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are we?

「可能吧」建立于2007年4月,经历了中国博客潮流最辉煌的时光,也获得了中外博客届的数个奖项,包括德国之声的2010年的「最佳中文博客奖」。「可能吧」于2010年3月23日被 GFW 屏蔽,创始人Jason Ng 也数次被国保、国安「请」喝茶。至今「可能吧」仍未解封,我们不反对网络审查,我们反对的是不透明的、由极少数人决定的网络审查。「可能吧」是一个多人博客,由以下这些作者组成。

一斤知识该卖多少钱?

     2016 年 5 月 19 日 – 上午 2:03

近半年,微课很火,付费社群很火,后者你可能没有加入过,但前者你或多或少都在微信群或长得像微信群的网页上听过,嗯,就是专家的分享。

这两天圈内很多人在玩在行新上线的产品「分答」,他们问我能不能给写个评价,我说你看我最近写的文章,都是说哪些公司做得不好的,万一我不小心黑了你们怎么办?况且我从来不写软文的,万一我写了读者不喜欢,我怕即使我没有进洗脚店,也会被读者拉到车里活活打死。

以上是一个冷笑话,看不懂也无所谓。

最近作为分享者和获取者,我分别尝试了多个知识分享产品,这篇文章零碎地说说我对各个产品的不成熟看法。篇章之间并非环环相扣,可以跳跃阅读。

o

 

为什么 Google 没有虚假医药广告?

     2016 年 5 月 3 日 – 下午 10:39

文章主要不是谈论 Google ,还有百度,还有医疗资质审核,还有应该相信谁。

魏则西在百度搜索「滑膜肉瘤」找到虚假医疗网络广告,受骗上当最后不治身亡的事,在这个五一假期闹得沸沸扬扬。甚至坊间已经有传闻,莆田系的人已经在打听,到底是谁把这件事「炒起来的」。

也许他们早已经不相信,有些事不花钱、不操作,也能夺得全民眼球。

魏则西的死,如果要追究责任,按比例来分,应该是:3 : 3 : 3 : 1

容我慢慢道来。

0

 

年轻人,少参加点行业大会吧

     2016 年 4 月 28 日 – 下午 8:05

昨天一个在新浪工作的朋友问我,应不应该去参加 GM*C (全球移动***大会),我跟他说,如果你们公司报销,你工作又不太饱和,可以去逛逛。

互联网行业是一个工作强度比任何行业都高的行业,互联网从业者,尤其是创业公司的从业者,每天连睡眠的时间都不够,与其挤出时间去参加各种行业大会,不如多留出点时间工作、学习,或陪伴家人。

不能一杆子打翻一船人,有些线下活动还是值得参与的。

2016-04-28_17-48-32

听他们忽悠互联网思维,不如看这4部纪录片

     2016 年 4 月 22 日 – 下午 4:22

不久前,跟一位50岁左右的朋友聊天,他在邯郸开淀粉厂,他告诉我,他花了数万人民币上某个人的「互联网思维」培训课,他觉得他现在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充满了互联网思维。

我问他,你学完之后准备怎样将这些「互联网思维」用到淀粉厂?他说他没想好,我冷笑了一句,跟他开玩笑说,不如你给我一半的钱,我给你一个执行方案吧。

自从 2013 年年底「互联网思维」这个词被商业化包装出来之后,就有很多互联网转型大师到各地给小老板们培训,他们付得起钱,听完之后可能也觉得全身被灌满了互联网血液,但似乎我还没听说有哪些企业的企业主听完这些培训后,做出多么互联网风格的事,我想,这一定是我孤陋寡闻吧。

2

 

为什么百度正在掉队?

     2016 年 3 月 30 日 – 下午 8:57

这是一篇关于 BAT 的文章。BAT 不是蝙蝠,也不是蝙蝠侠,更不会大战超人。它们是百度、阿里巴巴、腾讯。所谓掉队,指的是百度与阿里、腾讯的距离越来越远。

两周前写了《我为什么坚定不移抵制百度》后,微信后台有人留言说,「理想主义和情怀都是拿来做表面工程的,商业里没有对错,只有利益」。对于这样的想法,我可以这样回答,「没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肯定能赚到钱,比如你看很多用地沟油的餐厅是挣钱的。但有了理想和情怀,企业才能走得更远,成为一个受人敬仰的 IP。」

不过,就像两个审美不一致的人互相评价一个设计图一样,两个价值观不一致的人,是不能互相说服的。

那么,今天我就不谈道德,尝试用「入口」理论来横向对比分析,为什么百度,作为 BAT 成员中的一员,正在掉队并将可能在未来几年跌出国内互联网第一阵营。

1

 

写在 Google 退出中国 6 周年

     2016 年 3 月 23 日 – 下午 9:39

2011年起,每年的3月23日,我的日历都会弹出一个提醒,告诉我,「又一年了」。2010年3月23日,Google 宣布退出中国,理由是不再接受不透明的网络审查,导火线是 Google 发现有来自中国政府支持的针对 Gmail 的暴力攻击,试图破解 Gmail 的安全系统获得某些用户的邮件来往记录。

1

 

为什么我坚定不移地抵制百度?

     2016 年 3 月 18 日 – 下午 2:07

我有不少在百度工作的朋友,但这篇文章我依然要写,商业社会让我变得圆滑,但并没有让我失去最基本的价值审度和对错判断。

可以说,百度的各种令人不齿行为,其实是中国社会各种问题的缩影,抵制百度,很多时候并不是讨厌百度的产品,实际上百度有不少做得不错的产品,尤其是当这些产品还是1.0版本时。

有时候,我们抵制百度是因为它的价值观和无下限商业行为,另一些时候,抵制百度可能只是因为它正好当了替死鬼 — 真正要抵制的,是它作为缩影的投射本体,你知道,我是在说中国政府。

1

 

关于「企业微信」你值得了解的10件事

     2016 年 3 月 10 日 – 上午 12:54

用一句时髦的话,微信是一个 IP,它的每一个动作,都能引起所有人关注。这两天,在互联网圈内被讨论得最多的,除了阿尔法狗,估计就是「企业微信」了。

顾名思义,「企业微信」就是给企业用的微信,但它又不是微信。这两天大概花了3个小时体验了「企业微信」,跟大家聊聊我的感受和思考。

1

 

我期待有一天能在网上比价找小姐

     2016 年 3 月 7 日 – 下午 10:29

那时,整个世界将充满互联网思维。

「互联网思维」是一个已经被用烂的词,我对它的理解是:

  • 解决信息不对称
  • 调整不合理的成本和利润结构

之所以今天又将这个话题谈起,是因为看到了以下这段传闻:

最近有传闻说阿里巴巴要收购陌陌,这事的合理性是存在的,正如我春节时对支付宝的调侃,阿里巴巴一直想在社交上做点什么,但又只学会了「术」没有领会「道」。既然自己做不好,买一个总是可以的。而陌陌是微信、QQ 外最大的社交平台,阿里收购陌陌也是情理中事。

1

分页: 1 2 3 4 5 6 7 8 ... 73 74 7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