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媒体 的文章

如果微信是新浪的

     2013 年 6 月 2 日 – 上午 10:32

这篇文章实际上去年12月31日就寸到可能吧的草稿箱了,考虑到工作的原因,文章发到了极客公园,但作为自己今年写的数篇文章之一,发到可能吧或许更有意义。这不是一篇时效性的文章,应该还可以一读。

毫无疑问,这是一篇标题党文章。

等等,你真的没想过如果微信是新浪的,微信会是怎样的形态么?抛出这个问题,是因为近期看到有些媒体同行在讨论微信公众平台的价值,有些人从看好变成不看好有些人认为不用则必死。这时,互联网分析师应该站出来说,“不能用老的方式在微信上做尝试,要用针对微信的方式,你们之前肯定都做错了”。嗯,互联网分析师肯定是对的,至于你问他们应该用什么方式,他们肯定会说,不同的帐号要用不同的方式,不能一概而论。其实,方法很简单,让新浪接手微信就行了。

1

庭院深深

     2010 年 4 月 4 日 – 下午 7:34

可能吧已经连续几篇文章讨论时政相关话题,本次为大家带来与社会话题有关的一篇深度报道。

几个小女生在现代互联网的驱动下,给自己搭建了一个架空于千百年前,存放心灵的深深院落:她们有自己的游戏规则,徘徊在虚拟的玉勒雕鞍之间,用来消解无穷的寂寞和无奈,彼此支撑和安慰。当原本私密的院落遭遇雨横风狂,她们无计可施,在网线的尽头默默流泪。此番打击之后,她们还能否保卫自己仅存的精神家园?

2010-4-4 19-25-16
题图:“宁清宫”贴吧一位管理者的签名图片。下面的文字是:“无论身处何地,你在,我就不怕。” 图/百度贴吧

怎样观看纪录片

     2010 年 2 月 7 日 – 上午 3:21

几天前韩寒在博客中贴出了一部纪录片《海豚湾》。我看了这部片子,没想到越看下去,就越兴奋。我的思绪从海豚飘到环保,又飘到纪录片的宣传和呼吁功能,又飘到我们对好多国外纪录片的过分敏感。最后我问自己:

  1. 《海豚湾》这样的纪录片为什么能打动我?而另一些片子为什么不行?
  2. 《海豚湾》等影片怎样影响了我的思维和行动?看片前后相比,我的什么地方发生了改变?
  3. 国外纪录片和国内的相比,哪一方更“好看”,更能打动我?为什么?
  4. 看太多“敏感”的纪录片,会不会对我产生不好的影响

从《海豚湾》展开话题,而不局限于该片,我打算用下面这篇文章来试着回答上述问题。

2010-2-7 3-08-11

Google图书搜索的是与非

     2009 年 10 月 23 日 – 上午 10:00

最近“Google图书搜索”成了热门的话题,在过去的10多天里,“谷歌图书”、“Google图书”等词的搜索频率大大提高。原因是中国一些作家、作协和CCTV联合起来,认为Google擅自将有著作权的图书扫描上网侵犯了作家们的权利。和李彦宏出现在春晚之前CCTV对百度发起猛烈攻势一样,这次CCTV再次联合新华网等官媒对Google进行谴责。一些不明真相的记者也随之附和。

Google图书搜索本来并不引人注意,这回CCTV又给Google带来流量了。

也谈央视新闻改版

     2009 年 8 月 4 日 – 下午 12:49

央视新闻频道几天以前进行了改版。在看到网上一系列关于本次改版的评论出炉以后,我想用我的视角来比较改版后的央视新闻与其他媒体新闻,谈论一下这次改版的表面与实质,以及我对本次改版的评价

01

媒体是什么?

     2009 年 7 月 26 日 – 下午 1:44

上个星期网易科技和新浪科技都被叫停了几个小时,原因是发布了一篇某领导人儿子涉嫌贿赂的报道。搜狐或许因为信息稍微滞后,又或者编辑的觉悟足够高,而没有报道这件事。

通读该篇报道,一般人是不会想到某领导人的儿子的,因为报道里只提到企业的名称,很少人能立马反应出这个企业和这个儿子有所关联;而即使知道了这个企业和这个儿子有所关联,知道了这个儿子的关系,也很难马上反应出这个儿子就是那个爸爸的儿子。

“谷歌风波”问卷调查报告(下):网上问卷调查部分

     2009 年 7 月 1 日 – 下午 8:25

真是抱歉,让大家久等了。宿舍的宽带包月前几天到期,再加上要把各种期末作业赶交给老师,忙得我晕头转向,终于在今天找到空闲时间能够把早就写好的网上调查报告发上来。

我总算是在写网上部分的时候找回了一点自信。尽管怀抱着信念要展示大学生和网友的不同,但样本毕竟是太少了,怎么看都无法完全说明我的观点。不过,我可以保证至少这些同学的抽样过程是按照了最省力也最公平的一种方式:按照学号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给大家献上第二部分,希望大家能公正的给予评价。可以同时回顾第一部分

各位可以点击这里获取PPT格式的调查报告.

“谷歌风波”问卷调查报告(上):纸质问卷调查部分

     2009 年 6 月 27 日 – 上午 6:34

为了调查“谷歌中国”网站被国内各大媒体谴责,后又遭受处罚这一事件的媒体传播效果,以及不同传播途径对社会公众的不同影响,同时为了完成我的作业,我在这个星期对同班同学和院里另外一个班的同学发放了问卷,进行了一次小型的问卷调查。调查主要针对的是被认为不经常使用twitter等新媒体的大学生,我希望跳出活跃网友之间的相互影响,在接受各种媒体宣传比较平均的人群中进行调查。

22日,应网上朋友的要求,我把问卷的副本放到了Google Docs上。昨天早上6:30是约定的网上调查截止的日子。我一共收到来自网上的121个反馈。这些朋友们的调查数据我将在稍后几天进行整理。

现在,首先给各位展示的是先期完成的向同学们发放的纸质问卷调查结果

各位可以点击这里获取PPT格式的调查报告.

奥巴马的就职演说被反低俗了

     2009 年 1 月 21 日 – 上午 11:09

北京时间昨天美国第44任总统奥巴马上任,同时发表了一篇激动人心的演说。让我感到惊讶的是,CCAV竟然直播演讲过程,并且提供同声传译。

但显然,这个“直播”还是有延时的。当奥巴马说到某一句时,翻译显得有点慌张,于是导播就趁机切掉。

因此,我今天特意去几大网站查看奥巴马就职演说全文翻译,结果得出的结论是:

大多数中国大陆门户网站都在逃避这句话。

Twitter等微博客能击败传统媒体吗?

     2008 年 11 月 28 日 – 下午 8:50

汶川地震到孟买恐怖袭击,似乎Twitter(我的Twitter)等微博客在报道上战胜了主流媒体。这主要体现在:报道速度、信息源数量,以及其不断扩张的传播力

CNN日前在网站头条承认微博客的社会化媒体地位,实际上不用它承认,博客已经成为一种新型的传播媒介,而微博客作为博客的一种简便模式,继承博客作为信息传播的媒介特性是顺理成章的。

但是,微博客虽然具有传统媒体没有的优势,但它不可能击败传统媒体,与纸质媒介最终会消失的预言不一样,微博客最多只能作为一种非主流辅助媒体。

分页: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