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are we?

「可能吧」建立于 2007 年 4 月,经历了中国博客潮流最辉煌的时光,获得了中外数个博客奖项,包括德国之声的 2010 年的「最佳中文博客奖」。2010 年 3 月 23 日可能吧被 GFW 屏蔽,至今仍未解封。我们关注「有用有趣的互联网趋势」,不管这个趋势是中国还是中国以外的,这是 10 多年来参与过的作者和写过的话题。

如何懂得更多,让别人觉得自己挺厉害?


2019 年 5 月 30 日 – 下午 11:42

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李永乐老师」这个人,如果你没听过,不妨去 Youtube 搜索一下他的视频。他做了非常多的 10-20 分钟的中长度视频,阐述一些复杂的概念或事件,比如中美贸易战如何发生。

如果你看过他大量的视频,你可能会产生一个疑问,作为一个物理老师,他懂的是不是有点多了,貌似颠覆了我们对物理老师的认知,好像没有什么他是不懂的,他总能把事情讲清楚。

那么,他是如何做到的?

博客

5G,新连接时代的机会


2019 年 5 月 16 日 – 下午 7:34

这篇文章很长,但我保证你看完后能获得足够多对 5G 和产业互联网的了解,可能也会由此想到处在当前位置的你,应该如何去迎接这个新连接时代。放心,我不会和你说「码分多址」之类的人类看不懂的词语,我们尝试用人话来了解 5G 时代的特征和机遇。

Artboard 2

来一张图片,其它全靠编


2019 年 4 月 24 日 – 下午 7:55

作为一个一年更新不到 10 篇的公众号,其实我是很不愿意突然写一篇文章得罪人的,因为在江湖上,你永远不知道哪一天在哪一条小巷子里,会被别人捅上一刀。

但其实我也并不是特别想针对某个人,只是有些话,不吐不快。如果要给这篇文章换一个标题,我可能会用《旗帜鲜明地认为某些媒体是新一代的咪蒙》。

你看,我只能旗帜鲜明地表达「我认为」,我是不敢「旗帜鲜明地要求别人道歉的」。

博客

你的头像是不是腾讯的?


2019 年 3 月 20 日 – 下午 8:21

开什么玩笑,你的头像当然不是腾讯的。你的头像也不是抖音的,你的头像是你的。

聊这个话题,是因为最近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想展开聊聊。这件事,并不是头像和昵称是不是腾讯的那么简单

Artboard 2

微信 7.0,看一看微信的看一看


2018 年 12 月 22 日 – 下午 12:20

微信 iOS 版经过了 4 年多,版本号终于从 6.x 变成了 7.0 。要知道,从 1.0 变到 6.0 ,也是经过了 4 年。这个版本增加不少新功能,比如类似 Instagram 的一日阅后即焚的短视频,但我想讲一个我觉得有长远意义的小功能。因为在我看来,这个功能并不小。

博客

微信订阅号改成内容流带来的影响


2018 年 6 月 21 日 – 下午 1:05

刚刚发布的微信 iOS 6.7.0 版本带来了一个重大的变化,从前,订阅号被放在一个文件夹里,你需要打开这个文件夹,选择你要看的公众号,再去看公众号的更新。

现在,订阅号不再是一个文件夹,它默认变成了内容流,你所订阅的所有公众号(订阅号)会以时间顺序呈现,新的在前面,旧的在后面。

这看似是一个小的变动,但如果乘以订阅号的数量,这一变化其实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订阅号的注册量早已经破千万,它们是微信生态里,除了普通用户之外,数量最庞大的主体。

博客

微信可以为公众号作者做得更多


2018 年 6 月 6 日 – 下午 12:54

今天一起床,微信害我输了 10 块钱,我去年跟一朋友打赌微信今年还没法恢复 iOS 下的赞赏,结果今天恢复了,于是我被打脸了。

赞赏功能对创作者来讲,意义是不言而喻的,它比一个纯粹的「心形」按钮来得更有价值,不仅是因为它能给作者带来一定的收入,更多地是因为,读者要进行赞赏,哪怕是 0.01 元这种看起来带有些许侮辱人的金额,都是有操作成本的,如果一个读者愿意点赞赏按钮(现在叫「喜欢作者」)、选金额、支付、返回上一层,进行如此「复杂」的操作,意味着读者是真的喜欢作者写的文章。对作者来说,是一种感动。

博客

媒体人就是矫情


2018 年 5 月 26 日 – 下午 3:30

我一直觉得媒体人很矫情,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虽然公众号没有留言功能,我还是要发篇文章说一说。之所以说媒体人矫情,是因为他们总是觉得别人抄他的文章、洗他的稿。

其实,这是别人看得起你。

博客

一场重新定义得太早的发布会


2018 年 5 月 16 日 – 上午 11:37

昨天晚上,锤子科技在鸟巢开了一场数万人的发布会,北京的夏季刚刚开始,下了第一场闷热的雨,但丝毫没有影响前往参拜的锤粉们,一方面他们期待锤子的新产品能让他们被吓得尿裤子,另一方面,听一场罗永浩式的相声,无论他的产品好不好,都是一种享受。

在发布会前,我拉了一个 200 多人的微信群,大家一边看直播,一边在群里吐槽,一个晚上聊下了上千条记录,我快速地在群里寻找,除了一条广告之外,似乎所有的发言都是关于锤子新产品的负面评价。

后来,媒体的新闻稿也出来了,或许是前戏做得太过分了,媒体们并没有尿裤子,反而普遍表示了对锤子科技新推出的 TNT 工作站(台式电脑)的质疑。

我也是质疑者之一。

博客

滴滴总被骂,坏人常出现


2018 年 5 月 11 日 – 下午 9:02


是的,我还活着。我没有被滴滴司机刺死,也没有因为在微信发了一篇 100w+ 的文章被删后一蹶不振,至少在可能吧上,这些文章都在。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关于「21 岁空姐被滴滴顺风车司机杀害后潜逃」的新闻就一直在我的朋友圈出现,也成为了各大媒体的头条。滴滴有责任么?有,它可以为保护乘客把功能做得更好,并改变产品的社交导向。责任全在它身上么?不是。

开始论述之前,我想先分享几段相关的经历。

博客

分页: 1 2 3 4 5 6 7 8 ... 78 79 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