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are we?

「可能吧」建立于2007年4月,经历了中国博客潮流最辉煌的时光,也获得了中外博客届的数个奖项,包括德国之声的2010年的「最佳中文博客奖」。「可能吧」于2010年3月23日被 GFW 屏蔽,创始人Jason Ng 也数次被国保、国安「请」喝茶。至今「可能吧」仍未解封,我们不反对网络审查,我们反对的是不透明的、由极少数人决定的网络审查。「可能吧」是一个多人博客,由以下这些作者组成。

公众号掉粉定律与信息焦虑

     2017 年 2 月 17 日 – 上午 12:25

运营个人公众号已经有 1 年时间了,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一发文章就会掉粉

一开始,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典型现象,因为我写的文章个人色彩很浓,如果一篇文章刚好某些读者不喜欢,他取关可能是正常的。后来一问身边的朋友,发现这是一个普遍现象,不管是大号小号,不推送的时候,可能每天掉几十到几百个粉丝,一旦发文章,不管文章好坏,都先掉几百到上千粉,然后如果文章传播得不错,关注者会重新涨回来。

博客

为什么微信必须做付费订阅及可能怎么做

     2017 年 2 月 16 日 – 下午 5:38

有时,什么新闻会上科技圈头条,真让人摸不透。

2月14日,情人节,马化腾因为回复了 keso 一条朋友圈说催促微信的付费订阅功能早日上线,上了科技新闻的头条。应了那句话,互联网圈有 3 大高潮:支付宝有新版本,百度有新丑闻,微信有新功能。

微信做付费订阅,是必然的趋势,符合所谓内容创业的趋势,也符合微信的平台战略。但它极有可能不会以去年流出的「看标题看摘要然后付费看全文」的方式出现,甚至,有可能会以单独的「号」出现。

我尝试做简单的推理。

博客

当我在排版时,我在思考什么?

     2017 年 2 月 15 日 – 下午 3:04

文章比较长,但值得深读。

这篇文章不是对任何事件的评论,而是我对于内容呈现,甚至对阅读产品设计的思考。

不管写什么话题,都会有 10-20 条留言夸奖可能吧的文章排版好看,不谦虚地说,在公众号领域,我的排版确实有些许让人印象深刻的特点,以至于有一次大辉老师用了我的排版代码后,有读者在底下留言,说排版和可能吧有相似之处。

你可能见过很多关于微信公众号排版的教程,告诉你应该用多少字号、用什么颜色、行距应该设置为多少,大部分教程或许对想速成或直接找一个 todolist 做工作交差的人来说,是有效的。然而,真正要做好排版,并不只是需要获得别人给的 todolist,而是理解排版背后的原理。

这篇文章,来自我在有可能学院的《微信内容运营》课程的一小部分,我想和大家分享,当我在排版时,我都在思考些什么。

博客

小程序想要什么?

     2017 年 1 月 8 日 – 上午 2:30

在上一篇文章《张小龙的不克制》里我用一句话总结了张小龙对小程序的定义:小程序希望用即用即走的方式激活线下的弱连接场景。这篇文章,我将对这个定义做详细的阐述。

今天,1 月 9 日,小程序正式发布,用户可以体验到各种各样的小程序,从 8 月中旬写了《别开发 app 了》后,我对小程序和微信的观察没有停止过,通过外部的观察以及和一些业内朋友交流,我逐渐清晰地推导出,微信到底想用小程序干什么,以及从小程序当中,我们能看到哪些可用创业的场景。

博客

张小龙的「不克制」

     2016 年 12 月 28 日 – 下午 8:44

腾讯的创始人之一 Tony 曾经说,微信团队保持了一种很克制的心态做产品,但今天张小龙微信公开课PRO 版在演讲中说,当他听到 Tony 说微信很克制时,他是很惊讶的,「克制」这个词从来没有在他脑袋里出现过,相反,他认为克制想法是一种自我压制的行为,在做决定时克制想法并不是一种好的状态。

我想聊聊我对「不克制」的浅薄理解。

博客

如何判断刷屏文章的真伪?

     2016 年 11 月 30 日 – 下午 2:03

朋友圈从来不缺刷屏文章。今天本没计划写文章,但有些话,不吐不快。

一位朋友早上发来消息,问我如何看待「罗一笑」,我笑了一笑,说,不是十分了解,不好评价。对于没有做过较为深入研究的事情,或不是自己十分熟悉的领域,一般我都不会妄自评价。更不会因为情绪被燃起,而一时冲动,将还没搞清楚的事情,转发到朋友圈。因为每一次转发,其实是对信用的一次透支。

观察了不少营销事件,我想从罗尔的营销事件,聊聊当我看到一篇刷屏文章时,我是怎样做、怎样判断的。

博客

荷尔蒙支付宝

     2016 年 11 月 28 日 – 下午 7:33

每一次支付宝更新新版本,加入新的社交元素,微信上总会出现各种讨论,仿佛这两家在链接上互相屏蔽的公司,其实一直紧密联系着。但一般来说,90% 以上参与讨论的微信公众号,对支付宝的评价都是负面的。

前两天,支付宝又更新了,加入了「圈子」功能,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一个相互独立的朋友圈,在这些「朋友圈」里,达到一定条件的用户可以发照片,其他用户可以评论、点赞,和打赏。

观察支付宝如何在微信的阴影下做社交的时间很长了,我认为这是支付宝在社交尝试上做得「最好」的一次,这个「最好」,包含着贬义和褒义。我试着从坏和好两个角度去理解。

博客

微信小程序的想象力与不可想象域

     2016 年 10 月 30 日 – 下午 5:57

微信小程序终于开始公测了,这篇文章也终于可以发布了。

这篇文章可以说是微信小程序系列三部曲最后一篇。8 月份,小程序推出前,我写了《别开发 app 了》详细阐述了为什么创业应该放弃原生 app 开发,上个月,《为什么你觉得只开发微信号是不行的》从做生意的角度分析为什么应该把目光放在微信平台。今天,这篇文章可能是大家最期待和最失望的。

期待是因为这篇文章我将会分享我看到小程序生态里的机会,失望是,我无法手把手教你如何在这个新平台里挣钱,就像我无法告诉你如何快速赚钱人生第一个一百万。

更多地,我希望给大家带来一些思考,产品层面与思维层面的。

博客

互联网工作者的健康问题

     2016 年 10 月 18 日 – 下午 9:24

前几天,和某个最近很火的互联网产品的创始人聊天,她说她最近特别忙特别累,但事情依旧做不完。

Artboard

她的这句话让我印象深刻:

最近我左边长了一片白发,前阵子见到王兴,看到他的头发也发白了一大片。

互联网创业有多累,大概这个圈子的人都深有体会,996 可能已经是相对宽松的工作时间了。另一种累,则是越早期的员工体会越深:心累。心累来自巨大的心理压力,尤其是创始人和 CEO 。

我想起了一位亦师亦友的朋友。

阿禅,作为同是上了名单的人,让我教教你一些人生经验。

我依然记得这个在 2、3 年前和我说这番话的人,张锐,春雨医生的创始人。知道他去世的那一天,我的情绪几乎无法安宁,没有证据表明,他的去世和过度劳累有直接关系,但作为互联网从业者的一员,我相信高强度的工作和心理压力,是让互联网从业者身体变得不健康的主要原因。

和我一样,前面提到的这位互联网产品的创始人知道张锐去世的事时也十分震惊,也许,我们都已经意识到,保持一个有活力的、健康的身体,对创业其实是极大的加分项。

分页: 1 2 3 4 5 6 7 8 ... 75 76 7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