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互联网 的文章

互联网工作者的健康问题

     2016 年 10 月 18 日 – 下午 9:24

前几天,和某个最近很火的互联网产品的创始人聊天,她说她最近特别忙特别累,但事情依旧做不完。

Artboard

她的这句话让我印象深刻:

最近我左边长了一片白发,前阵子见到王兴,看到他的头发也发白了一大片。

互联网创业有多累,大概这个圈子的人都深有体会,996 可能已经是相对宽松的工作时间了。另一种累,则是越早期的员工体会越深:心累。心累来自巨大的心理压力,尤其是创始人和 CEO 。

我想起了一位亦师亦友的朋友。

阿禅,作为同是上了名单的人,让我教教你一些人生经验。

我依然记得这个在 2、3 年前和我说这番话的人,张锐,春雨医生的创始人。知道他去世的那一天,我的情绪几乎无法安宁,没有证据表明,他的去世和过度劳累有直接关系,但作为互联网从业者的一员,我相信高强度的工作和心理压力,是让互联网从业者身体变得不健康的主要原因。

和我一样,前面提到的这位互联网产品的创始人知道张锐去世的事时也十分震惊,也许,我们都已经意识到,保持一个有活力的、健康的身体,对创业其实是极大的加分项。

是时候从中国复制点什么?

     2016 年 8 月 26 日 – 下午 3:17

无论你在 Google 搜索「Copy China」还是「Copy from China」,呈现在你眼前的结果都是老外(主要是老美)写的中国企业尤其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如何抄袭美国,而不是别人如何模仿中国的产品。在维基百科上,你还能找到一个名为「Copy to China」的词条,里面列举了中国哪些公司抄了哪些美国公司,比如里面说到人人网和开心网是抄袭 Facebook 的、优酷和土豆是抄袭 Youtube 的、饭否和新浪微博是抄袭 Twitter 的,等等。

中国互联网行业真的没有创新吗?显然不是。GFW 本身就是最大的创新,这点肯定没人反对。但这篇文章我并不打算讨论这个反人类产品,我想说的是,相比起 7、8 年前,我看到了中国互联网有越来越多可以让别人复制的东西,同时,我对「Copy」这个词也有了新的理解。

博客

为什么百度正在掉队?

     2016 年 3 月 30 日 – 下午 8:57

这是一篇关于 BAT 的文章。BAT 不是蝙蝠,也不是蝙蝠侠,更不会大战超人。它们是百度、阿里巴巴、腾讯。所谓掉队,指的是百度与阿里、腾讯的距离越来越远。

两周前写了《我为什么坚定不移抵制百度》后,微信后台有人留言说,「理想主义和情怀都是拿来做表面工程的,商业里没有对错,只有利益」。对于这样的想法,我可以这样回答,「没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肯定能赚到钱,比如你看很多用地沟油的餐厅是挣钱的。但有了理想和情怀,企业才能走得更远,成为一个受人敬仰的 IP。」

不过,就像两个审美不一致的人互相评价一个设计图一样,两个价值观不一致的人,是不能互相说服的。

那么,今天我就不谈道德,尝试用「入口」理论来横向对比分析,为什么百度,作为 BAT 成员中的一员,正在掉队并将可能在未来几年跌出国内互联网第一阵营。

1

 

我期待有一天能在网上比价找小姐

     2016 年 3 月 7 日 – 下午 10:29

那时,整个世界将充满互联网思维。

「互联网思维」是一个已经被用烂的词,我对它的理解是:

  • 解决信息不对称
  • 调整不合理的成本和利润结构

之所以今天又将这个话题谈起,是因为看到了以下这段传闻:

最近有传闻说阿里巴巴要收购陌陌,这事的合理性是存在的,正如我春节时对支付宝的调侃,阿里巴巴一直想在社交上做点什么,但又只学会了「术」没有领会「道」。既然自己做不好,买一个总是可以的。而陌陌是微信、QQ 外最大的社交平台,阿里收购陌陌也是情理中事。

1

他们有很多敌人

     2010 年 12 月 12 日 – 上午 1:56

这是一篇毫无可读性和条理的心情随笔。

“我没有敌人”。

很普通的5个常用中文字,却有着不一般的力量。是他,2010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是他,刘晓波,给这5个字赋予了神圣的力量。

“空椅子”、“茉莉花”一夜间变成了敏感词,有网友戏说,12月11晚,“今夜无网管入睡”,帕瓦罗蒂或许会很愿意演唱这首曲,如果他在生的话。

今夜无网管入睡也好,网管夜未眠也好,都表达了我国底层劳动人民刻苦、勤恳的精神,他们,是最敬业的劳动人民。

一位Google员工及韩寒对Google退出中国的看法

     2010 年 1 月 15 日 – 下午 7:10

本来我还预备着其它的稿件,但最近没有心情发布其它消息。我们还是继续关注Google退出中国的事情吧。

MMdays可能吧有合作协议,可能吧会不定期和MMdays交换稿件。有一位不具名的Google员工给MMdays投递了一篇文章,讲述自己对Google退出中国的看法,并阐述了Google的价值观。

土豆网不久前采访了韩寒关于Google退出中国的看法,韩寒的回答非常精彩,唯一的问题是,这个视频已经被删除。

这篇文章主要由这两部分组成。

“谁是我们的001”评选最后一次投票

     2010 年 1 月 12 日 – 下午 8:17

还记得大半个月前可能吧和其它一些草根博客联合发起的,“谁是我们的001”-互联网评选活动?目前这个活动已经进入到第二轮的投票阶段,也就是最后一轮的投票。

在第一轮的海选中,我们一共收到了10000多个候选提名,目前我们已经整理出一份整洁的投票表单,这份表单里有你熟悉的网站,也可能有一些你没听过的新服务。每个项目将有10个候选名单,每人每项可以最多投3个名单。

不要等了,马上投票吧,选出你最喜爱的网站。而且,投票有奖。

http://farmsrc=

占领手机平台

     2009 年 12 月 27 日 – 下午 3:18

十年前,公交上、地铁上人手一张报纸一本书,现在,大家拿的都是手机。未来,人们可以没有电脑,却不能没有手机。手机正在成为互联网的下一个引爆点,与电脑不一样,手机的便携性以及不断开性让手机有比电脑更好的发展。中国目前有将近7亿的手机用户,其中有4成用户都用手机上网。华尔街著名分析师马丽.米克认为,“亚洲的互联网核心不是PC,而是手机”。

未来在手机平台上必将有一番龙争虎斗,使用怎样的方式占领手机平台将是每个入局者和准入局者必须仔细考虑的问题。

互联网杂草,信息误导

     2009 年 9 月 14 日 – 下午 9:47

起初,我以为理想主义者在现实当中无法成就的事情,在互联网上或许可以完成。经过多年观察实践,我意识到现实是人的江湖,互联网也是,它们都不是虚拟的。互联网便利了我们获取信息的同时,也存在许多误导。这些跟现实联系紧密,因特网发明者Tim Berners-Lee也在担心误导信息将成为互联网未来的隐忧
这篇写的互联网杂草是指那些误导,强迫和无效率信息。网络信息的获取如同商品交易,你付给信息提供商的价钱是:受迫或毫无意识的接受多余的信息。这当然不是我们想要的,但这就是现实与虚拟的互联网。

改善互联网的标识

     2009 年 9 月 4 日 – 上午 11:50

浏览网页我们经常会在网站的底部,博客的侧栏看到一些标识和贴纸,这不是网站的Logo,它们通常代表某种用途,可能是作者的表态,授权,认证,或公益宣传。

每种标识都有不同的诉求,我只选那些认为正在改善互联网的标识。这些标识基本都是NGO发起的,没有强制性,但我希望更多的人了解到,真正易用友好自由中立的互联网是由每个参予的人共同推动的,受益的也是全体。

分页: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