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are we?

「可能吧」建立于2007年4月,经历了中国博客潮流最辉煌的时光,也获得了中外博客届的数个奖项,包括德国之声的2010年的「最佳中文博客奖」。「可能吧」于2010年3月23日被 GFW 屏蔽,创始人Jason Ng 也数次被国保、国安「请」喝茶。至今「可能吧」仍未解封,我们不反对网络审查,我们反对的是不透明的、由极少数人决定的网络审查。「可能吧」是一个多人博客,由以下这些作者组成。

南周“中国梦”活动记录之二:语录和摇滚

     2010 年 8 月 2 日 – 下午 7:26

前天和昨天我参加了《南方周末》主办的“2010年中国梦践行者致敬盛典”系列活动,31号去了致敬仪式,1号下午去听了易中天和龙应台的“激荡中国:梦的解析”讲座。上一篇讲述了不太愉快的取票之后,本次首先带给大家的是第一场致敬仪式的全程记录。

Copy of IMG_8247

南周“中国梦”活动记录之一:糟糕的组织

     2010 年 7 月 31 日 – 上午 10:10

感谢国家,感谢27日的爱枣报提供的申请表,我收到了《南方周末》的邀请信,可以参加南周组织的两场“中国梦”系列活动

按照确认邮件的指示我做好了准备去领票,但是领票过程中却遭受了突如其来的短信轰炸,又被不明所以的指示信息折腾得晕头转向,好在最后还是领到了 票。经过这次糟糕的领票体验,我甚至怀疑这是不是堂堂南方周末举办的活动,居然能把一个简单的领票过程搞得如此混乱。

IMAG0041

德国之行

     2010 年 6 月 25 日 – 上午 12:20

6月20日,我应“德国之声”的邀请,飞往德国波恩参加“全球媒体论坛”,并在会议期间获得德国之声颁发的“最佳中文博客”奖。

这是我第一次前往欧洲,一位朋友跟我说,这是欧洲风景最好的季节,于是我在Twitter上借了一台单反相机就过去了,感谢推友@hd1920。波恩是个很漂亮的地方,真的。

这次全球媒体论坛的主题是“气候变化与媒体”,我对气候变化问题并不熟悉,于是我趁着这几天的时间拍了不少照片,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些,或许这些照片会让你考虑去一次德国旅行。

极客公园

     2010 年 6 月 12 日 – 下午 3:17

这不是一篇软文,是一篇随笔。

Twitter上有很多朋友在问,为什么我这段时间的更新频率如此之低。原因有几方面,其中一个是我目前参与到了“极客公园”(点此链接注册后自动成为我的好友)的项目中去,分身乏术。

自己真正投入到一个项目里面时,才发现时间是如此珍贵的,这两个月来我几乎没有认真看过Google Reader,有时不免感觉缺少了点什么,但能参与到一个博客以外的web2.0项目里,学习到的东西还是有不少的。

极客公园,我们团队它的定位是:IT、商业资讯精读社区,除了资讯,公园里还提供比如“下注未来”、“广播”等娱乐设施。

保护好Gmail与Twitter帐号安全

     2010 年 6 月 2 日 – 上午 1:30

保护网络帐号安全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今天的一件事让我认为有重复这个话题的必要。

今天Twitter上发生了一件让人担忧的事情,著名的维权人士冯正虎的帐号被调包。所谓调包,是指帐号ID和另一个帐号的ID互换,但本ID的followers和followings保持不变。当推友发现调包这一情况后,调包操作者迅速将帐号恢复。

另外,去年也有人发现自己的Gmail帐户被入侵,邮箱被陌生IP登录、邮件被设置转发到一个陌生的帐户里。

Twitter调包与Gmail被入侵都是由于帐号密码被破解了,或许你觉得这种事不会降临到自己身上,因为你不是冯正虎,没有如此高的知名度。而你也没有颠覆国家政权的想法。但做好帐号安全的保护工作是必不可少的,你很难预测你的帐号有一天会不会真的被入侵。

小心!你泄露国家机密了

     2010 年 5 月 18 日 – 上午 1:23

国家机密离你很遥远,国家机密就在你身边。今天央视《焦点访谈》播出了一期名为“警惕互联网地图泄密”的节目,节目指出网友在Google Earth上标注了军事基地,行为属于泄露国家军事机密。著名博客“月光博客”被指建立论坛让网友得以“泄密”。

就像广电总局是流行的风向标,央视一向是国家政策的指南针。想知道政府接下来会推行什么政策,看看央视就行了。

Macbook Pro初体验

     2010 年 5 月 7 日 – 上午 12:58

今年2月28日,我购买了一台苹果的笔记本–Macbook Pro,这是我使用的第三款苹果的产品。当时我就计划写一篇Macbook体验报告,但根据我用iPhone的经验,一件产品没有使用2个月以上,是写不出真实感受的。于是这篇文章一直到现在才写。

细心的读者一定能发现,近2个月我的文章截图风格有了改变,至少从字体上是有了改变。

或许你经常看到有人在Twitter上说Macbook有多好,又或许你经常看到有人说苹果粉丝是脑残,你在犹豫是否入手一台苹果电脑。这篇文章或许能帮你判断是否值得购买一台苹果电脑。

可能吧再次被墙,域名遭DNS污染

     2010 年 5 月 5 日 – 上午 2:41

3月23日,可能吧的IP被墙,域名成了关键词。要使可能吧恢复在中国大陆的访问其中一条思路是:更换IP+加密访问。

于是我购买了新的IP,Showfom给我赞助了价值好几百美元的证书,然后可能吧就“恢复”了访问。

然而,加密访问只解决了域名成为关键词的问题,并不能抵抗IP封锁。今天,可能吧的新IP再次被墙。同时,我还发现在某些线路,可能吧遭到DNS污染

所以,以后大家访问可能吧的时候不需要使用https了,不管用何种方式,都是要翻墙的。

中国翻墙网民状况调查

     2010 年 4 月 30 日 – 上午 2:12

在中国,被屏蔽的网站越来越多,敏感词列表也不断地加长,像“胡萝卜”、“温习”这样的关键词也遭到了重置。翻墙上网成为了很多网民的基本需求,不翻墙很难完全享受互联网带来的改变。

到底中国有多少网民在翻墙,恐怕连GFW也不能统计出确切的数字。10天前,我发起了一个中国翻墙网民状况的调查,目前已经收到了5300多份数据。这篇文章将公布这些数据,并稍加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参与这次调查的网民主要来源于Twitter、网易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可能吧读者,还有一些协助宣传的个人博客。所以这次调查的结果可能不能完全反应中国翻墙网民的现状,只能作为一个小小的参考

英勇献身:在新机器上安装PPTV和PPS的实验

     2010 年 4 月 26 日 – 上午 10:00

最近,PPTVPPS 两个网络电视客户端互相起诉对方,指责对方不正当竞争,恶意卸载自己的产品。距离我写《暴风长老,请收了神通吧!》差不多一年了,中国网络软件的乱象丛生之势和当时相比,不但毫无起色,反而变本加厉。根据双方的陈述,你安装 PPTV 的时候会被 PPS 卸载;或者你安装 PPS 的时候会被 PPTV 卸载,二者任选其一。这两款本来名字就挺像的软件掐起架来,感觉就像在念绕口令。不过作为一个只能乖乖使用人家写好的软件的小民,我更关心的是,如果我同时安装两款网络电视软件,它们的互相掐架,将给我的电脑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应该会被后人记住。我在虚拟机上开展了安装 PPTV 和 PPS 的实验。一场在我的电脑上展开的“日俄战争”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最新消息:PPS、PPTV发表联合声明停止争议

分页: << 1 2 3 ... 6 7 8 9 10 ... 76 77 78 >>