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拯救每一个人吗?

阅读时间 1 分钟,快速阅读仅需 1 分钟。

发出这篇不符合可能吧排版规则的文章,也是为了回应上一篇不符合可能吧排版规则的文章

我自己都是从可能吧的RSS上看到这件事的,最近确实没怎么上Twitter。

首先我必须对Jason表示我的钦佩,我必须在你面前承认我自己的软弱,我自认如果遭遇类似的局面,我不可能像你一样勇敢。

看到Jason的艰难的决定,作为一个伪宅,我首先想起的是一个动漫人物。

http://farmsrc=

我尽可能用没看过动漫的人也能听懂的话来解释这个人物。《Fate/Stay Night UBW线》里的主角卫宫士郎,这本小说被认为是郭敬明《爵迹》的一个灵感来源

这个人有个特点。他希望自己能拯救世界上所有遭受苦难的人。他希望消除所有的不公平,成为“正义的伙伴”,让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快乐的生活。

但是,这个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

  • 首先,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的罪恶与绝对的无辜。所有人都是善与恶的结合体。受害者往往也是加害者
  • 其次,拯救他人的过程,会造成新的伤害,波及其他本来没有受害的人。

这个人尚在襁褓之中,就经历一场地狱般的大火,他望着身边的亲人和素不相识的人哭喊着倒下,却没有人来救助,他自己也什么都做不了。然而他却成为事故中唯一的幸存者。因此,要拯救每一个人,要拯救所有人这样天真的想法,就成为他日后永不更改的做人原则。

所以,他无法理解某些情况下,人们为何会选择“见死不救”。

  • ——如果要牺牲你自己来拯救所有人,你不会犹豫。但你也是“所有人”的一部分,牺牲了最重要的“你自己”换来的拯救,对你而言还有何意义?
  • ——如果你奋不顾身,你的家人会担惊受怕,悲痛欲绝。他们的新的苦难,不正是在拯救的过程中产生的吗?
  • ——如果要你牺牲自己的家人来拯救所有人怎么办?如果牺牲一个小城镇的人,可以换来全国所有人的拯救又怎么办?
  • ——你再努力,也只能看到眼光所及之处受苦的人们吧。还有多少人的故事你不曾了解?还有多少你不知道的受害者等待被拯救?
  • ——加害者的亲人里,也有无辜的吧?因为杀死了加害者,给那些人带来新的伤害,造成新的仇恨——这又如何应对?

这种种两难,他都完全不顾及。

“无法忍耐身边有哭泣之人。无法忍耐身边有受伤之人。无法忍耐身边有将死之人。要说理由的话,就只有这些。”

就因为这点理由,那个家伙,想要帮助所能见到的所有的人。

好吧,就是这样的一个动漫人物。我看到Jason说,为了拯救一个在他所管辖的范围内遭受言论不自由的用户,——他们甚至还没有见过面,——他宁愿辞职。就在这一刻,我无比清晰的想到了这个人。

他真的按自己所说的去做了。变成了强大的力量,看到不平之处就出手拯救。然而——

“为了贯彻自己的理想我杀害了许多人、杀戮到连无辜的人的性命都已无所谓的地步、我拯救了我杀死的人的数千倍的生命。

想要拯救什么的话、就一定会出现无法拯救的东西。无论我结束了多少场战斗、又会出现新的战斗。只要还有那种东西存在、正义的朋友就只有一直存在下去。 

“所以我抹杀了。为了拯救一个人我践踏了几十人的愿望。为了拯救我所践踏的人、却又抹杀了更多的人。只为了拯救眼前所见之物、我抹杀了更多的愿望。

“我并不是梦想着什么没有纷争的世界。我只是、希望至少自己所熟知的这片世界、可以没有人流泪而已。可是,拯救了一个人、视野就会从那里扩大。一个人的之后是十个。十个人的之后是百个。百人之后、该是多少人呢?

席位是有限的。名为幸福的椅子、总是只准备了比全体的数量要少的把数。既然不能拯救在场的所有人、结果始终是要牺牲什么人。为了将被害控制在最小限度、就将迟早都会溢出的人、尽最快的速度亲手切除掉。

“正义的朋友所能拯救的、只是作为自己伙伴的人。心里祈祷着谁都不要死去、一边却为了大部分的人要求着个人的死亡。将希望谁都不要悲伤挂在嘴边、背地里却给一些人带来了绝望。

时候久了就渐渐习惯了、为了守护理想而做出违背理想的行动。只救自己所想救的人们、迅速的将敌对者全部杀干净。因为容忍了必然会有‘谁’牺牲掉、才得以捍卫过去的理想。”

故事里,这个人历经千百万年的争斗与拯救,终于无法承受内心的煎熬,他回到自己少年时候,想和那个拥有拯救每一个人的梦想的少年决斗,想要消灭过去的自己。

——努力了一大圈,世界却没有变得更美好,总体来说还比以前混乱糟糕了。没有消灭更多的痛苦,却制造了更多的苦难。这样的自己,为什么要让他留在世上?

但是,各位可能吧读者们,你们知道结果是什么吗?

结果是,绝望的男人没有战胜拥有希望的少年。理想主义的拯救之梦,最终还是比没有尽头的自责更加坚定。最终,少年还是按照早已注定的轨迹,向着他希望成为的“正义的朋友”出发了。不管他以后将如何看自己现在的选择,他仍将成为一个英雄,继续去拯救他所见的每一个人。

有很多时候我们怀揣梦想前进,有很多时候我们希望世上的不公和悲剧少一点,再少一点,有很多时候我们不相信不可能,不相信办不到,有很多时候我们就是一根筋,笔直的揣着信条向前冲锋陷阵。

但是我们就真的那么确定自己的选择吗?每一个小小的选择,从当时当地来看,都可能是对的,但把这些选择连起来又怎样?前后两个截然相反的决定,在当时当地都是正确的;向着自己曾经拯救过的人开战,也是正确的?……

生活中,也许我们无法把一切可能都推向极端,但小说可以。把所有的悖论与滑稽成分都集中到一起,也只有小说做得到。但是,小说却可以给我们以启示。

想清楚。去为一个被禁言的人据理力争,去为一个网站的素不相识的用户做大卫挑战巨人格利亚那样的壮举,这不是为了民主,不是为了自由,不是为了普世价值。你可以说是为了民主、自由、普世价值,这没关系,但实际上不是。

你去帮助他,是为了你自己。

为所谓的“正义”而战,而何为“正义”却混沌不明,最终你会发现自己做的很多事情没有意义,也没有根据。

只有一个最简单的理由,这个理由最好用,也最土里土气:你今天能帮他的时候不帮他,下一个没准就是你。

从这一点上看,你和你要针对的人——那些李刚们,那些熊猫们,那些孙子们,没有本质的区别。不是什么一正一邪,别用那些崇高的口号,让自己的每一步行动,都镀上悲壮的光环。

你们只是分属不同的阵营,你们都是因为“下一个就会轮到自己”的担忧,而走上前去的。

然而,正因为如此,我们比起“普世价值”的时候,就更加有理由采取行动。

虽然我谁也代表不了,只有Jason能代表他自己,但是我真诚地认为,他这样做,真的是为了他自己。

以后你会看到更多网站如极客公园一样从不屈服,你也会看到更多的网站如XX微博一样犬儒,但那可能只事关他自己的价值取向,而无关更加宏大的宗旨。

不过,当所有人都为了自己利益的最大化而奋斗的时候,基于早就被证明的古老法则,这个社会一定会变得更美好。

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好好想想,不管我们最终作出的艰难的决定是什么,都应该想想。先确定你最终努力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然后,觉得自己做不了,或者无法做,或者不想做,那就不做;如若不然,如果完全掂量了所有风险后,决心依然不改,

那么,请勇敢的向前走吧。

祝福Jason和所有可能吧读者,以及所有为了自己的目标奋斗的人。

126 条评论

  1. 论句:

    “不过,当所有人都为了自己利益的最大化而奋斗的时候,基于早就被证明的古老法则,这个社会一定会变得更美好。“

    于是你所指的这个古老法则(其实也不古老)早已被证明不科学,详细请了解著名的纳什均衡。

    ———————————————————————

    论文:

    从逻辑演绎上看,同学你陷入了极大似然法的误区,即未能辩证地思考Jason的行为程度、行为模式就直接下定义,结果就是毫无根据地夸大类比为士郎等存在。

    从行文上看,这篇很像和菜头写的评论韩寒的文章,想走中间路线既有否定又有认同:
    一、导致主旨模糊,且显然不适合上面部分留言的同学阅读理解。
    二、你拉回来的部分并非真正是对事物积极面的肯定,而是纯粹为了逻辑结构完整性所进行的补足。

    建议你看一下罗永浩分别在吉林大学和北京海淀剧院的演讲,以及希望能从更多角度来认识诸如理想主义存在价值等问题。个人臆断,你当前的思维已经严重陷入尼采所指的深渊中,危机造成的心理效应被无限放大(其实jason也差不多=_,=

  2. 论句:

    “不过,当所有人都为了自己利益的最大化而奋斗的时候,基于早就被证明的古老法则,这个社会一定会变得更美好。“

    于是你所指的这个古老法则(其实也不怎么古老)早已被证明不科学,详细请了解著名的纳什均衡。

    ———————————————————————

    论文:

    从逻辑演绎上看,同学你陷入了极大似然法的误区,即未能辩证地思考Jason的行为程度、行为模式就直接下定义,结果就是夸大类比为士郎等存在。救1个要死10个,或者救1个自己就死了,jason即将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和士郎一个条件?

    从行文上看,这篇很像和菜头写的评论韩寒的文章,想走中间路线既有否定又有认同:
    一、导致主旨模糊,且显然不适合上面部分留言的同学阅读理解。
    二、你拉回来的部分并非真正是对事物积极面的肯定,而是纯粹为了逻辑结构完整性所进行的补足。

    建议看一下罗永浩分别在吉林大学和北京海淀剧院的演讲,以及希望能从更多角度来认识诸如理想主义存在价值等问题。

    个人臆断,你当前的思维已经严重陷入尼采所指的深渊中,危机造成的心理效应被无限放大(其实某种意义上jason也差不多=_,=

    此外李志文教授的博客中的某些观点,我想更多的人都可以去至少是“尝试接触”一下。

  3. 推荐博文

    西安一名叫药家鑫的大学生,日前开车撞人后将受伤的被害人连捅8刀致死,“此案件极大地败坏了陕西高校和大学生的声誉, 陕西省委教育工委、省教育厅3日晚下发了《关于以药家鑫事件为反面教材在全省大学生中集中开展法律法规学习和思想道德教育的紧急通知》,要求全省大学生集 中一个月时间开展法律法规学习和思想道德专项教育”。这种以坏人坏事的“反面教材”来进行的“道德教育”,就算是收到了最高的效果,对大学生又会有多大的道德认知提高呢?

    以药家鑫恶行为戒的“道德教育”中,对不道德行为的认知是非常功利的,它局限于对“我”的不利后果。报道说,“如果当初药家鑫撞了人,能及时送到医院治疗,按照警方对被害人伤情的勘验,整个花费也就个万把块钱,而他却因为害怕负责动了杀念。从万元治疗费到百万赔偿费”。至于他对别人的伤害,那只不过是附带提上一句而已(“也”):“药家鑫迈出了罪恶的一步,葬送了自己的人生,也毁掉了两个原本幸福的家庭”。药家鑫事件所连带造成的“不良后果”考量:“极大地败坏了陕西高校和大学生的声誉”,同样也是非常功利的,只不过是把“我”放大了一些而已。

    3.0版本的道德认知教育,在柯尔伯格那里就是第三个层次的“道德自律期”,或“后成规”(Post-Conventional Level)层次,其中包括2个阶段:1.服从并遵守体现为公正法治的社会契约;2.把某些普世伦理原则看得比任何法律更为优先。这二者都高于任何党派意识形态所规定的“道德要求”。在这个层次上,人们不再以对团体、集团的忠诚,或以它们的局部规范来定义对错,而是以普遍的伦理原则和观点来判断是非。在道德自律期,人们的道德原则诉诸于每个人的理性思考,因为他们总是能在尽可能普遍的范围内,考虑所有人的利害和利益。如果你问一个在后常规期的人,为何某件事是对的或错的,他会试着以这件事是否能促进普遍的正义、人权、或人类福祉来判断。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acf1f30100n983.html

  4.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著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5. 我不认同你所讲的,但我也不赞同Jason的选择
    Jason还有太多要去做呢,就这样放弃了真的好吗,忍辱负重方为真英雄啊
    所以倘若要我选择,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站在Jason一方,为他的所勇气惋惜与喝彩
    理由很简单
    Jason的选择,不一定会让这个世界有所改变
    而你的选择,却一定不会让这个世界有所改变
    所以诚如所言——
    “首先我必须对Jason表示我的钦佩,我必须在你面前承认我自己的软弱,我自认如果遭遇类似的局面,我不可能像你一样勇敢。”
    对不起
    “整篇文章,除去证明了你自己的软弱之外,再无是处”
    对,我也软弱,但我绝不会幼稚到妄图为自己的软弱寻找借口

    -=-=-=-=-=-=-=-=-=-==-=-=-=-=-=–=-=-=-=–=-=-

    另外“当所有人都为了自己利益的最大化而奋斗的时候,基于早就被证明的古老法则,这个社会一定会变得更美好。”我希望LZ能够就“基于早就被证明的古老法则”给出论据。如果这指的是边沁的功利主义学说,我希望LZ再去拜读一下基于边沁理论的其他哲学作品。

    -=-=-=-=-==-=-=-=-=-=-=-=-=-=-=–=-=-=-=-=-=-

    订了这么多年的可能吧RSS,第一次留言居然是投反对票www
    同样祝福Jason和LZ,以及所有为了自己的目标奋斗的人
    你们都是好样的
    请!不!要!轻!言!放!弃!

  6. 楼主所言极是 JA君的想法我理解 他的确是个伟大的人 至于其他人应有自己的选择

    但是按现在中国的情形 假如有一天TG完蛋了 现在被TG操的P民会立即变成新的TG,比TG还凶残,以民主为名残害曾经的D员

  7. 在可能吧很意外地看到宅物。

    红A的故事其实算是JUSTICE的纠结,哈佛教授有讲的。在这种抉择下,我所能想到的只能承认强者的正义了,人类基因的自私本质总在作怪。真正实现共产,消灭自私本性的社会的生产力能100%满足人类的需求,这个实现可能性微乎其微,而且在之前人类可能早灭绝了。

    还有我必须提醒博主,不能以为人人都是为了自己的,看看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们。

  8. 所謂正義,往往是和道德化或不道德化利益轉移有關的,而其道德化或不道德化往往擴及不特定之多數人。

    亞當‧史密斯的《國富論》是有其寫作背景的,現在人們將他的理論剝離文本脈絡來理解,才會走上去道德化、去不道德化,直到連口頭上都完全否定為他人設想,這另一個極端。而事實上,《國富論》就是一本為不特定之他人設想而寫成的著作,它從正面肯定了利己,為了利己就要利他,而利他裡面亦存在利己。在那個年代,他一方面膽敢批評教會和軍事家,另一方面既反駁重商主義,又否定重農主義,試問景德鎮內又有多少人有他這種 Fight the Power 的膽量?!

    與其犬儒,身為一個偽宅,對你這種無法前進的論述,我首先想起的是《天元突破》。我想起的不是某一個人物,而是整套《天元突破》。

    而我身為一個 IT 人,甚至可以給你現實中還持續進行的例子,由 GNU 計劃開始的自由軟體運動,及後的自由文化運動,而我們都正在享受他們帶來的成果。

  9. 当所有人都为了自己利益的最大化而奋斗的时候,基于早就被证明的古老法则,这个社会一定会变得更美好。

    我并不理解宇宙大爆炸理论,但你知道,按它的说法,宇宙是会坍塌为高质量的玩意儿的,如果我可以活到那时的话,我也许会很满足道,这将会很美好。

    转身360度一PS:
    另外,寡人不认为大家谈的问题有多严肃,多大,尽管也米油银认为这很大,严肃。你们人类到目前为止仍是个不明真相的小孩,有几亿亿吗?这才多大啊,何有大事可言,但既然是小孩,寡人也不好说小孩要贵有自知之明,,哎,干,最近干活很累,脖子很酸,扭一下便PiBai响,,,,前几天寡人到过一个叫日啊日星球去研究下那里的雌性智能生命体浴室文明,调查时间过长一不小心,脖子旧病就又犯了,这才无聊到这个球里休下息。。。寡人说啊,这事儿啊在那些次时间星系里呢不必理会,正常,结果管是如此,不管也是如此,这不重要,重在参与。这是行动。但要多谈谈,这对于那些看的人不管怀神马目的那个造化是寥胜于无。

  10. 对lj的意见我不敢苟同,人活着总是要有点价值的,拯救是为了自身的价值。抗日战争,你拯救了中国就打击了日本,那你能说是对日本的加害吗?
    拯救并不是为了私利,而是为了正义,为了信仰,为了真理。
    jason做出的决定并不是为了他的私利,而是为了追求民主,为了表达对当今事物的不满。
    “这不是为了民主,不是为了自由,不是为了普世价值。你可以说是为了民主、自由、普世价值,这没关系,但实际上不是。”
    确实,很多时候人们会为了自己的私利而斗争,但是请不要以偏概全,我能从斗争中体现我的价值,我能获得利益,但【不代表】我是为了私利而斗争的。
    希望lj仔细区分一下是非和对错。
    作为一个高中生,我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并不多,但是我知道一点,如果一个人没有了底线,他就什么也没有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