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人就是矫情

我一直觉得媒体人很矫情,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虽然公众号没有留言功能,我还是要发篇文章说一说。之所以说媒体人矫情,是因为他们总是觉得别人抄他的文章、洗他的稿。

其实,这是别人看得起你。

博客

矫情

你想,你可能就是一个阅读量几千的公众号,别人从你网站上把文章复制粘贴,比你早几分钟发到微信公众平台,标上一个原创标记,轻松利用几百万粉丝达到了 10w+,光你自己那点阅读量,有 10w+ 么?人家这是看得起你写的东西,觉得你有点料,想帮你传播。标上「原创」不是剽窃,是想帮你放大传播,这是用心良苦,你居然还不识相,说别人抄袭?

这很不应该,这太矫情。

又有矫情的媒体人,比如骆轶航的 Pingwest ,他们说他们的文章被另一个公众号洗稿了,举了一篇他们之前写 Elon Musk 的文章作为例子,其中有这么一段文字,为了证明骆轶航矫情,我用截图来说明:

 

这是 Pingwest 网站的截图

这是另一原创公众号文章的截图

我想,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这两段文字的差异是很大的:

  • 字体大小不一样
  • 字体颜色不一样
  • 前者是段落,后者是分点
  • 前者是纯文本呈现,后者左边多了一个灰色条状图形
  • 前者文字密密麻麻,后者行距优雅

你看,连我这样的理工男,都能找出两段文字之间的区别,骆轶航老师,你可是戴眼镜的啊,你怎么就看不出两段文字之间有如此大的差别呢?你说别人洗稿?你只不过是矫情罢了。

这很不应该,这太矫情。

媒体人的矫情,还体现在搞圈子这个事上。你看,一说腾讯投资了某自媒体,一大波媒体人就蜂拥而上,一个挨一个地追着这家自媒体骂,骂它洗稿,骂它没节操,你说这难道不是有预谋有圈子的组织性围攻么?怎么可能大家都同时看不惯它呢?它又不是百度,对吧?

我觉得这家自媒体挺冤的,他们就是一帮理工男,天天琢磨着如何拼装硬件和拼装文字,不混圈子,不参加行业聚会,即使参加,也在会上和其他同行聊到「财新」时发出「财新是什么?」这样的疑问,足见他们是多么容易被「圈内人」攻击。

所以,这肯定是某个圈子的媒体人发起的对这家自媒体的围攻,为什么围攻,无它,嫉妒,嫉妒它能通过排版绕开微信的原创审查,嫉妒它背后实际上有经验丰富的媒体人股东。

这很不应该,这太矫情。

有些不是媒体人的自媒体作者也很矫情,比如霍炬,他花了很长时间写了一篇关于 Telegram 的文章,那篇文章确实写得好,后来某个自媒体也写了同样的选题,霍炬就站出来说这家自媒体洗了他的稿子,并将这家媒体告上了法庭。

在起诉状上,霍炬列出了 18 处文字,质疑这家自媒体对他的文章进行重新拼装,也就是洗稿。这 18 处文字包括了霍炬独创的短语,比如「兼具数学和工程之美」和「最底层的简单 API 实现」,这些短语恰好出现在这家自媒体的文章里,霍炬认为不可能有如此高概率的巧合,他们肯定看了自己的文章,并进行了重新拼装。

我觉得霍炬太矫情了,他一定是个有心机的人,写篇文章还藏那么多后门,你这让人怎么洗,买超浓缩的洗衣液洗 100 遍估计也洗不掉你这些生造的短语。再者,常用的中文字就那么 2500 个,难道你文章里把 2500 个常用中文字放进去,其他人写文章就都是抄你的了?你太矫情了。

你要是做一张原创的图,盖个水印,这家自媒体直接拿过去用假装原创,那还说得过去,文字这种事,不好意思,真没法从法律上证明它抄了你。

所以,人家后来也发表了声明,说根本没看过你的文章。你看,后来法院也判决了,你败诉了(目前正在上诉),这 18 处文字证据证明不了洗稿,也根本没有哪本法律法规有「洗稿」这个词。

这是以大 V 的身份欺负人家理工男,这很不应该,这太矫情。

还有些媒体人矫情到想去影响上市公司的投资方向。当腾讯宣布领投了某家自媒体 A 轮投资后,这些媒体人炸锅了,又是发朋友圈,又是发公众号,说腾讯不应该投资它,说腾讯应该珍惜自己的羽毛,不能投资价值观有问题的公司。

人家大公司投什么你说了算么?人家大公司投资的真实目的你懂么?腾讯 TOPIC 基金肯定看到了这家自媒体的优秀之处,你们知道,洗稿在业界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即使微信大力推动原创保护,也有大量漏网之鱼,腾讯肯定希望通过大量的数据训练和人工标注去识别高级的洗稿行为,总是靠举报 + 人工审核的方式,那得堆多少人力资源?这显然是不划算的。

做过搜索引擎和 AI 相关产品的人肯定知道,一个好的 AI 产品,必须有优秀的训练集 + 足够有判断力的人去做标注,才能训练出好的人工智能产品。而这家自媒体恰好有大量的训练数据,和足够优秀的理工男,他们肯定能为原创保护机制提供足够多的训练,让这个机制能够更自动化地识别洗稿

你们这些媒体人看不懂腾讯,还说腾讯没有梦想,你们看东西太表面了,这很不应该,这太矫情。

说到价值观,我觉得媒体人也是够矫情的。在当下这种互联网环境和政治环境讲价值观就跟讲「北大搬迁到沈阳」一样,不会推动什么,不会改变什么,你们做这些徒劳的无用功干什么呢?

你们抱着新闻理想、抱着普世价值、抱着媒体愿景去报道,到头来不还是遇到一个个红色的叉叉?而那些没有遇到红色叉叉的文章,又被那些为了流量不择手段的公众号拿来洗稿,你说你们做这些事为了什么?

你看我,为了坚守那点价值观,公众号的留言功能都被移除掉了。不过我比你们幸运,我写的都是个人观点文章,这种文章很难被洗稿,你们写的那些纪实的、介绍性的文章,就很难逃脱被洗的命运了。

听我的,别写了,写了又影响不了别人,你看别人发一个 6 条的推送,加起来点赞都好几万,一大帮粉丝在留言区叫好,你能影响它的信众?你影响不了,他们依然会相信它没有洗稿,依然相信它的价值观没有问题,依然相信是你们在写文章污蔑它。

这完全没有必要,这太矫情。

不矫情

我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媒体人,公众号也不是我的维生手段。从 06 年开始写博客,到科技媒体做产品、做运营,到创业,到写公众号,我一直秉持几个原则:

  • 尊重事实
  • 尊重他人
  • 尊重价值观

所谓尊重事实,就是在除了有意开玩笑之外,秉持着不扭曲事实,尽最大能力求证的情况下写出实情,再去做我自己的评价,我的评价肯定是有偏颇的,甚至可能后来被证明是不对的,但不会为了去证明我是对的而在文字里歪曲事实。

尊重他人,是如果我引用了他人的文字和观点,我一定会写明,在能加链接的博客,我会加上超链接,别人的物品是别人的,别人的观点也是别人,在文章里提及其他人不会让我觉得丢脸,不会让我认为我在我的粉丝前面显得无能、显得原创无力,也不会认为我给其他人带去流量,会让我的公众号、博客流量减少。即使我要将他人的文章做修改和引用,我也会标明出处,无它,尊重他人。

尊重价值观,是我有所为有所不为,那些我不认同的事我不会去做,我不认同的价值观,我会去反对。就像我不认同洗稿这种行为,我会写这篇文章来进行讽刺。

如果你关注媒体生态、公众号生态,你一定知道我在写的是谁,他们说自己是一帮理工男,在用最真实的方式来 debug 这个世界,这个想法是好的,但如果缺少对事实的尊重( Pingwest 文章那一大段被原封不动地搬运)、缺少对他人的尊重(引用但不注明)、缺少正直的价值观(将他人的文字重新拼装伪装成原创),你可能依然能获得赞誉,行业外的人不会觉得有什么,因为他们不关心媒体圈的「矫情」,但你可能永远得不到同行的尊重。

是的,法律上找不到方法来判断洗稿,AI 也做不到 100% 判断,但别想用这样的事实,和在文章中用:年轻、理工男、不混圈子、敢闯、优秀、美丽……这些词语来对歪曲的价值观和下流的手段进行美化,你能挑起你读者的情绪,但你骗不过真正做媒体的老司机,他们,是你真正应该尊重和敬畏的人。

媒体人不是矫情,他们大多数知道应该尊重什么,应该排斥什么。

2 条评论

  1. skylock
    2018 年 5 月 26 日 下午 4:23

    一开始受和菜头影响想着自己写点文章办公众号,那时候已经有原创保护这东西了,折腾几篇东西自己烦得要死放弃了。必须承认自己很差劲,不管技术还是文案都贼差,别人的观点比你鲜明都是对的也写的比你好,你何必去再折腾一遍还没人看……引用一大堆也注明出处最后系统都判定是别人的内容不让发了
    也会自怨自艾的认为没学好继续学好了再来吧,可是仍然什么都跟不上,也许天生就是软弱的命,熬着熬着就三十了还拖着两个孩子,这辈子不要想这方面有什么建树,乖乖呆乡下搬砖当孩奴就好啦……
    这些大概不重要了……现在想着孩子应该要至少比我早十年睁眼看世界吧

  2. 2018 年 5 月 26 日 下午 8:56

    原創保護根本是假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