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怕,是没有规则

数学的世界里,充满了规则和推理。现实世界里,买东西要给钱,过马路要等绿灯,也充满了规则。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按规则出牌。

最近任志强因为批评「媒体姓党」而被删掉新浪和腾讯微博,随后被一大波姓党的媒体批判,气势之大,50年来,难得一见。

今天我不是要为这位网红说话,他肯定不缺一个为他说话的人,但在一个生而平等的世界里,我们理应捍卫每个人说话的权利。1

我今天,为自己说话。

小李的故事

小李不是一个演员,没拿过奥斯卡,他是一个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小江不是新闻工作者,他是小学三年级的学生。

有一天,小江把正在走路上学的小李拦住,揍了一顿,小李哭着问:

「你为什么揍我?」

「因为你瞅我了!」

第二天,小李远远看到小江,就把头低下,一直避免眼神接触,但小江还是把小李拦住,又揍了一顿,小李哭着问:

「你为什么又揍我?」

「因为你穿了蓝色的裤子!」

第三天,小李穿了一条红色裤子,一路戴着墨镜上学,小江走了过来,又把小李打了一顿。

「你为什么还是揍我?」

「我讨厌穿红色裤子的人!」

小李想,我让我爸开车送我到学校,应该就不怕被揍了吧?小李爸爸开着车送小李上学,谁知途中遇到碰瓷,一看原来是小江,小江不仅讹了500元,还把小李和小李父亲也揍了一顿。

「你为什么揍我们?」

「我讨厌有雨刷的车!」

小李终于受不了每天被小江欺负,让父亲给他转学,搬到了另外一个镇上。而小江,把揍人的目标换成了小董,董先生不是公务员,是一名小学三年级的学生。

小丑的故事

诺兰的《蝙蝠侠:黑暗骑士》是一部好电影,里面有几句台词我印象特别深刻,大致是这样的。

蝙蝠侠在打击罪恶时,总能摸清坏人的思路和目的,对手可能是为了钱、为了做实验、为了报仇等,依据这些目的,他总能顺藤摸瓜找到敌人的藏身处,一举消灭(逮捕到警察局)。而当他遇到小丑时,他发现他根本摸不清小丑的套路,小丑出牌从来没有规则 — 也没有目的 — 如果有,那就是没有目的地制造混乱。

how-would-nightmare-on-elm-street-s-freddy-krueger-fare-in-the-mind-of-the-joker-581137

小丑和蝙蝠侠,可以说是硬币的两面,一正一邪、一个行事有规则,另一个,则毫无底线。

所以蝙蝠侠系列电影和漫画里,小丑一直是蝙蝠侠最难对付的敌人,即便到了年迈的时候,小丑依然从疯人院走出来,肆意破坏,制造混乱。

博客的故事

2006 年,我开始在 blogspot 上博客,我很担心有一天它无法正常访问。后来,这一天来了。

2007 年,我买了一个空间、注册了 kenengba.com ,开始写独立博客。写了几个月后,我收到了第一次删帖通知,我删了。因为不删,我的网站可能被拔线。

2007 年下半年的某一天,网站服务商将我的博客停掉,说因为我的某些内容,整台服务器被搬走了。幸好,我每天都有备份数据。

2008 年 7 月,我接到电话问我是不是「可能吧」站长,我心里窃喜,以为有人要投广告。谁知,对方是管理部门,要求我删帖。我也删了。

2009 年年初,我正在北京的一个酒店和一个女孩睡着,还没睡醒就被电话吵醒,依然是 2008 年 7 月那个电话,还是那个人的声音 — 他 — 显然没换工作,他催我快点操作,因为他领导很着急,我眯了两眼后,也按命令删了。

2009 年年底,「可能吧」服务器在北京,服务器管理员 P 同学给我发来邮件,让我删 9 篇文章,我不想删,我将服务器搬到了美国。

2010 年 3 月 23 日,「可能吧」无法在国内访问,直到现在。

有人我问怕不怕,我怕。我怕的不是我自己在说话过程中受伤,而是我爱的人被误伤。所以第一次删帖后,我将那些我认为可能比较敏感的词语,在中间插入了特殊字符,以为可以躲过追踪;第二次删帖后,我开始掂量我准备写的话题,是不是真的要写;第三次删帖后,我根本无法摸清帖子被删除的理由;第四次删帖后,我对规则依然一无所知。

所以,后来「可能吧」像小李那样,搬离了那个小镇

苹果与 Google 的故事

两周前,苹果 CEO Tim Cook 公开发表言论,拒绝为 FBI 开发能方便 FBI 解锁 iPhone 的工具,具体是可以让其无限次无延迟暴力破解密码。FBI 的理由是,这对反恐有好处,如果不能解开那些恐怖分子的 iPhone,可能美国将面临更多恐怖袭击。而苹果的理由是,用户的隐私应该被保护,强迫公司破解用户手机会侵犯用户隐私。Tim Cook 的言论发表后,硅谷的 CEO 们纷纷战队表示支持。

这时肯定会有人挖出两条新闻出来质疑美国互联网公司的双重标准。

  1. Telegram、Twitter 等公司删掉了恐怖组织 ISIS 的相关帐号。
  2. 苹果、Google 等公司每年都会按照各国政府的要求,删除相应的信息,或将某些用户信息递交给政府调查部门。

第一件事中,实际上 Telegram 删掉的是那些在网上公开的宣传恐怖主义的 Channel,而那些使用 Telegram 私聊的恐怖分子的帐号并没有被删除。Twitter 也是如此,被删掉的是那些公开的恐怖分子账户。因为:

  1. 美国的法律禁止恐怖主义
  2. 科技公司按照用户协议,保护用户隐私

第二件事。实际上,Google、苹果、微软、Facebook 等公司每年都会发布「透明度报告」,公布各国政府要求删除的条目数量、获取的用户信息数量等。

屏幕快照 2016-02-29 上午3.05.58


各国的法律不尽相同,所以有些内容在国家 A 被删除,可能在国家 B 还存在。这就是规则。

有人可能会问,他们这不是给政府提供用户的隐私么?哪里有底线,哪里有规则可言?

依「法」提供特定信息和依据「有关部门」要求提供特定信息,是两码事。依「法」提供特定信息并不代表敞开大门让政府随意获取信息,而是按规则披露,这些规则,在用户首次使用产品时,也给用户做了展示。

规则的存在,还让互联网公司有权不为政府提供便利,就像苹果那样。因为这样的便利一旦存在,它将不仅仅被用于反恐,另一方面,用户隐私是互联网公司的生存根本。但不提供便利不代表不依法提供特定信息,这依然是两码事。

你我身边的故事

说到底,这个世界需要规则。如果你定义了一个规则,让每个人都可以说话,那就不要剥夺他人说话的权利。

如果没有规则,或定了规则却凌驾在规则之上,甚至,为了自己的欲望,随意修改规则并且同时当球员和裁判员,世界将没有秩序可言,那时,人人自危,仿佛历史倒退半个世纪。

如果没有规则,我们看到的世界将是:

那些不听话的大 V 肯定被整,可能被关小黑屋一星期,可能被朝阳群众举报嫖娼并在电视上道歉,甚至,被关掉微博并让所有同姓的媒体一起批判。

如果没有规则,即使你派上千兵万马,也只是制造一时间的磅礴气势;如果没有规则,即使你每天在每台电视上投放半小时的蓝色背景广告,也不能让这个世界充满和谐;如果没有规则,朝阳群众,将不仅仅出现在北京。

201602282883_293

世界需要清晰的规则,这是你我,能安全生活在一个地方的根本。

11 条评论

  1. Phil
    2016 年 2 月 29 日 下午 8:25

    可能吧居然又更新了… 而且我还抢到了沙发…

  2. ss
    2016 年 2 月 29 日 下午 8:49

    网易新闻下的评论,也对舆论做了过滤。
    只显示了好支威希的内容。
    甚至还有枪毙任志强的言论。

    这种一面倒的舆论造势,
    让人感到绝望。

  3. Velan
    2016 年 2 月 29 日 下午 10:17

    果然原文有更多内容。
    在那片土地上,网站被墙是一种荣誉。

  4. 无名之辈
    2016 年 3 月 1 日 上午 5:37

    每个人从出生到死亡一切都是被规则限制的,个体已经失去了重新建立规则的能力。信息爆炸的今天就真的比过去自由吗?

    • Aaron
      2016 年 3 月 7 日 上午 12:48

      不太明白信息爆炸和社会规则有什么关系,泛泛地论“自由”的话,我的切身体会告诉我,信息爆炸的今天确实比过去更自由。我就是通过链接和搜索,以及大量时间的阅读,才搞清了美欧左右翼理念、制度主义等许多经济学派,最后形成了自己的理念。如果没有这些,我只能陷在阴谋论式的解读、“我曾在某国待过x年”式的伪社会学家(那我要是在中国首都呆了N年,我难道就对中南海门儿清?)的垃圾信息海里,离自由就又远了一步。

      人无法直接观察世界,而只能通过观念来观察世界(比如,小张打碎一瓶醋,如果缺乏关于房间整洁、财产损失、玻璃碴伤手、家人责骂等许多观念,我们就只能知道“一个人碰一个亮晶晶的物,物不见了,地上多了许多亮片,有黑色液体,接下来会怎样,完全想不出”,如果连“人”、“物体”等观念都没有,我们所知又会变成什么)。有些人对知识和思考没兴趣,无论信息是否爆炸,他们都永远无法形成一套完整、自洽、有广度的观念,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信息爆炸会让他们更迷茫。

      重新建立规则,完全可以啊,只是赵国人不行罢了。美国人选奥巴马,就重新建立了全民医保的规则,如果不喜欢,回头选个川普,又可以改掉。你或许想说“富人恒富所以规则没变”,那我想说:北欧高额的所得税和遗产税也是从无到有的,这近乎颠覆了财富的恒久持有和继承的规则,没彻底颠覆可能是因为多数人并不想要那样——共产主义国家不是实现过这样的彻底颠覆吗,殷鉴不远,大家不乐意再当小白鼠也是人之常情。

      还可以再举个栗子,说美国五六十年代还有黑人白人的种族隔离政策呢,这是多大的规则变化?

      总之,规则一直在变,每次都是在多数或最大一群选民支持之下的变化。选民总是一个个个体组成的,这些个体加入或退出某个政治群体是自由的,其中大多数个体甚至只是投个票,根本就没参加什么政治组织,只能视其为个体,而不能说什么他们是一个集体、因而规则改变都是集体做成的。

      除非你要的是你一人一言九鼎,否则还是不要说什么“个体已经失去了重新建立规则的能力”比较合适——当然咯,赵国例外

  5. Gavin
    2016 年 3 月 1 日 上午 10:30

    特意翻出来看

  6. 2016 年 3 月 1 日 下午 10:44

    依「法」提供特定信息和依据「有关部门」要求提供特定信息,是两码事。依「法」提供特定信息并不代表敞开大门让政府随意获取信息,而是按规则披露,这些规则,在用户首次使用产品时,也给用户做了展示。

  7. qianpx.lee
    2016 年 3 月 2 日 上午 10:47

    发现kenengba的主机IP没有屏蔽,只是被dns污染了

  8. Paul
    2016 年 3 月 6 日 上午 1:17

    博主无恙就好 幸好我没有取消订阅 不然就看不到博主喘气了

  9. uing
    2016 年 3 月 12 日 下午 7:31

    今天的中国,本质上还是帝制时代,或者说,中国从来都是帝制时代。一国的意志,为一人的意志所主导。君贤则国幸,君愚则国哀。

    四年来第一次上可能吧,熟悉的伍博主还在更新,真好。

  10. Neo
    2016 年 4 月 1 日 上午 11:14

    说个笑话:新闻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