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中国 的文章

为什么百度正在掉队?


2016 年 3 月 30 日 – 下午 8:57

这是一篇关于 BAT 的文章。BAT 不是蝙蝠,也不是蝙蝠侠,更不会大战超人。它们是百度、阿里巴巴、腾讯。所谓掉队,指的是百度与阿里、腾讯的距离越来越远。

两周前写了《我为什么坚定不移抵制百度》后,微信后台有人留言说,「理想主义和情怀都是拿来做表面工程的,商业里没有对错,只有利益」。对于这样的想法,我可以这样回答,「没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肯定能赚到钱,比如你看很多用地沟油的餐厅是挣钱的。但有了理想和情怀,企业才能走得更远,成为一个受人敬仰的 IP。」

不过,就像两个审美不一致的人互相评价一个设计图一样,两个价值观不一致的人,是不能互相说服的。

那么,今天我就不谈道德,尝试用「入口」理论来横向对比分析,为什么百度,作为 BAT 成员中的一员,正在掉队并将可能在未来几年跌出国内互联网第一阵营。

1

 

写在 Google 退出中国 6 周年


2016 年 3 月 23 日 – 下午 9:39

2011年起,每年的3月23日,我的日历都会弹出一个提醒,告诉我,「又一年了」。2010年3月23日,Google 宣布退出中国,理由是不再接受不透明的网络审查,导火线是 Google 发现有来自中国政府支持的针对 Gmail 的暴力攻击,试图破解 Gmail 的安全系统获得某些用户的邮件来往记录。

1

 

为什么我坚定不移地抵制百度?


2016 年 3 月 18 日 – 下午 2:07

我有不少在百度工作的朋友,但这篇文章我依然要写,商业社会让我变得圆滑,但并没有让我失去最基本的价值审度和对错判断。

可以说,百度的各种令人不齿行为,其实是中国社会各种问题的缩影,抵制百度,很多时候并不是讨厌百度的产品,实际上百度有不少做得不错的产品,尤其是当这些产品还是1.0版本时。

有时候,我们抵制百度是因为它的价值观和无下限商业行为,另一些时候,抵制百度可能只是因为它正好当了替死鬼 — 真正要抵制的,是它作为缩影的投射本体,你知道,我是在说中国政府。

1

 

最怕,是没有规则


2016 年 2 月 29 日 – 下午 8:19

数学的世界里,充满了规则和推理。现实世界里,买东西要给钱,过马路要等绿灯,也充满了规则。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按规则出牌。

最近任志强因为批评「媒体姓党」而被删掉新浪和腾讯微博,随后被一大波姓党的媒体批判,气势之大,50年来,难得一见。

今天我不是要为这位网红说话,他肯定不缺一个为他说话的人,但在一个生而平等的世界里,我们理应捍卫每个人说话的权利。1

我今天,为自己说话。

踹车轮


2016 年 2 月 18 日 – 上午 3:16

勿以力小而不为。这句话看似简单,道理谁都懂,但往往我们相信这句话并打算付诸实践时,总会有人给我们泼冷水,或者,自己给自己泼冷水。

a

最危险的互联网漏洞正在逼近


2015 年 3 月 25 日 – 下午 11:16

DNS 劫持+权威机构颁发的伪造证书,可以毁掉整个互联网,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正在发生。

对自己最大的伤害,往往来自最信任的人。比如你女朋友欺骗你的感情,和别人上床,回来你发现她衣服湿了,她还告诉你是你梦游时把她弄湿的,你绝对信任她,以为自己在梦中真的那么厉害。

这个事例映射到互联网,就是你以为你访问的那个加密的网站是绝对安全的,其实你被欺骗了,你账户里的钱,你邮件里和合作伙伴谈论的商业机密,都被窃听了。

这样的事似乎离我们很遥远,其实不然,最近的发生的一次互联网事件,暗示了互联网最危险的漏洞,你的隐私,可能被他人看得一清二楚。

 

如果微信是新浪的


2013 年 6 月 2 日 – 上午 10:32

这篇文章实际上去年12月31日就寸到可能吧的草稿箱了,考虑到工作的原因,文章发到了极客公园,但作为自己今年写的数篇文章之一,发到可能吧或许更有意义。这不是一篇时效性的文章,应该还可以一读。

毫无疑问,这是一篇标题党文章。

等等,你真的没想过如果微信是新浪的,微信会是怎样的形态么?抛出这个问题,是因为近期看到有些媒体同行在讨论微信公众平台的价值,有些人从看好变成不看好有些人认为不用则必死。这时,互联网分析师应该站出来说,“不能用老的方式在微信上做尝试,要用针对微信的方式,你们之前肯定都做错了”。嗯,互联网分析师肯定是对的,至于你问他们应该用什么方式,他们肯定会说,不同的帐号要用不同的方式,不能一概而论。其实,方法很简单,让新浪接手微信就行了。

1

新浪微博给我印象最深刻的10件事


2011 年 9 月 12 日 – 上午 5:35

可能吧目前依然IP被封锁,域名依然是敏感词,DNS依然被污染,文章的插图都存储在Flickr,也有可能无法正常显示。

毫无疑问,新浪微博是目前被谈论最多的中国互联网应用。只要你使用中国互联网,你几乎无法完全避免与新浪微博直接或间接的接触。

我是新浪微博首批内测用户,同时也是首批被禁言的用户之一。虽然我并不主动在新浪微博上发言,但作为一个互联网从业者,我必须使用这个产品,虽然我并不喜欢它,也不认同其负责人的价值观。

这篇文章并不是要指责新浪在配合政府的审查工作,实际上我们都明白中国互联网从业者的悲哀。

我想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谈谈新浪微博给我印象最深刻的10件事,有些是正面的,有些是负面的。

 

为什么我们怀念VeryCD


2011 年 1 月 25 日 – 上午 12:03

周六夜里,VeryCD移除了盗版内容较多的电影、剧集和音乐三个频道的ed2k资源链接。周日上午我跟VeryCD的创始人Dash通了电话,问了一些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有一些我写了,有一些没写。之后的喧嚣都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很多网友一直在怀念VeryCD,到现在也是一样。

尽管VeryCD是盗版集散地,尽管它“盗用”了emule的名号,落得个“吸血”的名声,尽管它也开始卖网页游戏,它的电驴客户端也会阉割越来越多的功能,尽管我们对VeryCD的抱怨从没停息,但是现在,我们依然在怀念它。尽管VeryCD没有关站,也说自己不会转型SNS,但是现在,我们依然在怀念它。

VeryCD是一个值得我们怀念的网站。现在,我就从自己的理解,试着去说一说,为什么我们会怀念这个网站

2011-1-24 23-57-09

我们要拯救每一个人吗?


2010 年 12 月 12 日 – 下午 4:22

发出这篇不符合可能吧排版规则的文章,也是为了回应上一篇不符合可能吧排版规则的文章

我自己都是从可能吧的RSS上看到这件事的,最近确实没怎么上Twitter。

首先我必须对Jason表示我的钦佩,我必须在你面前承认我自己的软弱,我自认如果遭遇类似的局面,我不可能像你一样勇敢。

看到Jason的艰难的决定,作为一个伪宅,我首先想起的是一个动漫人物。

http://farmsrc=

分页: << 1 2 3 4 5 6 7 8 ... 18 19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