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风波”问卷调查报告(下):网上问卷调查部分

阅读时间 9 分钟,快速阅读仅需 3 分钟。

真是抱歉,让大家久等了。宿舍的宽带包月前几天到期,再加上要把各种期末作业赶交给老师,忙得我晕头转向,终于在今天找到空闲时间能够把早就写好的网上调查报告发上来。

我总算是在写网上部分的时候找回了一点自信。尽管怀抱着信念要展示大学生和网友的不同,但样本毕竟是太少了,怎么看都无法完全说明我的观点。不过,我可以保证至少这些同学的抽样过程是按照了最省力也最公平的一种方式:按照学号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给大家献上第二部分,希望大家能公正的给予评价。可以同时回顾第一部分

各位可以点击这里获取PPT格式的调查报告.

网上问卷调查部分

调查对象:经过twitter和校内链接点击进入Google Docs回答问卷的人士。
在设置问卷的时候,并不能事先获知有关调查对象的任何信息。因此调查设置了有关对象基本信息的环节以便统计。详情请看以下数据所示。

你是自己回答这份问卷, 还是帮家人作答?

我们在设计时为了方便收取尽量广泛的来源,设定了可以帮助家人或朋友作答。但是实际上回答本问卷的朋友全都是自己作答,因此这些数据代表的就是这些在网上看到本问卷的人士。

你的职业是?

你的年龄段?

职业中有42%是大学生,占到将近一半。其他也有一部分不同级别的公司员工。年龄段上则以19-23岁之间为最高,24-32岁之间的紧随其后,两者相加占了总调查者人数的83%。

问卷回收情况:

  网上调查
投放的问卷
回收的问卷 121
有效的问卷 121
有效率% 100

对网上调查数据的分析

1. 你听说了"谷歌中国"网站被谴责和处罚的事情吗?

对于网上调查来说这个问题似乎有点多余。总之,只有1位网友表示一开始没有听说此事。
我在几天前的一篇论文中曾经提到这样的担忧:大家过于接受分众化的媒介,可能除了自己小圈子之外的消息都接收不到。从这个调查结果来看,重大新闻还是有把握传达到大部分网民的。

2.如果你听说过, 你最早是 听谁说的?

我们重点来看网络之外的几条渠道。
16个人最早通过twitter知道,6个人通过看电视(谁说大家都不看CCAV的?),还有6个人通过朋友转告。
其实twitter也应该算是广义的朋友转告,只不过因为太过特殊所以单列出来。这让我回想起施拉姆《传播学概论》里的例子:肯尼迪遇刺的消息,50%的美国人不是通过大众传媒,而是通过亲戚朋友转告知道的。

3.你知道"谷歌中国"网站的网址是什么吗?


这道题就不用多解释了,主要是和班级调查的数据对比之用。

4.你知道/你认为"谷歌中国"网站最主要因为什么被谴责吗?


相信大家做出这样的选择不会是因为不知道答案,这可能是大家心目中所认为的“真正的正确答案”。

5.你平时花在互联网上的时间有多少?


这道题也反映了被调查者是互联网的重度使用者。根据“网瘾”的定义,大家差不多都是“精神疾病患者”。

6.你正在使用互联网的什么功能?常用的功能有哪些?

搜索引擎、电子邮件、网络新闻和博客、论坛并驾齐驱。交友网站很少倒是让我有点意外,大家都不去校内、海内或是开心网吗?

7.你知道下列搜索引擎吗? 常用的有哪些?


百度和谷歌遥遥领先于其他搜索引擎。使用必应和搜狗的被调查者也不算少,相比之下班级问卷中知道必应这个引擎的都寥寥无几。接下来基本平级的是狗狗和雅虎。相比班级问卷来说,体现出更加多元化的趋势,但总的来说还是集中在两大引擎上。

8.如果你使用谷歌,你最常用的谷歌功能是什么?


这里跟班级数据对比最明显的当然要数Gmail了。参与调查的大家最常用的功能榜单上Gmail仅次于网页搜索Google Reader+资讯,位列第三。
在这里还有朋友提到Picasa网上相册和Calendar。前者是除了限制空间之外无可挑剔的相册,后者则是不错的GTD辅助用具。关于“其他”选项中大家提到的谷歌服务,请看下表。

“其他”选项(前面的数字是提到的次数)

  • 6: Calendar
  • 5: Docs, Picasa
  • 4: Groups, Sites, Talk
  • 2: Blogger, Bookmark, Notebook, YouTube
  • 1: Alerts, Analytics, Apps, Books, Chrome, Code, Friend Connect. iGoogle, Scholar, SketchUp, 谷歌拼音输入法

9.你支持国家这次对谷歌的 处罚决定吗?


设立这个选项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同班级问卷的数据进行对比。如果这里出现了支持者很多的情况,我倒要小吃一惊(当然我不能事先猜测结果的)。

10.你以后还会继续使用谷歌吗?


一大半的被调查者选择了“谷歌是受害者”的选项。这可能是因为他们看到了网上的分析,也有可能是因为他们平时使用谷歌的直觉所致——不过本次调查并没有为深入的原因设置选项。

11.你觉得有必要监管 互联网上的信息吗?

一目了然,不言而喻。
赞成完全放任的并不占多数。看来网上调查参与者们共识的认为还是应该监管明显的色情信息和种族歧视信息。但是,如何界定什么信息应该监管依然是一个大问题。

12.你觉得下列新闻来源的 可信度如何?


选择twitter,国外媒体,国外新闻网站和南方都市报为最可信媒体的人明显很多。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新华社等所谓“喉舌”一点儿也不可信,还是有人选的。得票最低的是众望所归的中央电视台
我个人认为在中央媒体中比较值得信赖的是中国之声:天价烟事件、“占领天涯”事件、“替谁说话”事件和央视大火都是电台最先报道的,这个你不得不承认;但这只是我个人的主张,实际上它的得票是倒数第三位

网上调查数据分析结论

  • 网上调查可以预料的是样本数量会增多,但是没想到的是会有这么多人参与本次调查。大家都在网上相对呆的时间长一点,也相对比两个班级数据更多元的获取信息,看问题的角度也更广泛。
  • 网上调查的结果是各位应该可以预料到的:对谷歌表示支持,对政府的决策表示反对和谴责。不过我做这份调查的最终目的还是想把网上的意见同学生们的看法做一个对比。尽管学校里收集的样本实在太少,但我觉得这个对比现在已经是清晰可见
  • 参与本次网上调查的各位朋友用数据证明了自己具备担当意见领袖的潜质。只要大家用自己听到和看到的东西去影响身边的人,那么事情就会有改变。但是,不能乐观的认为我们身边的人没有改变的必要。该做的事情,我们还是要去做的

被调查者说的话

  • 天佑中华!
  • 醉翁之意不在酒!
  • 我会继续用Google。
  • 支持Google,反对钳制。
  • 我的生活完全离不开Google。
  • Google很冤啊!完全就是绿坝的问题!
  • 鄙视现在的中国互联网,完全一个自闭的局域网!
  • 答得挺累的,不过我答得很认真,所以方便的话能否寄送调查结果?
  • 支持Google。虽然我只用Google.com。强烈鄙视一切别有用心欺骗大众的机构和媒体。
  • 谷歌(中文)的图片搜索学习百度盗用内容,罪有应得。应该改回和英文Google一样的方式。
  • 国家这次行文纯乱来,无理取闹。作为twitter用户和Google用户两次被鄙视,我觉得我可以不在这个国家呆了。
  • 这个调查问卷的选项设置本身有一些不太科学的地方。作为一名资深网民,互联网从业者,我100%支持谷歌中国。国家喉舌媒体的话,如果你还信,那证明你足够白痴。
  • 翻墙上Google很麻烦,Google似乎关闭了所有的中文词组联想。又那么几天,我在想,如果我注册一个twitter账号,到李开复的twitter上面去说,赶快去交保护费吧,不然晚了就损失大了!结果还是忍住了,不好预料后果啊!
  • 开始他们封杀维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用不着维基;后来他们封杀YouTube,我也没有说话,因为我不看YouTube;再后来他们封掉Google,我还是没有说话,因为我还可以用百度;后来他们终于封掉了个人博客,我想说话,可是我再也说不了话了。
  • 我们是匿名网民。我们是全球网民的总和。我们行为一体。我们是主宰网络。我们不可计数。我们每个成员的倒下都意味着十名新成员的加入。我们无处不在。我们无所不能。我们不可阻挡。我们没有弱点。我们利用一切弱点。我们是隐藏在每一张面具之下的人性。我们是人性的镜子。我们生而平等。我们天然自由。我们是军团。我们不饶恕。我们不忘记。

网上问卷调查部分·结束

本文稿首发于可能吧(kenengba.com)
防止您看到被篡改的副本,请到上述网站寻找指向本文稿的链接。
文中的任何言论不构成行动建议,仅属个人意见,不确保其观点正确。
对上述言论可能引起的任何推断言论及行动,作者不负责任
作者承诺文中引用的数据和事例真实有效,并有来源备份可查
LonelyJames 2009.06.26

感谢的分割线

本次调查的完成,需要感谢受众研究课的刘荣老师,她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态度教会了我们如何使用SPSS,尽管本次调查的大部分数据还是在Excel里统计的;
本次调查也需要特别感谢填写问卷的两个班的同学们,还有100多位网友。没有你们,我便不能得出半句话的结论。是你们为数据作了最有力的支撑。
本次调查还需要感谢提出批评建议的M同学、L同学和各位网友。尽管排序题给大家带来了不小障碍,还是愿意配合并且明白的告诉我“我填得不爽”,下次(如果有下次的话)一定会好好改进的。
最后,和我能得到的任何成果一样,本次调查献给亲爱的N同学(尽管你可能还不知道有这件事)。

95 条评论

  1. 做调查的基础是广泛了解调查题目的相关内容、以客观的角度设定问题。感觉如果仅仅是为了证明自己观点而做的调查报告稍微缺少一些令人信服的客观性。

    以上

    • 完全赞同。
      当看到笔者在开头就说“怀抱着信念要展示大学生和网友的不同,但样本毕竟是太少了,怎么看都无法完全说明我的观点”,我的心就一沉。
      站在中立的角度,设计问卷,再以客观事实的结果来推论结论才是调查的基本,不应该自己先有一个主观是非预想的判断,在以问卷结果证明自己的预想。
      如果笔者只是想以此次调查来论个是非的话,那么只比人民网那个NB调查好一点点罢了。
      对于笔者辛苦设计问卷,并花时间发放,收集,以及分析报告,我表示赞赏。
      但就这一次分析(上下)来说,我觉得缺乏影响力和说服力。

      • 完全赞同。因为是描述性研究,单独的题目看起来没问题,但是作为为整体的问卷结构上是有一定的暗示性的,实际上透露了研究者的价值判断。

        不知道作者的分析是否是提交给老师的作业?如果是,这个分析大约只有50%是对数据的描述,剩下的一些则是主观的推测了。到不是说不能进行推测,但是显然这里的推测不是统计推测。

        同样,看到作者“怀抱着信念要展示大学生和网友的不同,但样本毕竟是太少了,怎么看都无法完全说明我的观点”。并结合问卷设计结构上的某种“框架”思路,以及如此一篇带有一定主观色彩的“分析报告”。我觉得整个研究的主要问题可能就出在研究者的主观介入了。

    • 正在听百家讲坛的《先秦诸子百家争鸣》,
      愚民政策自古有之,傻了才方便。
      所不同的是道家讲:所以人都傻,包括统治者,包括平民,
      而法家讲的是:让平民都傻,统治者自己明白。
      目前虽自己说德治,骨子里是法治哟。
      hoho。

  2. 唉,可能吧真是没完么了了,先不说这调查的真实性,就说你调查的人群吧。可能吧有几个像我这样憋着想骂你的?多少个已经被你们这种思想洗脑了的?或者说几个没被你们这种博客洗脑了的?就这样的调查,也就在你们的圈子里能看到,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可笑的是,这玩意儿却能当作可能吧大部分读者的安慰剂,哈哈~
    更有意思的是一楼。不知道你多大了,好人坏人这概念还分的这么清,你思想上充其量就是个判定大灰狼与小白兔的主,而且仅凭一个投票来判定坏人好人。也许你这样说话是故意的,为了让别人觉得你比较幽默吧。

        • 说你是SB只是一个事实判断。你说可能吧“洗脑”,事实上,可能吧无法强迫人观看,也无法禁止其他的声音,也无法强制统一教科书,所以谁“洗脑”谁正常一目了然。因为你不懂得这种基本的道理,然后又没有幽默感,所以你才是SB。2楼对你的评价有错吗?呵呵。

          • 民主不仅仅是种制度,还是一种素质,多数中国人明显不具备这种素质,尤其是你这样的

            不管我们的观点是什么,代表什么利益,我们都有发出自己声音的权利,藐视别人的发言权也就是藐视你自己的,尊重一点懂不懂?

            只要看看国内的大学生都是这种素质,我就觉得某些权利不是国家不给你,是你不配有,权利只能交给正确的人的手中

            癌细胞与赘肉是不配享有供血的,现在上网这么多限制还不是你们这样的人拖累的么

    • 不知你说这话的意图是什么,五毛党,还是确实对可能吧看问题的方式有不同意见?但是有一点你不能否定,也无法阻挡,那就是“有关部门”的公信力在09年里的一次次事件中正在迅速下降。
      如果“一小撮不明真相的群众”被“别有用心的”媒体利用还是有可能的话,像现在这样大规模的出现异见的声音,想必是我们国家祸起萧墙之内了。

    • @kongchi 同学
      问题在于当前体制下,有反对意见的人能大规模地开展全面中立的统计调查么?像持有你这样观点的人有几个会参加他的调查呢?所以说在当前体制下,是ZF的压制性++政++策导致了我们中立的统计调查无法独立地开展。“中立”的“民++意”调查只能由官++方间接地“独立”地开展和公布(想想,为什么官方不开展大学综合排名,也不支持民间开展大学综合排名活动?为什么教育部公布多年的各大高校的大学生就业率到了2006年就不公布了?有D书记坐阵的各大高校的收入从哪里来?)。所以说该次调查的片面性,你应该去找ZF问问为什么。
      至于“洗脑”莫非只有非法传销会干?建议你去WIKI研究一下,貌似这世界上还有一个叫政Z洗脑的东西。至于你有没有被洗脑,我觉得很有嫌疑。看看ZF媒体报道的各非法传销的分子的所作所为;再看看ZF的所作所为:控制下线人身++自++由以切断与外界的接触;控制公民的++自++由迁徙以切断与外界的接触。定期对下线开展宣讲会以控制下线的独立思考的能力;不定期对公民开展“教育”活动以控制公民独立思考的能力……洗脑活动的最主要的特征是:阻止被洗脑者与其反对思想接触。想想反对布什ZF的《华氏911》得以在2004年布什总统连任竞选之际在全美上映并被美国电影协会分级为16岁以上观众才可以观看的类型。而纪录片《+++tian+++安+++men》怎么只能在民间私下流传?
      中立地说,在这里发表支持评论的人士并不是被洗脑,而是自己的观点在当下终于有渠道表达出来(这相当于附议——别告诉我你不懂什么是附议)。请弄清楚先后的因果关系。
      顺便说一句:一楼的是在学习D++中++央界定“++++人+++民”的口吻,你没感觉出来么?

      • 洗脑这个概念太模糊了。不过如果用“品牌忠诚”,可能有一定的解释力。比如说各种粉。
        关键在于,一旦形成了认知定势,就很容易进行选择性认知。
        另外,这个研究显然不能算严格的中立。即便存在外部的问题(但也没有实证)也不能因此否认研究本身设计应当遵循学术伦理。
        如果去看看一些中文期刊,客观中立的研究,以及具有批判精神的论述不在少数。

        最后,回到洗脑,最好不要用这个词,因为如果没有一个绝对的伦理标准,那么洗脑这样的词显然就站不住脚。但到底谁对谁错?或许两种方法,康德的道德律令,或者是最大限度的利,或许是别的。但是只要你不否认理性,那就在理性的范畴内讨论,不然难免要让人觉得似乎在鼓吹什么——而鼓吹本身似乎也是这里提到的洗脑的一种手法?

        如果需要表达观点,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不过有一点比较肯定,“自由观点市场”的范式如今已经不再具有好的解释力了——当然这是一种实证主义背后的实用主义判断。

    • 有点偏激,但不无道理。

      另,不知道现在的新闻系学生到底学不学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或者辩证唯物论,或者德国古典哲学,或者儒?或者媒介批判?公共领域?霸权?⋯⋯
      作为新闻从业者而言,更理性和有深度的认识世界不也是新闻专业主义的题中之意么?

  3. 中国人的国民素质太差了,受良好文化教育的人太少了,大部分就是被愚民政策熏陶出来的。
    西方国家民主思想根深蒂固,关键还是在国民素质上面。这可不是一下子就能做到的事情。
    任重而道远啊。我这辈子不知道是不是还能看到中国腾飞的那天。

    • 一同悲哀下,
      现在没信仰没追求是非不分的人有相当大的部分。
      现在不光教育,然后报纸电视电视剧都一直在宣传些什么啊,
      不小心看了部顺溜,那还真是无语了,反映了很多现在官本思想,
      而且在人性和D性的冲突上过度拔高,顺溜那真是个人吗?超没人性的。
      教育阿,什么时候能真的育人,讲讲真话,为每个人好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