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重新定义得太早的发布会

昨天晚上,锤子科技在鸟巢开了一场数万人的发布会,北京的夏季刚刚开始,下了第一场闷热的雨,但丝毫没有影响前往参拜的锤粉们,一方面他们期待锤子的新产品能让他们被吓得尿裤子,另一方面,听一场罗永浩式的相声,无论他的产品好不好,都是一种享受。

在发布会前,我拉了一个 200 多人的微信群,大家一边看直播,一边在群里吐槽,一个晚上聊下了上千条记录,我快速地在群里寻找,除了一条广告之外,似乎所有的发言都是关于锤子新产品的负面评价。

后来,媒体的新闻稿也出来了,或许是前戏做得太过分了,媒体们并没有尿裤子,反而普遍表示了对锤子科技新推出的 TNT 工作站(台式电脑)的质疑。

我也是质疑者之一。

博客

重新定义重新定义

这次发布会,老罗的其中一张幻灯片提到,锤子:

  • 重新定义了个人电脑
  • 重新定义了 Office 办公套件
  • 重新定义了搜索信息的方式
  • 重新定义了即时通讯工具

当然,很多人还吐槽,他重新了定义了 7 点半,以及重新定义了「重新定义」。

我的质疑主要是针对 TNT 这个操作系统,或工作站。我们不妨先看一看 TNT 的官方宣传视频:

你可以看到,TNT 工作站其实是一台坚果 R1 + 锤子的屏幕,R1 既是手机,也是电脑的处理器和存储设备。视频的大多数笔墨放在了触摸交互和语音交互上。

看完视频后,我和我的朋友同时说出了「小众」这两个字,我不知道老罗是打算将 TNT 作为核心产品来销售,还是只作为概念机来为锤子贴上「人性化交互」+「AI」这 2 个标签,如果是后者,我觉得还不够,如果是前者,这个产品丝毫没有打动我的地方。

可能我是另一种小众人群吧。

人们处理工作的场景有两种,一是在手机上,二是在电脑上。手机上我们通过一系列简单的生产力工具能完成沟通、邮件收发、简单的文字编辑、简单的图片编辑、简单的视频编辑、简单的任务管理、简单的文档处理,对于大多数工种来说,手机可能已经能帮我们完成 80% 的工作。

剩下的 20% ,我们需要用电脑,需要用到专业的软件,比如老罗吐槽的 Office,比如非常昂贵的 Adobe 套件,以及各种企业管理和效率类软件。之所以用电脑,是因为屏幕太小、触控不精准性、打字的不便利性让我们在使用手机办公时效率过低,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电脑上有各种手机里没有的「专业的软件」。

如果没有这 20% 的需求,我可能已经不使用电脑了。正是有了键盘、鼠标、大屏幕,和这一系列的专业软件,我才必须使用电脑。

反观 TNT,一个基于 Android 的操作系统,没有我们习惯到不能习惯的应用,也没有我们在学校里学到各种办公软件,你用这样一个工作站,如何办公?

你可能会说,用电脑不一定是办公啊,可是锤子把它定义为工作站,工作站就是拿来办公的

退一步说,你就不用来办公吧,你想浏览网页想用来看视频。你为什么不用手机看?你为什么不用平板看?你为什么不用电视看?你可能会说,因为电脑屏幕大啊,难道你花 ¥9999 就是为了买一块大屏幕?显然这是不划算的。

另一方面,很多人买电脑,尤其是买 Windows PC,除了办公之外,很重要的需求是玩游戏,不是那种触摸游戏,是那种大型的鼠标键盘游戏。对不起,Android 系统上没有这么强大的游戏。

可是,这难道不是一个趋势么?手机与电脑融合。是,是一个趋势,但这个趋势需要生态的支持,苹果也不一定能做成这件事,Google 推网页应用推了那么多年,也只是让一部分的办公场景挪到了浏览器里,Google Docs 直到现在,也没有足够强大到取代 Office 。对于一个还未获得软件生态支持的锤子,不是不能做,而是,太难了。

软件生态里的厂商也是人,也会思考,锤子能卖多少量?我要不要花资源来支持它?我要不要和锤子站队?这都是现实问题。

我想我更多的情感不是要给老罗泼冷水,而是,这件事可能做早了。当然:

如果 TNT 不是为了卖,只是为了告诉全世界(视频是英文的),锤子的理念与未来 10 年的趋势是接轨的,我觉得可以。

而 ¥9999 的价格,也让我趋于认为锤子确实是这么想的。

交互新颖是不是一个卖点?

对于很多产品来说,可能是,但对于 TNT,可能不是。

TNT 定位为工作站,说实话,工作这件事从来就不是交互说了算的。好的交互可以是提高效率的,但交互方式并不是工作的重点。我一直吐槽 PowerPoint 的交互不及苹果的 Keynote,但依然大多数人用的还是 PowerPoint ,几乎所有让我去演讲的场合,对方对要求我把 Keynote 换成 PPT。

当一种办公软件已经成为事实的标准时,你很难去颠覆它,尤其是当它还在进化的时候。

有人会说,难道 Whatsapp, SnapChat 不是对 Facebook 的一种颠覆么?Facebook 的用户基数那么庞大,前者依然卖了一个好的价格,SnapChat 还上市了。要知道,这两款软件切入的是 Facebook 没有去做和没做好的场景,举例来说,SnapChat 最开始是切中了年轻人阅后即焚的需求。我看到的是,TNT 努力的场景,也是 Office 正在进化的场景。

年轻人社交,是一个大众的需求。所以 SnapChat 能迅速拉拢一波用户,而触摸操作的办公软件,既不新颖,也不是一个大众需求。

做产品时,我们经常提到「痛点」这个词,年轻人在 Facebook 发状态老被家长看到是一个痛点,而办公软件无法触摸操作,可能是一个点,但这个点,听起来一点都不痛。

老罗很喜欢做炫酷的交互,也在设计上花非常非常大的心思,这很有工匠精神,但我悲观地认为,它是锦上添花,不应该是一个产品的核心。

语音交互是不是一个卖点?

是,但支撑力不足,当前的自然语言处理的能力也有限。

大洋彼岸,亚马逊的智能音箱 Alexa 卖了数千万台,Google 的 Google Home 紧随其后,国内也有很多跟进者,包括天猫精灵、小米小爱音箱、出门问问等。

语音交互有它的场景,在家里你不方便用手的时候,你会大喊智能音箱帮你设个闹钟、放首歌、播放当天的新闻。

但你不会在办公室这么做,因为这样会吵着别人,你也不会在室外双手能拿着手机时对着 Apple Watch 喊 Siri 做事,除了因为 Siri 很傻之外,你潜意识里知道,它语音回复的时间,可能足以让你做两遍你让它做的事

语音识别也有它的场景,当你不想打字时,用讯飞输入法能帮上你大忙,你需要做的,是在它识别完你的语音,检查一下错别字、修改一下错别字,然后发出去。

未来可能有 30% 的场景我们都会用语音来与机器进行交互。然而,我对于未来两年内,语音识别和自然语义处理的能力是抱悲观心态的。

从来没有一家 AI 公司,包括 Google,敢宣称语音交互能帮助你大幅提升工作效率,因为目前的语音识别和自然语言能力,并没有达到 100% 准确,哪怕是 99% 的准确。

有人会说,退一步讲,那么是 90% 的准确率也很厉害,90 分难道不是一个很高的分数么?真的不是。你仔细看 TNT 的演示视频,其中有一个环节是语音在表格里输入姓名,看起来很炫酷,但如果你拿讯飞输入法说「王磊」,它能输出「王磊」,然而,如果你心里想的是「王垒」,不好意思,基本上是 100% 输出错误。这个时候你需要做的是,返回那个错误的表格,并手动输入「垒」字。设想一下,对于一个熟练的办公场景使用者(这看似是 TNT 的定位人群),你用语音输入然后修改,以及直接输入准确的文字,哪个更快?

另一方面,语音交互的场景是受限的。前面已经说到,你不会在办公室这样做,除非你是老板,你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否则一是可能泄密,二是容易打扰别人;你也不会在家里这么做,试想你的家人会不会嫌你吵,除非你有一个隔音的书房或独居。

老板 OR 独居 + 办公需求 ,我想这也间接证明了 TNT 这款产品的小众性。有一个小问题也随之而来,老板们真的不会买 iPhone 买锤子么?

再者,自然语言处理依然是全球的技术难点,不信你买任何一家智能音箱回家试试,跟音箱说那些官方宣传资料里没有的提问方式,看看答非所问的概率有多高。没有智能音箱的话,启动 Siri 试试看也可以。

在限定范围里,自然语言处理的正确率是可以接受的,比如如果一个语音助理只能放音乐,那它基本上不会识别错误,因为大多数人会说「播放XX的歌」,但一旦提问者问的问题超出了它的处理范围,不好意思,它只会在回答问题时浪费你的时间。

这个判断不仅来自我,还来自我发了朋友圈之后,几位专门做自然语言处理的朋友的确认。

鉴于此,语音交互只能作为辅助,而且,是限定范围内的辅助,而且,还有相对高概率(相信我,在高效办公的场景里 1% 都是高概率事件)的错误率。

在这样的现状下,语音交互并不足以支撑办公场景的需求,是,它能一定程度上提升效率,但提升的幅度有限。而且,前面也提到,很多时候,你是不方便说话,甚至是懒得说话的。

所以,语音交互作为卖点,它「卖」的能力和交互方式一样,也非常有限。

办公并不只是回复短信和做幻灯片

TNT 的宣传视频还重点讲了「闪念胶囊」对做幻灯片带来的效率提升,以及「子弹短信」这个能让人们快速回复多人信息的应用。

我想说的是,真的有那么多人有同时回复那么多条信息的需求么?你确认有这样需求的人,不是传说中的微商么?这些人是不是锤子的目标用户?

幻灯片的核心场景真的是敲字么?真的是把想到的碎片片段粘贴到幻灯片里然后做成罗永浩或者乔布斯式的「简洁的」、一张片子一两行字的幻灯片么?

可能我是另一种小众人群吧,我看到的大多数工作中的幻灯片都是密密麻麻的表格、文字、图片,而这些素材,一般都来自另一个幻灯片或其它报告、网页、邮件等。

TNT 演示视频里的操作方式,更像是做演讲幻灯片的做法。

但是,世界上需要做演讲幻灯片的人有多少?需要做像老罗那样演讲的幻灯片的人有多少?

而且,最重要的,Office 也好,Google Docs 也好,都在强调协作功能,这是当下最核心的办公场景之一,连协作都没有,重新定义从何谈起?

我不知道,我猜可能并不多。

办公场景的需求是非常复杂的,同时对软件的专业度要求也是非常高的,前面提到的这两个应用,既满足不了复杂的办公需求,看起来,还很小众。

还是要祝福老罗

我是相信老罗对新趋势的判断的,它做的是趋势,可能并不需要 10 年,手机与电脑就会融合、语音交互也能得到质的飞跃。

但 2 年内,我对这两件事是悲观的,悲观的原因前面已经论述,同时作为一位互联网从业者,有太多的事实让我有充分的理由去悲观看待。《钢铁侠》中的贾维斯离我们确实有点远。

现今阶段,如果要把这两件事放在工作场景上,带来的不是「不可思议的效率提升」,而是可以预见的效率下降。

结合价格、自然语言处理技术不成熟、交互不是核心卖点这几个点,我不相信 TNT 会畅销,但我依然相信罗永浩,有执念的人肯定能成事

不过我有两个担心,一是很多人看到了趋势,但事情做早了,做早做晚都成不了;二是,从宣传上来看,TNT 实现的功能,并不一定需要用一个 OS 来完成,这些看起来新颖的操作交互,看起来能在一定程度上提升效率的语音处理,可能很快会被别人用应用或插件的方式来实现。

祝福老罗吧。

1 条评论

  1. 2018 年 5 月 17 日 下午 6:13

    頂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