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中国 的文章

微博之战


2010 年 4 月 11 日 – 下午 7:38

现在,大小网站都推出了二级域名以“t”开头的微博服务,忽如一夜春风来,饭否被死亡后,微博客在中国大量地出现,和当年博客在中国开始流行的情形几乎一样。

去年我预测过,微博会成为门户网站的标配,不管用户的数量是多还是少,没有微博就不好意思说自己是门户,就好像没有博客服务一样。

虽然很多新出的微博都认为自己在功能上有创新,认为能把用户留住。但是,只要用户的关系没有完全迁移,用户是不可能留在某个新推出的微博的。所以,新推出的微博如果还是以“微博”为主推重点,必定会失败。

我们还在继续


2010 年 3 月 24 日 – 上午 2:44

这是真的。因为发布声援Google的文章,可能吧于2010年3月23日下午1:42左右被中国屏蔽。“.kenengba.com”(不包括引号)成了敏感词。

现在,如果你身处中国大陆,在不用代理的情况下你将无法直接查看可能吧,而且一旦你尝试访问的外国网站URL包含了“.kenengba.com”,连接也会被重置(测试)。

我知道这一天一定会到来,我没有沮丧,能得到党的认可,我很高兴,感谢党,感谢国家。

晚上我去了Google北京总部献花,我觉得这种表态让我感到舒服,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现场还有很多人在为Google喝彩。

Google退出中国成定局,抹黑行动开始


2010 年 3 月 23 日 – 上午 10:47

感谢国家感谢党。

可能吧永远没有新闻通稿,没有红头文件下达,我们力撑Google

北京时间3月23日凌晨,Google在其官方博客宣布google.cn的搜索服务将跳转到google.com.hk,其它google.cn的服务暂时保留。也就是说,现在在google.cn上,你将能享受无审查的搜索。噢不,现在在google.cn上搜索中国政府认为的敏感词,google.cn马上就会与你断开连接。

不要相信五毛党的论调与新闻办下发的通稿,Google的退出对于中国互联网来说,是一种倒退,这种倒退不会立竿见影,慢慢地,那些审查机器会为以往的行为付出沉重的代价。

审查机器


2010 年 3 月 14 日 – 下午 4:45

在开始更多的讨论之前,请容许我先感谢党,感谢国家,感谢父母,是他们让我有写博客的机会。

或许我们仅仅知道3月12日是植树节,而事实上这一天还是“世界反互联网审查日”。无国界记者当天发布了一份关于全球互联网审查的报告,指责中国等国家变本加厉限制互联网言论自由,并将它们称为“互联网公敌”。

国务院新闻办随后发表《2009年美国的人权纪录》,指出美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似乎在暗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美国人民一把。

这两份报告的相关性在于,它们都与中国的审查机器有关。

饭否被死亡


2010 年 3 月 5 日 – 下午 7:49

自从去年7月8日被有关部门关闭后,饭否一直没有任何动静,虽然饭否团队坚持认为饭否还有恢复的机会,但从今年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一系列措施来看,这有点痴人说梦。3月1日,饭否在其团队博客fanfoublog.com为所有前饭否用户提供数据下载,从侧面来看,饭否团队已经放弃了争取归来的机会,或者说,不是他们不想争取,而是无论他们怎样做,都不可能有一个上百人的审查团队。

饭否从被关闭直到提供数据下载,一共经历了236天。饭否目前已经是间接被死亡。

小技巧:不翻墙上Youtube的方法


2010 年 2 月 5 日 – 上午 2:21

中国互联网是开放自由的,但Youtube上有太多伤害未成年人的视频了,于是我国依法将其屏蔽。

在写这篇文章时我很矛盾,到底要不要将方法从小圈子里公开到较大的圈子里,因为这样做可能会加速解决方案被相关部门取缔。但后来我想,即使只是在小圈子传播,相关部门也必须为了年终奖金做点什么,不然真的对不起5毛钱的工资。

所以,与其在小圈子里传播,倒不如让所有人都用上,起码能用上好一段时间。这篇文章分别介绍3个不翻墙上Youtube的方法,从简单到复杂。

中文Twitter用户群抽样调查


2010 年 1 月 27 日 – 下午 11:32

Twitter的价值只有在使用后才知道。今天下午我在Twitter上做了个抽样调查,邀请了1000多名推友参与了包括“性别、年龄、职业、学历、所在地”的调查。在去除了一些明显重复和捣乱的调查结果后,得到了以下较有参考价值的数据。

需要注意的是,这些数据来源于2010年1月27日下午,可能并不具有普遍代表性,仅仅作为参考。下面我们来看看到底是哪些人在翻山越岭用Twitter,他们为什么用Twitter。

因为在中国,所以有话题


2010 年 1 月 21 日 – 上午 12:24

今天可能吧获得了搜狐颁发的“IT新闻奖-2009年度优秀独立博客”,和可能吧一同获奖的独立博客还有善用佳软爱范儿

我在获奖感言里除了感谢搜狐之外,还感谢了政府,感谢它多年来一直为我们提供可以讨论的,甚至可以当茶余饭后笑料的话题。《新世纪》周刊主编王烁说可能吧被演变了,从一个本来只关注IT技术的博客,变成了IT评论博客。

可能吧的演变确实包含了一些“被”的因素,常年在河边,哪能不湿脚。有时你不关心政治,政治却来找你。

奖杯炫耀图:

借这篇不太正式的文章,我想谈谈可能吧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一位Google员工及韩寒对Google退出中国的看法


2010 年 1 月 15 日 – 下午 7:10

本来我还预备着其它的稿件,但最近没有心情发布其它消息。我们还是继续关注Google退出中国的事情吧。

MMdays可能吧有合作协议,可能吧会不定期和MMdays交换稿件。有一位不具名的Google员工给MMdays投递了一篇文章,讲述自己对Google退出中国的看法,并阐述了Google的价值观。

土豆网不久前采访了韩寒关于Google退出中国的看法,韩寒的回答非常精彩,唯一的问题是,这个视频已经被删除。

这篇文章主要由这两部分组成。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为Google喝彩


2010 年 1 月 13 日 – 下午 12:19

昨天,Google中国没有说任何理由,终止了和文著协关于Google图书搜索是否侵权的讨论。我想,这一定意味着有什么事情发生,因为Google的企业文化里没有不负责任的态度。

今天8点多,我从被窝里跳出来,看到Google在官方博客说极有可能撤出中国–他们将与中国政府探讨建立没有审核机制的G.cn–如果不能建立,那就撤出中国。

下图是分别用Google.com和Google.cn搜索某个关键词时不同的结果对比。

分页: << 1 2 3 4 5 6 7 8 ... 18 19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