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are we?

「可能吧」建立于2007年4月,经历了中国博客潮流最辉煌的时光,也获得了中外博客届的数个奖项,包括德国之声的2010年的「最佳中文博客奖」。「可能吧」于2010年3月23日被 GFW 屏蔽,创始人Jason Ng 也数次被国保、国安「请」喝茶。至今「可能吧」仍未解封,我们不反对网络审查,我们反对的是不透明的、由极少数人决定的网络审查。「可能吧」是一个多人博客,由以下这些作者组成。

她月薪 5 万真的是因为选择了最艰难的路?

     2017 年 3 月 17 日 – 下午 2:14

时代在进步,鸡汤也在进化。

成功学鸡汤文章之所以让人反感,是因为这类文章往往喜欢把成功归因为一个原因,而通常这个唯一的原因,是所有人都能做的,比如:努力、多读书、愿意干脏活累活、坚持。

现在人们都已经不相信这类心灵鸡汤了,因为它说的都是没有用的废话,谁不知道工作要努力?谁不知道人丑要多读书?谁不知道事业要坚持?而且,鸡汤文章中举的例子往往是名人,比如马云,离普通人都太远了,没有太多参考价值。如果马云是普遍存在的,那马云就不是值得报道的人物了。

一种模式的衰落必然会带来新模式。于是,新型的心灵鸡汤出现了。

0

别做口头上的学习者

     2017 年 3 月 8 日 – 下午 9:05

如果花了 199 元,听别人讲如何财务自由,自己却什么都不做,只会让别人的财务更自由。

在这个时代,人人都标榜自己是学习者。有些人,真的是在不断学习,而有一些,通过购买各种课程,加入各种学习社群,给自己打上学习者的标签。后者,有一大部分是口头上的学习者。

如果一个人只是口头上的学习者,不发散、不实践、不主动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学习不会有效果,花了钱也是白花。

过去这些年,我也一直在不断学习,你看到我写的很多文章,其实都是学习的成果积累。对于新知识,我的学习速度是相对较快的,不是因为我聪明,而是因为经过多年的自我驱动学习,我提炼出了一种可以帮助我快速学习的方法。

这个方法我曾经在多个线下培训时传授给学员,现在,分享给所有有自控力、希望不断学习的人。

如果你有看过费曼学习法、SQ3R 阅读法、西蒙学习法、《软技能》里提到的十步学习法,你会发现我的方法和他们有相似之处,也有改进的地方。学习的方法都是类似的,但不同的场景,具体的方法可能不同,我的学习方法可能更适合应用于节奏较快的场景。

我们需要用到 5 个工具,和 11 个步骤。

博客

大爷的教诲

     2017 年 3 月 3 日 – 上午 10:58

现在是凌晨 3 点,我刚刚在电影院看完《金刚狼:殊死一战》的首映,虽然明知道国内的影片长度比国外少了 14 分钟,殊死一战变成了殊死 0.89 站,但作为 X 战警的超级粉丝,我还是买了票去电影院看了。

电影剪得很好,导演剪辑得很好,广电总局剪得也很好,我想他们和爱德华一样有着锋利的剪刀和洗剪吹手法,但心里想着花了同样的钱,却比别人少看 14 分钟,心里还是有点不爽,正好邻居家的大爷还没睡觉,他也很喜欢看电影,我们就聊起来了。

「这是一部 R 级片,能在中国上映就不错了,你应该感恩!」大爷说道。

博客

真的,再这样提问就没人理你了

     2017 年 2 月 27 日 – 下午 8:24

提问,是获取知识和解决方法最好的手段之一,一些人往往认为只有解答问题是有难度的,却没有把心思花在提问上。提问,也是有技巧的。一个草率的提问只会得到草率的答案,不花心思的提问只能换来不花心思的回答。

试想,作为对 IT 行业的一员,你家亲戚突然打电话问你,「我电脑突然上不了网了,怎么办?」如果你脾气和我一样差,你肯定不想回复。这样的问题首先没有标准的答案,因为线索太少,其次,你不一定愿意花时间去帮这位亲戚找线索 — 尤其远房亲戚。

试想,作为一个正在创业的人,不管你是抠门创始人还是被坑的联合创始人,一个陌生的人突然给你扔一个问题,「今年内容创业是风口,你觉得我应该做个公众号吗?」你很客气,你像长者那样回答「吼啊」,然而对方回复,「能不能给点建议?」如果你脾气和我一样差,你肯定不想继续回复。一是你没必要花时间和陌生人闲扯,二是这样的问题也不是三言两语可以回答,哪有创业思路是一句话就能说完的?

我喜欢给朋友提问,因为通过提问,我能快速学习;我也喜欢回答问题,回答问题也能让我学到新东西,除非回答的过程我是不愉悦的。这篇文章结合我的个人经历,和大家聊聊怎样的提问方式是更好的、更容易获得答案的。

博客

创始人别那么抠门

     2017 年 2 月 23 日 – 下午 12:25

09 年以来,我几乎一直在创业公司,要么自己创业,要么合伙加入朋友的公司。我发现了一个很明显的现象,10年、11年的时候我在极客公园工作,当时招人我只需要发一条微博、一篇博客,在文字里透露出各种情怀,就会有志同道合的人加入。但在近两年,我发现情怀已经不能吸引人才加入了,他们已经不相信创业梦想,只相信现金了。

与其说他们不再相信情怀和梦想,不如说年轻人们变得更实际了,以往可能到了 30 岁的年龄才能深刻意识到创业的高风险性 — 因为这个年龄的人已经不能毫无顾忌地拼了,但现在新一代的年轻人,比如刚毕业的,很多已经变得很实际,他们不再相信期权,不再相信创始人的承诺,你付我多少工资,我就干多少活。

这种心态的变化可能与一些创业公司创始人不兑现承诺有关。

Artboard 2

公众号掉粉定律与信息焦虑

     2017 年 2 月 17 日 – 上午 12:25

运营个人公众号已经有 1 年时间了,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一发文章就会掉粉

一开始,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典型现象,因为我写的文章个人色彩很浓,如果一篇文章刚好某些读者不喜欢,他取关可能是正常的。后来一问身边的朋友,发现这是一个普遍现象,不管是大号小号,不推送的时候,可能每天掉几十到几百个粉丝,一旦发文章,不管文章好坏,都先掉几百到上千粉,然后如果文章传播得不错,关注者会重新涨回来。

博客

为什么微信必须做付费订阅及可能怎么做

     2017 年 2 月 16 日 – 下午 5:38

有时,什么新闻会上科技圈头条,真让人摸不透。

2月14日,情人节,马化腾因为回复了 keso 一条朋友圈说催促微信的付费订阅功能早日上线,上了科技新闻的头条。应了那句话,互联网圈有 3 大高潮:支付宝有新版本,百度有新丑闻,微信有新功能。

微信做付费订阅,是必然的趋势,符合所谓内容创业的趋势,也符合微信的平台战略。但它极有可能不会以去年流出的「看标题看摘要然后付费看全文」的方式出现,甚至,有可能会以单独的「号」出现。

我尝试做简单的推理。

博客

当我在排版时,我在思考什么?

     2017 年 2 月 15 日 – 下午 3:04

文章比较长,但值得深读。

这篇文章不是对任何事件的评论,而是我对于内容呈现,甚至对阅读产品设计的思考。

不管写什么话题,都会有 10-20 条留言夸奖可能吧的文章排版好看,不谦虚地说,在公众号领域,我的排版确实有些许让人印象深刻的特点,以至于有一次大辉老师用了我的排版代码后,有读者在底下留言,说排版和可能吧有相似之处。

你可能见过很多关于微信公众号排版的教程,告诉你应该用多少字号、用什么颜色、行距应该设置为多少,大部分教程或许对想速成或直接找一个 todolist 做工作交差的人来说,是有效的。然而,真正要做好排版,并不只是需要获得别人给的 todolist,而是理解排版背后的原理。

这篇文章,来自我在有可能学院的《微信内容运营》课程的一小部分,我想和大家分享,当我在排版时,我都在思考些什么。

博客

小程序想要什么?

     2017 年 1 月 8 日 – 上午 2:30

在上一篇文章《张小龙的不克制》里我用一句话总结了张小龙对小程序的定义:小程序希望用即用即走的方式激活线下的弱连接场景。这篇文章,我将对这个定义做详细的阐述。

今天,1 月 9 日,小程序正式发布,用户可以体验到各种各样的小程序,从 8 月中旬写了《别开发 app 了》后,我对小程序和微信的观察没有停止过,通过外部的观察以及和一些业内朋友交流,我逐渐清晰地推导出,微信到底想用小程序干什么,以及从小程序当中,我们能看到哪些可用创业的场景。

博客

分页: 1 2 3 4 5 6 7 8 ... 76 77 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