他人不能说的话而已。

在我的帐号已经被关小黑屋的新浪微博,我看到不少人在传播可能吧的文章,不少人在讨论可能吧是否被墙。一个朋友跟我说,她转发了几次可能吧的文章链接都被删了,就连说“要给禅叔送禅公饼干”都被删掉了

最后,我看到一些博客写了关于可能吧被屏蔽的文章,他们给可能吧送上了祝福。

以上提到的所有人,我想对你们说一声感谢,你们让我感到温暖,消除了我的寂寞感。还有Twitter上的人,每一条回复、每一条RT对我来说都是一次感动。感谢支持我、支持可能吧的朋友,你们让我有了满足感,有了信心,有了更多的力量。

Google北京总部非法献花小记

3月23日,从现在来看,应该称之为昨天。我下午5点左右到了Google北京总部,看到在Google的Logo前聚集了20多人,他们大多数是活跃的互联网使用者,他们有的给Google献花,有的献杯具,有的献餐具,有的献上酱油。

晚上8点左右,网友陆续到Google总部门前非法献花,还有人带来了蜡烛,估计高峰时期有50人在场。

我和另外5名Twitter用户一起买了一束鲜花,写上我们的ID,在Google的Logo摆了下来。在我们的鲜花旁边,有人写了一张纸条: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 还有人用英文写道:In Google We Trust

和我们一起为Google祈祷的还有一批保安、国保、国安。后来,人民警察也来了,警察将我们的鲜花收走,并驱赶我们离开。我们问以什么理由驱赶,警察含糊其辞,我们知道,他们也只是混饭吃的而已。

这一晚对我来说意义非凡,除了看到很多网友支持我之外,我还亲眼看到人民警察侮辱了流氓这个词。

这里有一段现场的录音,非常精彩。

还是那句话,我只是热爱自由。

945 条评论

sinopitt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