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创业 的文章

创业公司该不该开会?怎样开?

     2017 年 4 月 26 日 – 下午 8:28

好的会议是能产出成果且每个人能按计划执行,而糟糕的会议是在浪费每个人的时间。一个典型糟糕的会议特征是,有人在开会期间处理邮件、微信、玩手机。

有人说,创业公司开会是在浪费时间,如果每天的会议都是 CEO 开动员大会,那显然是浪费时间的。这篇文章说的开会,并不是领导一个人在台上「我简单讲三点」的一对多讲话,而是汇集集体智慧的会议,比如头脑风暴,比如讨论执行方案、讨论产品功能、市场推广等。这种会议是一种高效的推进项目手段,但并不是每个公司、每个会议组织者都知道如何把会议的效率最大化。包括上了规模的上市公司。

博客

创始人别那么抠门

     2017 年 2 月 23 日 – 下午 12:25

09 年以来,我几乎一直在创业公司,要么自己创业,要么合伙加入朋友的公司。我发现了一个很明显的现象,10年、11年的时候我在极客公园工作,当时招人我只需要发一条微博、一篇博客,在文字里透露出各种情怀,就会有志同道合的人加入。但在近两年,我发现情怀已经不能吸引人才加入了,他们已经不相信创业梦想,只相信现金了。

与其说他们不再相信情怀和梦想,不如说年轻人们变得更实际了,以往可能到了 30 岁的年龄才能深刻意识到创业的高风险性 — 因为这个年龄的人已经不能毫无顾忌地拼了,但现在新一代的年轻人,比如刚毕业的,很多已经变得很实际,他们不再相信期权,不再相信创始人的承诺,你付我多少工资,我就干多少活。

这种心态的变化可能与一些创业公司创始人不兑现承诺有关。

Artboard 2

小程序想要什么?

     2017 年 1 月 8 日 – 上午 2:30

在上一篇文章《张小龙的不克制》里我用一句话总结了张小龙对小程序的定义:小程序希望用即用即走的方式激活线下的弱连接场景。这篇文章,我将对这个定义做详细的阐述。

今天,1 月 9 日,小程序正式发布,用户可以体验到各种各样的小程序,从 8 月中旬写了《别开发 app 了》后,我对小程序和微信的观察没有停止过,通过外部的观察以及和一些业内朋友交流,我逐渐清晰地推导出,微信到底想用小程序干什么,以及从小程序当中,我们能看到哪些可用创业的场景。

博客

张小龙的「不克制」

     2016 年 12 月 28 日 – 下午 8:44

腾讯的创始人之一 Tony 曾经说,微信团队保持了一种很克制的心态做产品,但今天张小龙微信公开课PRO 版在演讲中说,当他听到 Tony 说微信很克制时,他是很惊讶的,「克制」这个词从来没有在他脑袋里出现过,相反,他认为克制想法是一种自我压制的行为,在做决定时克制想法并不是一种好的状态。

我想聊聊我对「不克制」的浅薄理解。

博客

微信小程序的想象力与不可想象域

     2016 年 10 月 30 日 – 下午 5:57

微信小程序终于开始公测了,这篇文章也终于可以发布了。

这篇文章可以说是微信小程序系列三部曲最后一篇。8 月份,小程序推出前,我写了《别开发 app 了》详细阐述了为什么创业应该放弃原生 app 开发,上个月,《为什么你觉得只开发微信号是不行的》从做生意的角度分析为什么应该把目光放在微信平台。今天,这篇文章可能是大家最期待和最失望的。

期待是因为这篇文章我将会分享我看到小程序生态里的机会,失望是,我无法手把手教你如何在这个新平台里挣钱,就像我无法告诉你如何快速赚钱人生第一个一百万。

更多地,我希望给大家带来一些思考,产品层面与思维层面的。

博客

互联网工作者的健康问题

     2016 年 10 月 18 日 – 下午 9:24

前几天,和某个最近很火的互联网产品的创始人聊天,她说她最近特别忙特别累,但事情依旧做不完。

Artboard

她的这句话让我印象深刻:

最近我左边长了一片白发,前阵子见到王兴,看到他的头发也发白了一大片。

互联网创业有多累,大概这个圈子的人都深有体会,996 可能已经是相对宽松的工作时间了。另一种累,则是越早期的员工体会越深:心累。心累来自巨大的心理压力,尤其是创始人和 CEO 。

我想起了一位亦师亦友的朋友。

阿禅,作为同是上了名单的人,让我教教你一些人生经验。

我依然记得这个在 2、3 年前和我说这番话的人,张锐,春雨医生的创始人。知道他去世的那一天,我的情绪几乎无法安宁,没有证据表明,他的去世和过度劳累有直接关系,但作为互联网从业者的一员,我相信高强度的工作和心理压力,是让互联网从业者身体变得不健康的主要原因。

和我一样,前面提到的这位互联网产品的创始人知道张锐去世的事时也十分震惊,也许,我们都已经意识到,保持一个有活力的、健康的身体,对创业其实是极大的加分项。

谈谈年轻人的骄傲问题

     2016 年 8 月 5 日 – 下午 12:24

最近朋友圈被各种关于「年轻人骄傲」的文章刷屏,始于一篇叫《生而骄傲:Uber的那些年轻人》,后来这篇文章被各个自媒体相继吐槽。我不想吐槽 Uber ,也不想吐槽写这篇文章以及后来写文章吐槽这篇文章的人。

这篇短文,我想谈谈年轻人骄傲的问题。这里说的骄傲,指的是过分自信。

 

有理想情怀的极客,运气不会差

     2016 年 7 月 5 日 – 下午 10:06

今日,豌豆荚 CEO 王俊煜正式对外宣布,其应用分发业务将并入阿里巴巴。外界传闻,阿里巴巴花了 2 亿美元全资收购了豌豆荚。但关于收购金额的具体数字,双方都没有透露。

不少媒体发文章表示惋惜,因为豌豆荚上一轮融资 1.2 亿美元,估值将近 10 亿美元,而豌豆荚创立到今天,从外界能查询到的数字,似乎融资额超过了 2 亿美元。而同是应用分发市场的 91 ,2 年前被百度 19 亿美元收购。所以对比之下,无论如何计算,被阿里巴巴 2 亿美元收购,豌豆荚都不是一次「成功的」创业。

o

一次创业的成功是所有事情都做对了,而失败,可能只是因为在错误的时机做错了一件事。

这篇文章不探讨豌豆荚的成败,不探讨应用分发市场,我想聊聊王俊煜,聊聊这个中国创业者里最有理想主义情怀的极客,我愿意相信并且祝福,他在接下来肯定会做出更伟大的产品。

创业公司员工都有哪些特点?

     2016 年 2 月 15 日 – 下午 9:06

这篇文章原本想取标题《一个创业公司员工的自我修养》,但想到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可能不同意,于是用了现在的标题。

这篇文章整理自我几个月前与一位新同事的对话,对于想加入创业公司或刚刚进入创业公司的人,可能有参考意义。我说的不一定对,我用我的经验来写,你用你的判断力来选择性吸收。

1

分页: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