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are we?

「可能吧」建立于2007年4月,经历了中国博客潮流最辉煌的时光,也获得了中外博客届的数个奖项,包括德国之声的2010年的「最佳中文博客奖」。「可能吧」于2010年3月23日被 GFW 屏蔽,创始人Jason Ng 也数次被国保、国安「请」喝茶。至今「可能吧」仍未解封,我们不反对网络审查,我们反对的是不透明的、由极少数人决定的网络审查。「可能吧」是一个多人博客,由以下这些作者组成。

探索移动阅读

     2012 年 1 月 11 日 – 上午 10:27

经常有人问我的工作是什么,看我经常发Twitter 觉得挺闲的。谜底揭晓,我有50% 的工作时间在做极客公园的运营,另外50% 的工作时间在做《商业价值》移动客户端

2010年年初,我开始作为产品经理参与到《商业价值》iPhone 客户端,做了一年多之后,我积累了一些东西,这篇文章包含了我对移动阅读的积累和思考,不管是对是错,我想和大家(实际上我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在阅读器里看可能吧)一起深入探讨。

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有2个,一是分享我的一些思考,二是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是的,我们在招人

新浪微博给我印象最深刻的10件事

     2011 年 9 月 12 日 – 上午 5:35

可能吧目前依然IP被封锁,域名依然是敏感词,DNS依然被污染,文章的插图都存储在Flickr,也有可能无法正常显示。

毫无疑问,新浪微博是目前被谈论最多的中国互联网应用。只要你使用中国互联网,你几乎无法完全避免与新浪微博直接或间接的接触。

我是新浪微博首批内测用户,同时也是首批被禁言的用户之一。虽然我并不主动在新浪微博上发言,但作为一个互联网从业者,我必须使用这个产品,虽然我并不喜欢它,也不认同其负责人的价值观。

这篇文章并不是要指责新浪在配合政府的审查工作,实际上我们都明白中国互联网从业者的悲哀。

我想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谈谈新浪微博给我印象最深刻的10件事,有些是正面的,有些是负面的。

 

快速拨号的隐喻

     2011 年 9 月 8 日 – 下午 10:35

作者个人观点,与任何公司组织无关。

快速拨号,Opera 首创的浏览器功能,其各种变体已经广泛应用在计算机、手机、平板等各种品牌浏览器上,是现代浏览器的标配功能。

为什么我们怀念VeryCD

     2011 年 1 月 25 日 – 上午 12:03

周六夜里,VeryCD移除了盗版内容较多的电影、剧集和音乐三个频道的ed2k资源链接。周日上午我跟VeryCD的创始人Dash通了电话,问了一些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有一些我写了,有一些没写。之后的喧嚣都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很多网友一直在怀念VeryCD,到现在也是一样。

尽管VeryCD是盗版集散地,尽管它“盗用”了emule的名号,落得个“吸血”的名声,尽管它也开始卖网页游戏,它的电驴客户端也会阉割越来越多的功能,尽管我们对VeryCD的抱怨从没停息,但是现在,我们依然在怀念它。尽管VeryCD没有关站,也说自己不会转型SNS,但是现在,我们依然在怀念它。

VeryCD是一个值得我们怀念的网站。现在,我就从自己的理解,试着去说一说,为什么我们会怀念这个网站

2011-1-24 23-57-09

我们要拯救每一个人吗?

     2010 年 12 月 12 日 – 下午 4:22

发出这篇不符合可能吧排版规则的文章,也是为了回应上一篇不符合可能吧排版规则的文章

我自己都是从可能吧的RSS上看到这件事的,最近确实没怎么上Twitter。

首先我必须对Jason表示我的钦佩,我必须在你面前承认我自己的软弱,我自认如果遭遇类似的局面,我不可能像你一样勇敢。

看到Jason的艰难的决定,作为一个伪宅,我首先想起的是一个动漫人物。

http://farmsrc=

他们有很多敌人

     – 上午 1:56

这是一篇毫无可读性和条理的心情随笔。

“我没有敌人”。

很普通的5个常用中文字,却有着不一般的力量。是他,2010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是他,刘晓波,给这5个字赋予了神圣的力量。

“空椅子”、“茉莉花”一夜间变成了敏感词,有网友戏说,12月11晚,“今夜无网管入睡”,帕瓦罗蒂或许会很愿意演唱这首曲,如果他在生的话。

今夜无网管入睡也好,网管夜未眠也好,都表达了我国底层劳动人民刻苦、勤恳的精神,他们,是最敬业的劳动人民。

狗日与流氓的战争

     2010 年 11 月 4 日 – 上午 2:42

当你看到这篇博客时,我刚刚做出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即使我再没时间,即使可能吧其他作者再没有时间,我依然会像从平胸中挤出乳沟那样,挤出时间来更新。

以上这段话的句式、语气不是我原创的,我是抄袭的。抄的是腾讯的公告:致广大QQ用户的一封信。腾讯总算有点原创的东西可以让别人抄袭。

对于360与腾讯之间的战争,有些读者可能中途才知道,有些可能现在才知道,这篇文章将整理了腾讯与360之争的时间线。当然,还有一些我个人的看法。

对于这场战争,一个最显而易见的概括是:这是狗日与流氓的战争,你更狗日,他更流氓。

小技巧:将iPhone Safari的默认搜索引擎改为Google.com

     2010 年 8 月 31 日 – 上午 11:22

如果你使用的手机是iPhone,并将语言设置为中文,区域设置设置为中国的话,Mobile Safari的默认搜索引擎会是google.cn。

由于中国的政策原因,google.cn并不能直接用来搜索,而是需要你点击一下,再转跳到google.com.hk的搜索结果页。这是非常麻烦的,因为每一次搜索你都需要多点击一次。

将区域改成中国以外的地区可以解决问题,但这样的话很多内容的显示方式就和中文习惯不一样,看着非常别扭。如果你的iPhone已经越狱的话,这篇文章将为你带来一个简单的方法。

Google Wave失败的原因与教训

     2010 年 8 月 5 日 – 下午 3:25

Google昨天宣布将停止开发Google Wave,因为它的用户数量达不到Google的预期,但会维持它的运行并将部分代码开源。在写前面一句话的时候,我在思考要不要先介绍一下"Google Wave"是什么,但我陷入了困境,因为我不能用简短的语句来描述Google Wave是什么。

我去年很早就拿到了Google Wave的内测资格,但基本上很少用,我觉得它不是不能替代的,它能完成的工作,有其它服务比它做得更好。

有些媒体在报道Wave时说它是社交服务,有些则说它是协作工具。在Google Wave里,你能看到它们的身影:Email, Twitter, Google Docs, BBS, Facebook。多合一一定是好的吗?Google用实际经验告诉我们:不一定。

南周“中国梦”活动记录之三:中国三梦

     2010 年 8 月 4 日 – 上午 7:49

本文继续介绍我参加的《南方周末》“2010中国梦践行者致敬盛典”。继上篇讲述颁奖仪式的全程之后,今天写的是8月1日易中天和龙应台在北大百年讲堂做的主题演讲《激荡中国:梦的解析》。主要介绍前半场易中天关于“中国梦”和个性解放,个人自由之间关系的演讲。

更新:感谢可能吧读者梦中僵尸等人上传了演讲录音——不过这是不被许可的行为,因此录音随时可能被删除。有需要的读者请到这个页面下载录音。

IMG_8427

分页: << 1 2 3 4 5 6 7 8 ... 76 77 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